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員涉私吞冰毒及盜竊 兩案控罪書未寫明職業 法政匯思成員:予公眾感覺是否想隱瞞

2020/5/13 — 20:53

資料圖片:警察招募廣告

資料圖片:警察招募廣告

繼上周涉及西九龍反黑組警務人員被指私吞「冰」毒的販毒案件,控罪書沒有列出被告的職業後,今日在一宗警員被控盜竊的案件,控罪書同樣沒有寫明被告的職業。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吳宗鑾認為,做法會給予公眾在觀感上是否想隱瞞。

《立場新聞》今向警方查詢,警方在上述兩宗案件的控罪書上,為何不列出被告的職業、 為何做法與一般案件有分別、是否日後當案件的被告涉及警務人員時,均不會列明其職業?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稱,警方已於控罪文件上列出有關控罪及被捕人資料,包括被捕人職業,並送交法庭處理;又指警察公共關係科早前亦已發放相關資料予傳媒參考。至於是哪些控罪文件,是否包括控罪書,警方未有說明。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吳宗鑾表示,不推測警方的做法,但認為不當及不公,「你自己就唔寫(職業),其他人又寫」,直言:「會畀公眾在觀感上係咪想隱瞞又或者低調處理,唔想影響警隊嘅印象呢?」

廣告

吳大律師續指,其實當案件進入司法程序,聆訊會公開,例如申請保釋、審訊以至求情階段,也一定會提及被告的背景,包括職業,最後一定會知道。

一般而言,警方提出起訴的案件,控罪書內容由警方提供資料,被告個人資料包括出生日期、年齡、國籍、職業及居住地址也會列出;就職業而言,無業、退休、家庭主婦等等亦會寫明。

廣告

上周六( 9 日)一宗涉及西九龍反黑組警務人員被指私吞「冰」毒的販毒案件,該案 3 名被告被控販毒罪,控罪書沒有列出他們的職業,而其中一名男被告許思漢( 41 歲)為警署警長。另外,警員馮奕鈞( 28 歲)被控盜竊罪,指控他盜取一個由市民拾獲的失物銀包,案件今日在沙田裁判法院提堂,控罪書同樣未有列出其職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