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亂作供】靠片證清白 被告:感謝拍片者 未婚妻:縱無罪已剝奪一年自由

2020/9/16 — 19:57

被告女友、被告利尚寯及代表律師黃纓淇(左至右)

被告女友、被告利尚寯及代表律師黃纓淇(左至右)

「警亂作供」案件又添一例,署理主任裁判官溫紹明今(16 日)在沙田裁判法院裁決一宗襲警案時,指警員供詞與案發片段不吻合,質疑兩名被告只是路過現場,卻遭警員推撞,認為警員使用不必要的武力,男被告的推開動作只是自衛,終判被告罪名不成立(案件詳細報道)。男被告利尚寯的未婚妻聞判痛哭,利尚寯步出法庭後,隨即與她相擁。她雙眼通紅,哭得更加厲害,「咩判決都好,我都會同佢結婚。」利尚寯多次感謝拍攝片段者,又強調案發片段的重要性,「如果唔係有條片,成個裁決完全唔同。」

「如果警員如實寫供詞,律政司(做法)可能會不同。」辯方大律師黃纓淇在被告脫罪後,申請訟費時提出的理據。

大律師黃纓淇在完庭前,要求法庭將警員作供情況紀錄在案,裁判官直言已超過他的司法管轄權。辯方則指若有表面證供,法庭可以轉介律政司跟進。溫官聞言稱:「原來我哋咁大權?ok,我無嘢想表達。」

廣告

大律師的一句話,不僅是申請理據,也是被告利尚寯心中的結。

利尚寯與未婚妻庭外訴說一年來的經過。他指每天都想著這宗案件,為此感到辛苦,直言案件不公平,「大家都有片睇,係佢推撞我先」。裁判官裁決時稱,警員當時使用不必要武力,利尚寯遭警員推撞,卻變成被告。

廣告

男被告受滋擾   每周須報到宵禁

利尚寯欲循其他方式跟進,報警?廉政公署?還是私人檢控?他明白私人檢控需要大量資金,故會再與律師團隊商討跟進方式。他說自己只是眾多被捕者之一,還有更多人等待審判,「希望會做到啲野,令司法制度好啲。」

利尚寯的未婚妻亦哽咽說,這年來背負很大壓力,亦透露未婚夫受到不和善、帶有威脅成份的滋擾。她看到未婚夫兼顧工作,每周要向警方報到、守宵禁,在晚上 11 時前回家,感到很困擾。「就算現在被判罪名不成立,已經剝奪了他一年的自由,正正是因為(警員)口供。」

案件的關鍵在於案發片段,印證警員口供與案發片段不符。利尚寯多次感謝拍攝片段者,又強調案發片段的重要性,「如果唔係有條片,成個裁決完全唔同。」

警先推向未婚妻胸部    被告「推一下」   官:屬自衛

利尚寯未婚妻當日亦在場,當日兩人目賭案中的女被告無端被捕,上前了解卻被警員推撞。據男被告利尚寯在庭上自辯時稱,警員 B 右手推向其未婚妻右邊胸部,女友受驚大叫及退後兩步。利認為警員 B 行為是冒犯其未婚妻,隨即問對方「做咩搞佢(女友)?」警員 B 卻一直向他推進,又挺起胸膛說「咩呀」。利舉起右手阻止警員 B 推前,自己則不停退後,擔心自己及未婚妻受威脅,用手向前推一下。裁判官接納被告的說法,認為男被告與未婚妻雖然情緒激動,但沒有作出任何阻礙或襲擊動作。相反警員 B 大力推向被告女友胸口,神情凶惡,使用不必要的武力,男被告以前臂推開警員 B,雖力度不小,但「武力」並非不合比例,只是自衛。

兩人透露婚期多少受到案件影響,訂於 12 月結婚。未婚妻擔心裁決結果,坦言:「咩判決都好,我都會同佢結婚。」利尚寯亦說:「就算(裁決)結果係點,唔影響我婚期,唔係信心問題,係男人責任。」

利尚寯完成訪問後,緊緊牽著未婚妻的手離開法院。一班「旁聽師」聽到兩人的好消息,也揮手送上祝福。

被告利尚寯完成訪問後,緊緊牽著未婚妻的手離開法院。一班「旁聽師」聽到兩人的好消息,也揮手送上祝福。

被告利尚寯完成訪問後,緊緊牽著未婚妻的手離開法院。一班「旁聽師」聽到兩人的好消息,也揮手送上祝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