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蘋果日報》,我信我們全都不負少年時

作者提供

今天發售的最後一份《蘋果日報》中,有三版「最後感言」,刊出向蘋果致意和告別的文章,我寫了其中一篇。深刻地感受到,這輩子寫文章印在實體報紙上的次數,已是最後倒數了。在此跟各位分享,文章中提到,有關《蘋果》的一件往事:

「2005 年底,各界在動員香港人參與 12 月 4 日舉行,爭取 0708 雙普選的遊行,胡應湘說上街爭普選是暴民政治,鼓動了更多人參與。在那不久之前,有人在香港的主要報章登全版廣告,只印上一個沙漏,和寫上簡單一句「告訴我,我會看見普選的一天嗎?一位從 1984 年等到 2005 年,現年 78 歲的香港人」。當時還在讀大學 year 2 的我,跟同系同學很落力製作道具,一起參與遊行,幻想我們畢業沒多久,香港會迎來改變。讀政治哲學的我們,記得老師講希臘哲人柏拉圖反對民主的理論,就貪玩造了些牌子,寫上「不要柏拉圖,只要路線圖」,呼應當時民主派在爭取的「雙普選路線圖」。除此之外,還拉起了一張大橫額,寫上「我們不是暴民!」,回應胡應湘。當年會自製道具參與遊行的市民已有不少,但我們的標語還是頗新鮮,引來不少記者拍攝。後來有一天,我們拉起那橫額和舉著「不要柏拉圖」標語的照片,竟上了蘋果頭條,成為了師友間一時佳話。

還記得很清楚的是,在大學教過我和不少同學的毛孟靜,見到我們的標語時很雀躍,說我們「有讀書」,還拉了好些記者來採訪我們,說不定蘋果的記者也是她拉過來的。《蘋果日報》被迫要跟香港人告別,我一直想著這些小事。

也一直想,那位 78 歲的香港人、總是充滿熱情的毛姨姨、教我們民主理論的老師、2005 年在街上的 25 萬人、跟這份報紙,都一起走過很長的路。在那芳華正茂的香港,不論老少,所有人皆青春。謝謝《蘋果日報》,我信我們全都不負少年時。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