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方搜完身可以唔認數?

2020/10/3 — 22:20

本土研究社製圖

本土研究社製圖

十月一日,警察嚴陣以待喺全港各處戒嚴,大肆截查路人搜身,聲稱咁做係因為公眾聚集帶來「安全風險」,需要截停搜查「可疑人士」,「以防罪案發生」。既然警察聲稱截查路人係為打擊「違法活動」,咁就好應該認真研究一下截查搜身(stop and search)嘅效用,因為為咗搜身而搜身嘅行徑,不只是一種濫權,更是一種變態。

外國已有廣泛研究,以搜身打擊「違法活動」嘅效用成疑,即使大幅增加街頭搜身次數,亦對遏止罪案近乎沒有效用【註一】,喺美國,針對有色人種嘅搜身更引起種族歧視爭議【註二】,針對有色人種的警暴更引起社會動盪。咁近一年香港警察針對參與公眾集會人士近乎瘋狂嘅搜身,又破咗啲乜大案?

翻查過去數年立法會議員就警察搜身情況嘅質詢,喺 2019 年 6 月至 2020 年 2 月之間,警務人員截查搜身總次數為 213,662 次【註三】,即係平均每日至少有近千名市民被搜身。但關於截停及搜查嘅成效,例如搜身後有無被捕,或者透過搜身破滅罪案嘅數字,就全部唔答,而唔答嘅理由令人匪夷所思【註三】:

廣告

何秀蘭議員問:過去五年問警察巡邏截查人士嘅性別同種族 (2015 年)

答:無備存資料

廣告

事實:根據《警察通例》第 53 章《警察記事冊》警務人員須記錄搜查可疑人物的詳情及理據,以及記錄「其後識別有關人士的資料」,難以令人相信警方沒備存被截查人士嘅性別同種族等等基本資料。

張超雄議員問:過去五年警察係巡邏時因截查而破獲罪行嘅數字 (2019 年)

答:無備存資料

事實:警曾於社交網站指,於 3 月 8 日的將軍澳公眾活動中截停搜查約 800 人,並以非法集結等罪名拘捕 63 人【註四】。向公眾展示警力時就肯公佈資料,喺立法會議員要求交代是否涉及濫捕時就話冇資料?

胡志偉議員問:自反修例運動以來,警察於搜身後將市民帶往警署進一步調查、同市民最終被起訴數字(2020 年)

答:無備存資料

事實:《警察記事冊》要求警員紀錄「人員拘捕和羈留的人士的資料」,包括拘捕的理由(包括日期、時間及地點),話無備存資料,一樣匪夷所思。

所以結論只有兩個,一係警察唔跟通例行事,一係明知有資料而故意唔公開。警方成日聲稱自己符合「國際標準」,咁就不如就睇下其他國家會唔會好似香港警察咁,唔公開呢類數據?

美國就有非政府組織援引《資訊自由法》, 向紐約警方取得搜身嘅相關資料,例如被搜身人士的種族、搜身有否成功搜獲武器等【註二】。拜當地「資訊自由法」所賜,紐約警察要依法提供相關資料,所以該組織能夠使用資料進行分析研究,發現隨意搜身非但唔能夠降低罪案率,更令警察針對有色人種,引發族裔矛盾,研究結果引起公眾激烈討論,新一任紐約市長亦改變以往政策,令警察搜身次數在數年間大幅下降 98%,整體罪案率亦掉頭下降【註五】。

美國紐約嘅例子,更顯示針對某族群搜身濫捕會導致更多社會問題,經常派高級警官往外國交流嘅香港警察,俾咁多錢出 trip 又究竟交流咗啲咩?

 

#搜身成癮
#沒有資訊自由
#就靠民間自行紀錄
#開放資訊研究

【註一】
Wired. 14 September 2018, “Stop and search doesn't work against violent crime. Here's why” 
Nathaniel Barlow. 5 May 2017. “Does Stop and Frisk deter crime? Evidence from the Aftermath of Floyd v. City of New York”

【註二】
New York Civil Liberties Union (NYCLU). 14 March 2019. “Stop-and-Frisk in the de Blasio Era”

【註三】
財務委員會ㅤ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ㅤ管制人員的答覆ㅤ保安局 SB091
財務委員會ㅤ審核二零一九至二零二零年度開支預算ㅤ管制人員的答覆ㅤ保安局 SB246
財務委員會ㅤ審核二零二零至二零二一年度開支預算ㅤ管制人員的答覆ㅤ保安局 SB116

【註四】
香港警察 Hong Kong Police Facebook 專頁【3 月 8 日將軍澳公眾活動 】

【註五】EJI. 19 January 2018. “Crime Falls As New York Abandons Stop-and-Frisk”

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