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指揮官出席油尖旺區議會 否認 5.10 截查市民時要求跪下 未正面回應女廁膝壓女記者頸

2020/6/18 — 18:03

韋能治(左)、楊文彬(右)

韋能治(左)、楊文彬(右)

油尖旺區議會今日(18日)召開會議,就警方 5 月 10 日於尖沙咀和旺角一帶的執法行動,要求警方作出回應。議員對當晚有男警進入女廁拘捕作質詢,指揮官韋能治回應當時是「緊急情況」;又指警員在優才書院外只要求市民坐下,並非跪下,多名區議員均斥其回應荒謬、 不合理。期間,區議員林兆彬提出臨時動議,要求警方立即禁止警員以膝壓市民,獲 16 名民主派議員贊成下通過。

今年 5 月 10 日母親節當日,網民發起在尖沙咀海港城及旺角新世紀廣場中發起「和你Sing」。區議員指警方以暴力驅趕,在各處進行大搜捕,如在優才書院外截查過百名市民、 男警在洗衣街公廁以膝頭跪頸對待女記者。民主黨涂謹申發言時表示,往往示威未有暴力事件,警方已開始「拉人、扑頭、打人」,好似軍政府般的戒嚴方式,連「唱歌都驚」,所以去反抗打人。

區議員林兆彬指出當晚有網媒女記者因生理需要進入洗衣街公廁,因見兩名女士被警員鎖上索帶而進行拍攝,防暴警察隨即將她推向牆,並罵佢「黑記」、「甲甴」,用腳踩其背、以膝蓋「鋤」她的頸及用警棍按著她的頭,導致女記者失禁。他強烈要求警方回應當日在女廁中是否有警員犯法,而用膝頭跪頸的制服方式是否合適。

廣告

警方旺角區指揮官韋能治沒有對當時所採用的武力作出回應,但在議員追問下表示當時為特別情況,因此逼不得已派調男警到女廁以保護人身安全。

他更指警員在優才書院外,命令被截查的市民坐下等待,並非要求他們跪下。區議會主席林健文指「韋 sir 答覆完全不合理」;涂謹申亦對其回應感到荒謬,表示如指揮官所言屬實,是否市民及記者自願集體下跪,集體「整蠱」、「屈」警方; 區議員林傲然更反問在場警務處代表「而家我叫你哋坐底,你哋會唔會跪比我睇啊?」。

廣告

投訴無門    警員刻意遮擋行動編號

區議員余德寶批評警員當日辱罵兩名沒有做任何暴力行為的學生記者「暴徒」、「童工」「黑記」、「矮」,並在無家人、社工陪同下,由 20 名警員帶二人到警署,嚴重打壓兒童全方位發展及新聞自由,要求警方道歉並訓斥相關警員,他亦稱「唔該警方唔好再對住啲記者叫做記者朋友啦,我相信佢哋冇你啲咁嘅朋友」。

另一名旺角區指揮官楊文彬則稱當日收到市民報案,指有市民在商場破壞社會安寧,因此需作出驅散行為。他表示警方尊重新聞自由,亦指當時為保護兩位學生記者的人身安全,將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並非對二人作出拘捕,行為與新聞自由無關。就警員遮掩行動呼號問題,他表示有時刻提醒前線警員配帶「藍卡」(行動呼號卡片),如有資料歡迎到警察投訴科投訴。

就指揮官回應,區議員李傲然批評前線警員往往都對議員呼呼喝喝,語帶挑釁,而每次勸告警員冷靜時,警員都回覆他說「議員唔係大晒架!議員係冇特權架!」他指無法追究前線警員羞辱市民的行為,皆因有前線警員至今仍然將肩膀上的臂章反轉佩戴,故意隱藏行動呼號,質問警方何時會告訴香港人這些前線警員的身分,還港人公道。區議員曾自嗚亦指警員故意用磨砂物料遮擋行動呼號,並用強光照射市民,親自詢問警員其行動呼號時他們則轉身離開,表示「同我講去投訴佢,我點投訴佢啊 ?」

通過油尖旺區議會要求警方禁止膝壓動議

會議期間,林兆彬提出臨時動議,就大量被捕人士遭警員以膝頭壓頸部制服,嚴重威脅生命,極不人道,今年 5 月初警員以膝壓頸制服一名南亞裔男子送院後翌日不治,要求警方立即禁止警員以膝壓市民。

民建聯孔昭華就動議發言時指,至今仍未確定其死因,因此擬投棄權票。民主黨曾自嗚對此表示失望,指其行為代表支持警方濫用武力; 李偉峰對此表示強烈抗議,質疑南亞裔人士因壓頸而死,民建聯「係唔係咁都覺得冇問題」。動議在16名民主派議員贊成下通過,民建聯孔昭華、建制派許德亮棄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