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8/7 - 18:40

談選舉別忘了看大局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進入講立法會之前,我想拉一拉闊返看整個大局。為了省工夫我將自 5 月底宣布國安法立法以來的主要發展都打在列表中。其實短短兩個幾月內已經發生了這麼多事。不要講一年前,半年前,甚至三個月前,相信都沒有人估到香港局勢會如此急轉直下,所以大家不要忘了看整個大局。

作者製表

作者製表

廣告

現在整個香港民主運動面對的問題是,直至國際反響令中共改變,中共的打壓都不會停止,只會全方位加強,立法會只是其中一樣,未來肯定會繼續以各種藉口起訴民主派人士,對黃店、學校、醫護、傳媒、網絡等加強監控,區議會繼續被針對,甚至明年會否有立法會選舉,或會否索性 DQ 近乎全數民主派,都很難講。始終今次 DQ+ 取消選舉打孖上,可說是對一直說很關注選舉的國際社會完全無視,甚至是打完左臉再打右臉。

整體而言,我會說保存實力和民間支持是眼下的重中之重。所以現在立法會的問題,不應是一些細節爭拗,應是連結怎樣對整場民主運動利多於弊,對保存實力和民間支持利多於弊。事實上這不應是近期才有的看法,我向來都說參選只是整個民主運動其中一條路線,與其他路線不應成互相阻礙,應是互相支持,也就是過去一年的所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所以我向來都是贊成選得就選的。其實到今年才諗取立法會過半已經是遲了,but anyway。

參選有甚麼好處呢?今年很多人聚焦奪取 35+,但這不應是唯一目標,失去了就不選了。做了立法會議員,有官方身份進行各種工作(近期包括探監),有助搶佔話語權(議員的傳媒曝光較高),有資源能分予同路人(主要是聘做助理)。在零和遊戲觀點下,反過來就是妨礙親中派全取好處。至於說拉布和妨礙惡法,老實說政改以外的法律都是過半通過,現在我們也看到中共不惜必要時直接欽定,議會抗爭主要是表個態而已,實際阻撓效果有限。還有,選舉本身也提供民眾一個表態機會,直選的話多數人是支持民主,親中派過半只因制度扭曲民意。

至於有些人對參選的批評,亦非全部成立。例如 DQ,四年前已經有,今次大家都是在明知有可能被 DQ 下參選,現在又說因為 DQ 不選,好像邏輯上有點奇怪。還有說參選會合理化制度,過去選了這麼多屆都不見得有令港人覺得制度合理。至於有些人說的杯葛選舉,外國鮮有例子是杯葛後有好結果,通常只是專制政府拍爛手掌,做乜都沒人反對,結果打壓力度更大。總辭也只是一剎那光輝,之後怎麼辦才是重點。多數都是明知制度有問題都繼續參選,透過參加制度暴露制度是有問題的。維基的選舉杯葛條目中,最常有杯葛的是委內瑞拉,他們的民主運動有幾成功有目共睹。

但始終現在面臨的是整個立法會制度有機會被大幅改動,過往看法未必適用。綜合傳媒報道,現在可能的情況,從全面委任新臨立會,到讓現任議員全部延期都有。我想首先委任制是不可能接受的。大陸投票也不應接受,因為難以核實票站情況,而且本來法律就寫明選民資格包括通常居港,在外地投票邏輯不通。如果是全體自動延期,個人認為並非不可接受,但如加插額外條件,確認書、宣誓或 DQ 部分人,則已非自動延任,是行政干預議員 mandate,是很大問題。但在平衡繼續保有議員身份有助保存實力下,到底應該如何,我個人未有確實答案。

但我想必須的是,各派盡可能保持一致原則(不等於一致行動,始終每個人可有不同角色),不要動輒割席。無論如何,繼續參選者都不可無下限地為選而放棄原則,對政權打壓和制度不公還是要表示反對的。民間和國際觀感也是重要考慮之一。我鮮有看到國際會支持杯葛選舉。至於民間,就需要大家一起探討和推動了。總之,應是作出對整個大局利多於弊的抉擇。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