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為何如此小學雞

2019/6/27 — 0:54

《如此大丈夫》

成副裝備好威威,有牌勇武冇得揮。
呼應魔鬼佢入局,傳召耶穌你出嚟!
涙彈警棍當賊砌,噓聲臭蛋被人圍。
扭計不忿我唔制,漢子緣何小學雞。

過去幾年,我曾經寫過幾篇文章批評香港警隊的管理層及那些員佐級警員組織的頭頭。

我的用意一直都不是要否定整個警隊,也不是要針對個別警員。其實對於過去幾十年香港警政的進步及警員專業水平的提升,我一向都是抱正面及肯定的態度。

廣告

有一些我的學生畢業後投身警隊,我也曾經參與一個為警務人員設計的課程的教學工作,我也是一個香港市民,從任何一個角度看,我都是香港警政工作的一個持份者,絶對有理由對警務的進步有期望。

香港警隊由上世紀 70 年代之前被稱為「有牌爛仔」、貪污腐敗,逐步轉型提升。用了超過四份一個世紀,到九七主權移交前後,被譽為世界上其中一支最優秀、最專業的警務隊伍。作為香港人,我們都有理由感到與有榮焉。

廣告

香港作為一個如此人煙密集的商業城市,一隊專業的高水平的警務隊伍,對香港社會的穩定十分重要,香港能夠成為一個世界讚譽的安全城市,以香港的人口密度及居住環境的擠迫,這一點也十分難得。警務隊伍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過去幾十年成就香港這個城市的貢獻也不容否定。

但自從九七年主權移交之後,直到今天,越來越令人質疑香港的警察是否已經變成了當權者的工具,而不再是一隊屬於香港市民的專業紀律部隊。警察應該以保護香港市民,維持治安、維持香港的法治為使命。但是否已經變成了首先為當權者服務,或許甚至已經成為了政權的專政工具了?

一個擁有三萬人的隊伍,難免有害群之馬。一直以來,偶然都有一些涉及警員的嚴重罪案發生。但嚴重如魔警事件也沒有引致市民全面否定香港警隊,更不致要否定警隊的專業及管理水平。近年為何會有如此大的轉變?這顯然不能夠簡單地歸咎於有人針對警員或警隊。

自從香港的政治爭議激化,特區政府為了達到其所謂有效管治或依法施政的目標,便不惜把警務隊伍推至風口浪尖,甚至不惜以犧牲警隊的聲譽來達到其政治目的。警隊的領導層也隨著社會的政治化而變得本末不分。

例如以爭取北京的信任來追求延後利益,或追求在退休後可以更上層樓。一旦被這些權祿機會吸引,整個警隊的聲譽就可能會變成次要,變成了個人升官發財的踏腳石。前一哥在北京接受冊封的時候,其實是以犧牲警隊的聲譽來作籌碼的。

警隊紀律鬆弛的結果,造成有個別警員濫權失職、違反紀律也無需接受紀律處分或法律制裁。警隊高層不依法懲處不嚴守紀律的個別成員,有些警隊組織的頭頭推波助瀾,為少數警員不受紀律來文過飾非。結果就變成一個非常惡劣的負向循環。部隊的紀律及操作上的嚴謹性都受到損害,而且似是慢慢變成理所當然。

七警事件也好、朱經緯事件也好,都是明顯的不守紀律濫用警權。他們是否有違法應該是十分清楚的。無論怎樣看佔領運動,如果有警員把一個已經被制伏的嫌疑犯𢯊埋一角打一鑊,怎樣說都不應該。這是任何人只要有基本的是非觀念都能分辨的。但警隊高層不但沒有對這些事件採取紀律處分,判刑之後還倒一句道歉都冇。這不是鼓勵更多警員不守紀律或濫用警權嗎?

有人說,這是要維持警隊的士氣。但事實證明,幾年下來警隊的士氣及聲望有提高過嗎?不但沒有,反而江河日下!香港的警察由最受信任的紀律部隊變成最不受市民歡迎的紀律部隊,正是管理層及領導層的錯誤造成的。

作為警員,當然要服從上級的命令,如果上級變成了當權者的政治工具,絕大部份警務人員便會處於一個十分尷尬及難堪的狀態。警隊有警隊的文化,當高層為了其政治目的而不惜放棄紀律部隊應該嚴守紀律,擁有合法武力的警察便會紀律鬆馳。一而再如此,這種紀律鬆弛便會變成整個警隊在操作上的次文化。

幾年前的雨傘運動令這個質疑進一步升溫,我還一直只是批評警隊的管理層。但到了這一次,真的不能再以「個別事件」來為那些眾多的「個別」開脫了。當出現有警員連番指罵那些在場安撫民眾情緒的神職人員為「耶撚」、又「叫你的耶穌下來見我們」,對記者就「記你老母」,又衝向沒有衝擊行為的示威者高罵「自由 X」,甚至挑釁示威人士「出嚟隻揪」,諸如此類的這麼多「個別例子」,已經說明警隊紀律廢弛已經不能以個別人不守紀律來解釋了。我也不得不講一句我以前從來未說過的話,我覺得有個別警員的行為真的與暴徒沒有分別!

凡事都是互動的。有強權就有反抗,警權泛濫自然就會引致市民抗警。如果說 6 月 21 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及向警察總部掟雞蛋是侮辱,是插向警隊心中的利劍,那 6 月 12 日警隊在政府總部及立法會門外清場時的過火做法又可以如何評價?除了是「無區別全方位」地使用催淚彈之外,上述提到的例子及毆打和平示威者時的凶狠,威嚇旁觀者時的那種窮凶極惡,實在令人十分憤怒。事後還有醫務人員的投訴。

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可能真的未能得知全像。那些醫務人員,可能也是誤解了警方的用意。但很多旁觀者及記者記錄到的,又確是真真實實有影像有錄音地在各平台讓人評斷。

如果香港的警察真的希望有個公道,如果沒有行差踏錯,怕什麼被人查?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正好可以還各界,包括警方,一個公道。獨立的調查也肯定不會針對個別警員,對個別警員的投訴自有一向都是對警察十分有利的警察投訴科處理。如果有一個具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全面的研究及調查,好處是可以公平地看各方面的證據,而且因為不是針對個別警員,可以為往後的操作及避免同類事件提出建議,這對改善警隊的管理,及對改善前線警員面對的困境都有好處。

拒絕接受獨立的調查,不但不能維護警察的形象,只會令人更確認警隊的行為確實很有問題,否則何須如此怕得要死。如果警察要尋求與社會和解,如果當警察的重視警隊的聲譽,便沒有理由拒絕一個獨立的全面調查。

作為一個所謂專業的紀律隊伍,現在不但迴避不同界別提出的獨立調查要求,拒絕檢討在行動上可能有的不足,甚至要玩杯葛,連在醫院的警崗也撤了。大家猜有幾多人會為這種小學雞的行為鼓掌?又會有幾多人會因此而更看不起警察?這無疑也是警隊的管理層自己在葬送警隊已經受到質疑的、脆弱不堪的聲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