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11/24 - 11:19

警政奇葩

梁振英問為何學生會「激進化」,十五、六歲就拿起汽油彈?剛好,「跳船警政專家」Clifford Stott 發表論文,通篇說明,示威者「激進化」的根源,正是警察暴力;群眾受壓迫,親歷警察行為缺乏認受性,遂相信反抗是一種義務,激進一翼與和理非變成同路人,爆發龐大力量。

反抗的共同體,源於一種身分的集體認同,警方的作為與不作為,一路推波助瀾、火上加油,論文引述學者們的精句:「當警察無差別對付群眾,群眾就會視自己為一體;當警察視所有人為反對派,他們就會形成一個聯合的反對陣營。」 「和勇不分」正是警察暴力所促成。

容我加一句,當警察眼中的人都在顛覆國家,顛覆國家的人就會出現,這就叫「煽動」。

廣告

Stott 聯同幾位學者在學術期刊《警政》(Policing)發表論文,這份「另類報告」,形容警方去年 6 月 12 日的「踏浪者行動」是一個「策略性失敗」,警察卻稱之為群眾「暴動」,無差別對付和平示威者,令運動衍生更多訴求,也是運動激化的源頭。警察第二次策略性敗陣,則是 7 月 1 日無端棄守立法會,及後無必要地攻入商場、殺入地鐵車廂,面對元朗白衣人卻不作為。論文的結語指,種種策略失敗,令警察的正當性幾近完全崩潰。

政府與監警會當初找來幾位外國警政專家協助調查,以為什麼專家都是阿諛奉承之輩,把你招攬就會自動識做,豈料正是傲慢政府「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之代表作;專家們不滿調查受限制,集體跳船,監警會顏面無存、其報告亦成為笑話,自我肯定其粉飾太平的虛偽面目。

一不離二,高等法院裁定速龍警身上沒有識別,乃違反人權法,令人難以追責,妨礙任何機構有效地執行人權法的責任;法官更指,現時針對警方投訴的調查機制,包括監警會沒有調查權,負責調查的投訴警察科則本身是警員,不能視為獨立。這些其實都是常識,忠誠勇毅的香港警察,做事理應光明磊落,卻要掩飾身分,公眾連投訴都無可能,公義亦無從談起。

Stott 的論文提到「激進化」大背景,也是源自昔日運動無成果,政府既然不聞不問,和平抗爭不再被視為有效;另一邊廂,一個沒有代表性的政府,硬推不受歡迎的法律,結果只能動用警察武力硬闖。

盡失民心後,毫無政治能量的林鄭月娥,只能說自己只有三萬警察可以倚賴,令警隊心高氣傲,擺出皇軍姿態,鑄成大錯。香港墜進深淵,驕橫跋扈的警察,對主子忠誠、對蟻民勇毅,正是社會衝突短時間內激化的導火線。特區政府與香港警察的失敗,正是世界警政史上的奇葩。

 

相關文章:
責任完全在對方
盤點〈香港之死〉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文略有加長。)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