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運動.小故事】警察與抗爭者之間的陣地社工

2019/9/19 — 19:00

新加入成為職工盟執委的陳虹秀(Jackie,圖左)與社總許麗明(阿 Ming,圖右)知道社工在運動中一定要有角色。(職工盟圖片)

新加入成為職工盟執委的陳虹秀(Jackie,圖左)與社總許麗明(阿 Ming,圖右)知道社工在運動中一定要有角色。(職工盟圖片)

反送中運動已演變成反極權、抗警暴、爭普選的全民運動。香港各行各業各界都參與其中。在這樣的大運動中,有怎樣的小故事?

衝擊現場,警方及前線間,總有一群人胸口掛著一張證件,不是警察委任證,而是社工證,證件背後沒有特權,亦逃不了警棍。執筆之時,有社工被打,亦有社工被捕。

一個身份ㅤ一份責任

廣告

許麗明(阿 Ming)及陳虹秀(Jackie)亦坦言「預咗食棍」。阿 Ming 認為社工當時的角色是緩衝,向雙方陳述現場情況,「有時好似好緊張,但未必真係咁」,她提及九龍區遊行之後,示威者去到旺角山東街附近,現場人士準備離開,卻有傳旺角地鐵已停駛,而全身裝備的警察對峙進一步令現場張力大增。當時她充當中間人,告知警方人群正在離開,避免衝突。阿 Ming 又舉例,警方很怕示威者設路障,但設路障對示威者而言是保護自己及戰友,一旦警方衝前可以有更多時間離開,這些誤會容易令雙方情緒變得緊張,而社工的緩衝角色就可以在此發揮。

沒有身份亦有位置

廣告

反送中運動中,阿 Ming 特別感謝身邊同工,有社工站在前線,在鎂光燈下,但背後有大量同工做支援工作,同事們亦為她分擔原有的工作,「只係位置唔同,唔係人人需要上前線,簡單至見到前線被捕,你大聲問佢叫咩名,追問佢會去邊間警署,甚至係你記低警車嘅號碼,都已經好有用、好重要,幫佢搵被捕支援等等,再簡單到喺現場袋住啲水、葡萄糖,需要就俾其他人都已經係一個位置。」今次反送中運動已經走入社區,各區的集會、連儂牆等,只要願意,我們都可以參與其中。

6 月 17 日,二百萬零一人遊行,一批示威者通宵留在金鐘、中環一帶。第二天早上警方派出大批談判專家和軍裝警員到夏慤道呼籲示威者離開,社工從中協調,其後警方撤走,阿 Ming 笑言:「大家都發現原來啲社工都可以做到啲嘢,可以叫啲警察走」其後,Jackie 就提出成立陣地社工,工作正正是「Stop & Talk」,不時手執擴音器站在此狹縫,「政治問題應該是政治解決,警方係被擺上枱,但基於佢哋嘅文化、接收嘅資訊往往造成警察同示威者仇恨,反而唔能夠令佢哋了解年青人嘅理念」,而 Jackie 亦都觀察到社工在場可以令警方克制,同袍間互相提點,如果沒有社工身份,她相信只會被警方無視。

社工復興運動的小白

社工復興運動的小白

由「全世界問可以做咩」到組成各小隊

社工復興運動的小白,本身為外展社工,處理過邊青個案,當中涉及三合會,或許因此,小白往往感受到現場的張力,從而判斷形勢,亦善於觀察現場群眾的狀態。回想 6 月 9 日遊行時,沒有任何支援小隊,眼見群眾商討再圍堵政總,同工間充滿憂慮,「由全世界問可以做咩,自發做各種工作到有系統組成唔同支援隊伍,其實只係兩、三日之間」,小白認為最重要之一是建立一個網絡,有需要就有人支援。

自己角色「自己打出嚟」

6.12,社工發起罷工,原本坐在中信大廈外,見證警方暴力清場,催淚彈未出,就眼見前線頭破血流地被抬出來。及後,同工間舉辦了集思會,馬拉松式六小時的會議,任何同工任何時間都可以加入討論,或多或少成為後來的支援工作藍圖。六月中,有同工眼見警方胡亂搜身就自發「巡邏」,一見到警察圍著上前,便上前查問,社工的在場明顯令警察變得克制,其後組成「搜身小隊」。另外,得知警方會在醫院進行搜捕,又有幾位社工到場,希望可以及時提供幫忙,因而又組織了另一小隊;現場支援之外,戰線亦擴展至被捕支援的教育工作,希望抗爭者周詳考慮風險與後果,亦有情緒支援工作等等。

小白坦言社工的聯想與現場需要是曾經有落差,以急救為例,起初社工的想像是平日活動的急救工作,「唔係喎,現場係要處理催淚彈、胡椒噴霧!」,又以被捕支援為例,除了陪伴,更需要法律團隊作支援。每個小隊可以形容為「自己打出嚟」,眼見缺口,嘗試填補,再摸出具體做法。

信任前線判斷能力「衝衝子」與「和理非」互相補位

身在現場小白不時提及現場所見與電視機的畫面是完全不同,新聞報導會把最激烈的畫面呈現出來,但他見得最多的是群眾相互提醒,而且不斷學習,真正「Be Water」,進有時,退有時。對於前線的行動方向,小白完全信任,「前線係有判斷能力,就算現場對行動方向有爭拗,在旁抗爭者係會 cool down 大家,現場有好大班人好冷靜,好清楚原則與底線」。小白回想起雨傘運動時「衝衝子」與「和理非」的決裂,自問質地屬「和理非」的小白在運動中見到修復,「6.12 嗰日,現場開始放彈,有人大叫勇士同我全部行上前,要保護班和理非走呀,聽完之後,我起哂雞皮」,也許大家做事手法有異,但這些年,都摸出了自己的角色、崗位,真正互相補位。

 

職工盟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