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員濫用截查權 律師指或涉非法禁錮 人權組織轟侵犯人權

2020/1/22 — 16:03

本港抗爭運動持續逾半年,警方在遊行集會現場附近、過海隧道口等位置大舉截查的事件屢見不鮮,甚至曾在元旦遊行當晚,在銅鑼灣以「圍捕」方式截查逾 450 人。人權監察副主席、律師莊耀洸接受《立場》訪問時表示,雖然《警隊條例》對警方截查權施加限制,警員只能在覺得對方行跡可疑時截查,及一般只能搜查對警員構成危險的物品,惟在過去大半年的實際執行上,相關限制彷彿蕩然無存。莊耀洸指,如果警員作不合法截查,或扣留被截查人過長時間,行為或涉非法禁錮,市民可提刑事或民事訴訟。

莊耀洸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承認,《警隊條例》訂立警察可截查門檻低,警員只需主觀上覺得某人「行動可疑」,則可進行截停搜查,截查權力容易被濫用。莊耀洸指,雖然《條例》對截停搜查行動施以一定限制,例如警員只能扣留被截查人一段「合理時間」;除非警方認為「合理地懷疑」對方已經、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否則警方只能搜查被截查人有無攜帶任何危險品,惟他認為在實際執行上,警方過去大半年的行動「界線已經完全無晒」,「已經睇唔到在截停,以及拘捕中的搜查有分別。」

《警隊條例》第 54(1) 條訂明,警務人員如在街道或其他公眾地方,發現任何人行動可疑,便有權截停該人要求出示身份證明文件,並在必需情況下,向該人搜查任何可能對該警務人員構成危險的東西;第54(2)條則訂明,如警員「合理地懷疑」對方已經、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警務人員有權截停該人要求出示身份證明文件,並向該人搜查任何相當可能對調查罪行有價值的東西。

廣告

莊耀洸:法例無禁止自拍截查過程 惟現實難執行

至於市民被截查時是否有權保持緘默,莊耀洸指出,相關法例規定市民需按警員要求出示身份證,市民不能完全無視警方要求。但市民可否拒絕回答警員其他提問,莊耀洸則指,市民在法律上享有緘默權,惟在現實執法上,緘默會否對被截查人不利,莊耀洸則形容是「好難講」,並認為市民應該按當下情況判斷,如果回答能解釋自己為何身處現場、洗脫「嫌疑」,市民或應回應警員提問。

廣告

至於近日屢次發生有記者拍攝自己被截查,甚至其他市民被警方截查時,被警方喝止甚至搶奪直播器材的事件,莊耀洸指,香港法例沒有明文禁止市民拍攝截查過程,惟條件是拍攝不能阻礙警員執勤,但警方無疑不應阻止記者拍攝監察截查過程。不過莊耀洸提醒,在現實情況下,市民拍攝自己被截查過程可能令警員感覺有敵意,籲市民按照現實情況衡量。

一名《立場》記者昨晚(1月21日)於元朗採訪直播期間,被防暴警員截停搜查,當時記者要求警察澄清截查理據,並質疑警方濫用職權,遭警員警告行為構成「阻差辦公」及「破壞社會安寧」。法律關注團體「法夢」成員「腸」撰文指,要求警察澄清理據及與其理論,並不構成「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終審法院亦早於 2005 年在 HKSAR v Tam Lap Fai 一案中裁定,單單可能構成不便或令警員須稍加費力的行為,並不構成故意妨礙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

羅沃啟:截查已屬人權侵犯 警有責任解釋截查原因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接受《立場》訪問時亦批評,警方近月經常進行廣泛截查,包括在合法遊行前後、甚至過海隧道口截查巴士乘客,做法非常過分。羅沃啟指,《警隊條例》只賦予警方權力對可疑人士時進行截查,警方的懷疑亦應具針對性、合理的事實基礎,他質疑警方近日行動,例如元旦遊行後在銅鑼灣「大圍捕」的做法非妥當。

羅沃啟指出,截停搜查行動本身,已屬對市民人權的侵犯,除非在現場情況並不可行,警員有責任向市民解釋進行截停搜查的原因。羅沃啟亦指,如果只是檢查市民有無攜帶危險品,警員一般只需要進行怕打搜身(pat search),無需如近日做法般,仔細檢查市民私人物品。

英國曾修訂指引減濫用 去年擬擴大截查權打擊罪案

在英國,警方截停搜查權一直是國內備受爭議的議題。前首相文翠珊 2014 年擔任內政大臣期間,曾經建議修訂當地警方內部指引,釐清警方截查理據中「合理懷疑(reasonable grounds for suspicion)」定義,並要求制定讓公眾向警方問責的機制。據當時女王警務監督局(HM Inspectorate of Constabulary)數據顯示,當地每年大約有 27%、即逾一百萬宗截停搜查都是不合法的,而在所有截查個案中,只有約 10% 的被截查人最終被捕。

不過在去年 8 月,現任首相約翰遜表示為加強打擊當地用刀施襲的罪案,宣布將會擴大警隊截查權,包括容許英格蘭及威爾士全部 43 個警區,共 8,000 多名督察或以上職級的警員,在相信罪案有可能發生時,可以截查可疑人,而毋需徵求上級同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