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惕本土主義與民族主義的陷阱

2019/7/17 — 15:37

Photo Credit: laihiuyeung ryanne from hong kong,維基共享資源,CC BY 2.0

Photo Credit: laihiuyeung ryanne from hong kong,維基共享資源,CC BY 2.0

【文:馬粼曙】

香港的反逃犯條例之所以舉世矚目,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是因為它本質上是一場反強權、反暴政、反民粹的社會運動。它沒有大台、沒有領袖、沒有固體綱領,一切如水,不斷流動,不斷形成運動中的民主共識。這是把香港當成一個街頭運動的大練習場,大量的民眾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自我鍛煉、自我提升,真切地體驗到強權的暴力和團結的力量,民眾自覺地民主參與和凝聚共識,這是為了長遠的民主運動積累一股健康的社會力量,這才是今次反逃犯條例運動最可貴之處。由於強權的巨大,爭取民主的運動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為此香港的年輕人不僅做好了誓死衛城的決心,也必須做好細水長流的長期鬥爭的準備。

但是,如果水流的方向,不是團結大多數,而是製造不同群體之間的分裂,甚至仇恨,這將影響長遠運動力量的儲備。在一個月以來的多次反抗活動中,只有「強權」與「人民」的邏輯,並沒有本地人與大陸人的對立,而且有不少的大陸民眾是支持香港爭取自由的運動的,特別是709維權律師及其家屬,還有不少赴港讀書的學生。就像八九六四時期,一場天安門廣場上爭取反腐的民主運動激發出百萬香港民眾支持大陸的遊行和抗爭,強權就是強權,強權底下,反抗者應當無分你我。

港大學生會以及各屬會於7月12日在港大中山廣場舉行的「光復港大,守衛我城」抗議活動,初衷在於要求港大校長張翔收回7月3日對運動中出現「暴力」的譴責,表現了學生保衛反逃犯條例運動的決心。「沒有暴民,只有暴政」打動了海內外的支持者,這句口號體現出反抗者的智慧。然而,我們不得不說,在運動中,不時出現「光復」的口號,甚至在遊行中舉出港英旗幟,這呈現出部分人一種沒有徹底「去殖民地」的心態,將爭取民主、自由的希望寄託與外在,這不只給殖民的歷史披上懷舊的脈脈溫情,還讓民主運動有可能變成海市蜃樓。我們可要擦亮眼睛,在英國人的管治下,我們沒有民主,如同在今日我們還是沒有民主。強權不分國籍,我們的反抗是在當下,不美化過去,更加不應像一些人合理化當下,為強權辯護,矮化整個民主抗爭運動。在舉步維艱的民主運動中,可依靠的、讓我們充滿希望的只能是更廣大民眾的團結,因而說「光復」,不如說是「再造」。

可惜,我們看到在校園開始出現有學生辱罵來港讀書的大陸學生,這樣對立大陸學生,甚至取笑簡體字為「殘體字」的洩憤式的反應,是不智的。許多人不明白,簡體字在大陸的普及,原本是有階級性的,它的進步意義在於它能夠有效地在底層民眾中掃盲,使勞動人民在日夜辛勤之餘,得以用非常有限的時間快速掌握文字能力,增長知識,它與我們對繁體字的中產美學觀是相衝突的。稱簡體字為「殘體字」不僅是一種本土主義情緒下的洩憤,更不願意瞭解中國社會的真實情況,導致兩地民眾進一步的離心,而無益於兩地民眾攜手反抗強權。

7月13日「光復上水」運動針對水客,表達本地居民對水客的極度不滿。水客雖然對上水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擾,然而走水貨的人包含了兩地的底層民眾,他們不過是搵餐溫飽,他們既不是佔領了中環、半山等城市中心的資本大鱷,也不是坐收房租的地產霸權,運動需要看清的是,擠佔了本地居民生存空間的恰恰是這些資本大鱷。這種運動的錯位,打擊錯了對象,把一場反抗強權的運動變成一個「種族歧視」的運動。這與我們在國際社會看到的被民粹情緒調動的反移民的保守勢力別無二致。可喜之處,是上禮拜在九龍遊行有支持和聲援國內維權人士的活動,他們努力剋服現有香港抗爭的區域隔膜,培養世界視野,超越狹隘的本主排他主義。

反觀中國社會,強權正在利用民族主義來製造對香港反抗者的敵意,媒體的片面報導扭曲了香港近期運動真實的民主內涵,誇大了少部分港人對大陸的排斥。在這樣的情況下,本港的運動如果仍然因本土主義的情緒製造敵對,恰是陷入了強權分裂兩地民眾的陷阱,為兩地反抗者原本可能的互相支援製造不必要的障礙。為了運動的健康發展,我們必須指出,以本土主義情緒餵養運動以使之持續,如同飲鴆止渴,而強權以民族主義情緒壓制反抗者,無視真實存在的社會矛盾,最終將食得惡果。運動中的人需要時刻警惕,莫讓自己陷入強權為我們精心挖掘的陷阱。

如果當下是一場追求民主自由的運動,它將是一場長遠、持續的社會運動,它面對的鎮壓力量也將是越來越強大的,因而越是長遠、持續的社會運動,就越迫切地需要團結更多人,而不是用分裂、仇恨分化自身的力量。反抗者是沒有國籍的,就如同強權是沒有國籍的一樣。當下的強權統治不是一時、一地的,任何一個地域的強權政府都被嵌入在更廣大的全球資本主義競爭之中。面對這樣強大的敵人,一場如水的運動必須要有滲透、超越邊界的能力,這種滲透和超越不單要覆蓋海外的港人,還需要以自己堅韌的力量浸潤更廣大的土地,聯接大陸的底層社會共同反抗,同步爭取國際社會的聲援,這才有可能讓我們看到勝利的曙光。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