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告訴我們,你們要帶領香港往何方?

2019/11/18 — 21:27

「凡是可說的,都可說清楚;凡是不可說的,都應保持沉默。」《邏輯哲學論》,維特根斯坦。

我的一篇文章,〈失人心者失天下〉昨天在《立場新聞》刊登,收到了 16K 讚許(編按:以《立場》網站的記錄計算),還不斷地增加。這與筆者一向的只收數百個讚許的截然不同。它觸發了茶杯裏的風波,當中包括但不限於:

一、大量粗口謾罵;
二、一名世侄來電,反映很多人認為文章分化;
三、有網上的手動轉,「我是和理非,劉山青不代表我。

廣告

明顯地,文章觸及一些問題,因為,我在年青人中,或其至中老年人中,沒有知名度和認受性,文章若能起到分化作用,必須言之有理,為何又沒有文章駁斥呢?

我的藍絲校友都拒絕瀏覽《立場新聞》的,那麼,這些讚許來自何方?既然大家都知道香港目前局勢是處於戰爭狀態,在戰爭中,情緒化有害無益。

廣告

我的文章有兩個重點:

一、暴力衝擊正急劇地令運動失去基層的支持;
二、勇武力量大不如前。

我在這兩天的觀察仍然支持我的立論,特別是在街上看到更多的巿民,協助其老邁親人乘搭巴士,推輪椅的比以前更觸目。這兩天基本上沒有十八區的遍地開花。雖然今天在油尖旺出現激烈的人潮,但要別論。

回應我不代表和理非的指責,我的確不代表和理非,因為我贊成武力推翻中共政權。我所質疑的是今天的街頭暴力既不合時宜,也不是合適方法。

圍魏不能救趙

對於如何解救理大內的被困人士,我認為只有一個方法,全部抗爭者除去戰鬥裝置,參考錢鍾書在《圍城》一書提出的一條金句:「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裏的人想出來。」為今之計是運用甘地非暴力和平抗爭守則,集中力量,打不還手,從尖東一帶全力衝向理大;而理大的全數表示投降,衝出警方預留的位置,李兆基樓 Y 出口。在手無寸鐵下,警方很難有借口實彈鎮壓,警方當然會有大舉搜捕的。但數千警力不足以應付大量拘捕的,無法分出被捕者是否從理大出來。到頭來很難以暴動罪重判,警方只有興趣一網打盡理大內的人。

不過,我不相信抗爭者會採取這策略,我也無意教他們如何逃難脫災,因為,終極問題是:勇武抗爭者為我們爭到什麼?他們會否改變目前的策略?當下的街頭抗爭手法在「打砸搶燒」四者中只欠「搶」,這場運動已離開了爭取真普選的道路。此話何來?在只有數天迫近的區議會選舉前夕,示威者仍然不肯設立冷靜期,他們的做法是助建制派蒙混過關。

這等於認同議會冇用論,區議會關乎 1,034 席的選委會中 57 席,若認為這 57 席不重要,那麼誰當特首都不重要了。要爭取普選幹嗎?不願意在制度內爭取民主只有起義。

今天的抗爭手法可以帶領香港起義嗎?在這裏,筆者回應一位曾積極參與當年六四的朋友的詰難。

當年六四學生在天安門的作法是錯的,當年在中共內部和軍隊已經分化,天安門學生和北京巿民應該學今天香港的抗爭者,衝上街道血戰。後來的煽情的黃雀行動只益了中共站穩陣腳,流亡海外成立的組織一事無成。

反之,香港的理大內被困者就算是被救出來,他們還是要到處堵路,打砸商場地鐵,他們可打贏警察嗎?準備與解放軍血戰嗎?獨立建國,反攻大陸嗎?如太平天國打上北京嗎?因之,香港抗爭以當下的作法是錯了,立即停止街頭暴力,讓區議會順利進行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