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談抗衡中共「整頓」香港教育的三條戰線!

2019/12/27 — 13:12

前言

日前曾撰寫一文(註一),指出中共必然致力落實對特區「全面管治權」的政策, 展開「整頓」香港教育的戰略計劃,香港人無可避免將要面對接踵而至的政治壓力和逼迫。 為此,筆者再續寫一篇,嘗試從三條戰線,即大學師資培訓的聯合戰線、教師工會的統一戰線和家長持份者的結盟戰線,談談香港人如何抗衡黨國機器的攻擊。  

首先,筆者開宗明義申明立場:香港人必須抗拒中共把內地那一套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教育理念和體制移植到香港特區來的意圖,明確說就是反對在香港推行「愛國主義教育」。 其次,香港教育經歷百餘年殖民統治和後期發展,已建構成別具特色的體制和運作模式,因此在「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的大原則下,絕對不容中共以滲沙子或大刀闊斧手法予以破壞,甚而徹底摧毀。 此外,香港的教育體系有著不同「板塊」,包括國際學校、英基學校協會屬校、直資學校、私立學校、官立學校和資助學校等,各有不同的營運方式和管理形態,筆者拙文專注所指的是為香港大多數適齡學生提供服務的「資助學校/津貼學校(Aided Schools/ Subsidized Schools)」,以及在這類學校任教的教師。

廣告

大學師資培訓的聯合戰線

大學師資培訓部門是教育專業發展路上的重鎮,不只是在於訓練足夠合乎教學資歷的教師,以滿足校園人力市場的需要,在微觀層面提供優質學校教育服務。 筆者以為,教師與此同時在宏觀方面,對當前教育政策的實踐和驗證、教學生態環境的變化和未來的發展,必須有所認識,以及有一定程度的承擔,因為教師的專業教學工作是歷史和文化傳承的重要環節。 因此,教師的專業裝備既包含著科本知識、教育理論、教育研究、教學方法和教師倫理等範疇,也必須涉及基本社會學和政治方面的認知,從而促進教學應有的效果。

廣告

所謂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愛國主義教育」,根本就是政治意識形態的灌輸,意向偏頗。 內地官方文件毫不掩飾的說明:「愛國主義教育」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內容,就當代中國而言,「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的高度統一。(註二)露骨一點說,那是要透過學校教育進行的「愛黨」和「愛國」的洗腦漂紅教育,引領學生盲目報效於「黨國合一」的共產黨領導人。 那麼,一向接受和認同西方教育哲學的香港教育學者,是否還要昧著良知循照著這條路線來培訓學校的老師嗎? 難道老師不是要教導學生成為思想自由獨立、態度開明開放,具邏輯辯正思維和批判能力的人嗎?  為此,任職香港大學師資培訓機構的學者,必須在學理上、思想上、研究上,以及具體培訓工作上否定「黨國意識」凌駕於「個人發展」的教條式「愛國主義教育」,並且以寬宏大度的「公民教育」代取狹隘政治意識的「國民教育」,才能穩守住不同師資培訓機構的聯合戰線!

教師工會的統一戰線

無可置疑,教師團隊所組成的工會是抗爭戰場上的橋頭堡,更明確來說,「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是全港唯一和最大的教師工會,也是泛民主派重要的陣地,立場鮮明,必須在教育領域上發揮應有能量,對抗當前中共和特區政府推動「愛國主義教育」的勾當。 不過平情而論,教師工會會員人數雖然眾多,所能動員而釋放的有效能量往往不成比例。 究其實,教師是中產一族,一向缺乏工會教育的認識、薰陶和歷練,有著一般中產階層的墨守思想和消極特性,甚或憂患意識不足而抗爭意志薄弱。 況且從工運發展角度看,香港教師工會從來沒有集體談判權的法理保障,一直以來都是戰戰兢兢的審慎行事,舉步維艱。 整體而言,筆者以為香港教師的自覺性有待提升,鬥爭意識有待磨練,更必須在心態上和認知上重新裝備,才能面對龐大的中共黨國機器,方可成為足以抗衡威權政府的進步力量。 

另一方面,不少教師被委任或吸納在教育界不同範疇的諮詢組織,尤其是科目課程發展委員會,因此,這些教師必須堅守原則,切勿被官方主導牽引而在課程中滲進所謂「愛國主義教育」的元素。 此外,「教育專業人員操守議會」和「教師中心」這兩個組織的話語權和管理權,必須好好掌握在泛民背景的校長和老師手中,避免陷落貌似中立而形實建制,甚或已被染紅人士所控制。 因此,教師必須關注前者的議會委員選舉,認真檢視參選人的背景而積極投票 ; 可惜在過去一段日子後者的管理委員會已由親政府教師組織和科務學會「長期佔據」,相信必須假以時日,由泛民派教師重新建立多個新的教師組織和科務學會,參選管理委員會,才有機會循照選舉途徑「光復」失地。  筆者肯定將會是硬仗連場,不過無論如何,這兩條陣線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家長持份者的結盟戰線

千禧年教育改革後家長在學校教育的「持份者」地位被正式確立,而按照法團校董會組織條文,校董會內必須設有由家長會選任的成員,理論上擁有參與學校管理層的決策權。 在法理上「家長充權」的發展空間得到鼓勵和保障,而成效如何當然視乎個別學校當局的處理態度和手法,以及學生家長的自覺意識。 不過,總體而言,香港家長對於子女就讀學校的日常運作多了關心參與,是不爭的現象,甚至更進取的家長認識到爭取和捍衛「家長權利」的重要性,藉此守護著在學子女接受適切教育服務的合理權益。 

因此,筆者呼籲各位家長必須在個別學校發揮「持份者」的應有力量,按既定程序關注學校運作,參加校內的「家長會」或「家長教師會」,積極參與一般校務,甚而參選法團校董會家長代表委員,介入處理校政。 簡單來說,筆者鼓勵家長按著自己的能力、背景和專長,在不同層面投身學校的操作,在協作的關係基礎上,同時發揮一定的監察功能。 面對當前當權者「整頓」香港教育的壓力,無論是政策制訂的缺失、教材方面的偏頗、資源投放的傾斜,活動安排上的不當,以至更重要的教育核心價值被蠶蝕等,家長群體必須有所警覺,團結起來,配合學校的專業力量,奮起抗衡。  不過,現實上當前港九不同地區的「家長教師聯會」組識,大多由紅底或藍色背景的建制人士所把持,因此在串連不同學校家長的結盟方面,筆者當然明白並不容易,是尚待突破的一條戰線!

結語

對付威權政府的「逆權抗爭運動」從來都不輕易,更何況站在香港人對立面的是狠毒暴戾的中國共產黨政權。 筆者以為,以「愛國主義教育」為主軸來「整頓」香港教育,是紅朝習近平大帝治國理政中的「宏圖大計」,香港教育界這一場浩劫遲早都要來臨!  筆者借此短文拋磚,並且寄望香港教育界的學者、校長、老師和家長以同仇敵愾的決心,團結一致,盡力守護著香港教育這一片校園淨土!

註一:詳見《立場新聞》〈中共「整肅」香港教師和「整頓」香港教育的行動已開始了!〉一文(2019/12/24)

註二:參考《百度百科》網上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