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與「史翠珊效應」

2020/7/4 — 22:1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時維 2000 年,電影由 VCD 變成 DVD 的年代,有一班電腦玩家不甘心 DVD 有地區鎖碼而去研究 DVD 的編碼方式,結果有人寫了一個叫 DeCSS 的程式去跳過 DVD 的硬體解碼器,改用軟體解碼讀取電影內容。以專業角度論,這程式寫得並不漂亮。不過,電影公司不憤他們相信安全的硬體鎖碼失效,更不想有人可以用軟體轉錄 DVD 光碟成為電腦檔案,故而向美國法院提告。初審結果是法院發出禁制令,禁止 DeCSS 傳播。

可是提告人萬萬想不到這是災難性的後果。禁制令一出,有人立時質疑是否禁言之始,這是否違反言論自由之憲法保障,之後就有千變萬化的方式改變 DeCSS,例如將軟體變成圖像,變成詩、音樂、朗誦、書法、文學、算式,更甚者,有人發現程式碼經壓縮後的二進位表達是個質數,自此數學上就有了第一個 illegal prime,理論上傳播這一個數字即是犯禁。人間法律能令一個自然界數字變成違法,荒謬的只會是法律,故此一年後,上級法院同意軟體程式碼是言論自由一部分。可是此一年間就好像一個程式比賽一般,有千千萬萬不同於 DeCSS 的解碼軟體出現,有些解碼方法更十分精辟獨到,自此 DeCSS 是否被禁已無關重要。今天,筆者如果要播放 DVD,都是用軟體解碼,因其界面更方便流暢,這就是萬千游兵散勇造出來的成就。

昨日特區政府宣佈「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說不得的禁語,筆者不禁失笑。一句說話可以入罪,是消耗著法律的嚴肅和信譽。這樣的蠢事,美國女星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於 2003 年犯過一次,她以拍得其居所為由,曾出律師信禁止某攝影師發佈加洲海岸照片,結果是該照片廣傳,其住址也變得眾所周知,而她的名字成為社會學名詞的同時,亦彷彿變成了蠢人的同義詞。一句口號沒甚麼大不了,香港是一個大笨象揸枝槍去打杖之後是甚麼都可以有不同版本的地方。同一句口號,能有多少變化,筆者不敢估計,只是筆者記得,某道路地上有此一口號,但被漆蓋了,可是筆者仍能從中看出是甚麼,禁得了口號,禁不了人心。又例如某首歌可以變通菜牛肉和哥斯拉,但榮光歌卻只見過有人用尊敬的態度唱出,就知香港人心中甚麼比較重要。

廣告

老實說,香港獨立並不符合香港人性格,香港人的民族性是不做多餘的事,未到 deadline 不做,不到要死不幹,是故管他宗主國是誰,如果政府做得好地地,香港人才不要當家作主。英國人管治時不爭取民主為甚麼九七後才爭取民主?道理就如同借錢以前可以口頭承諾,如今卻要十足抵押,惟一解釋就是信譽不及從前,要反省的是借方而不是貸方。

What has been seen cannot be unseen,欲蓋只會彌彰。因為武漢肺炎,今年奧運取消了。大概林鄭政府要補償失去的娛樂,自七一起宣佈禁語大賽正式開始,網民創意不斷,筆者接力,用大五碼解讀中文字,這可能是香港首個 illegal number?

廣告

22062435193331675216382914839770055713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