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方毫無法律根據 勿為私利濫用警權

2020/3/26 — 2:37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警察fb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警察fb截圖

【文:腸】

首先,非法披露他人個人資料本身只是民事侵權,而非罪行;除非披露的個人資料是由另一資料使用者處未經同意下取得,並有獲取得益或造成損失的意圖(或披露對資料當事人造成心理傷害),才是違反香港法例第 486 章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 第 64 條的刑事罪行。

至於藐視法庭,正如 popo 自己指出,(民事)藐視法庭要跟進都係律政司司長跟進,唔關 popo 事。

廣告

麻煩 popo 唔好為了自己的私利濫用警權,公器私用

//2. 其實這方面的法律非常清晰:警方根本不可行使警權,執行本身屬民事性質的禁制令,亦無權處理因違反禁制令條文而可能產生的民事藐視法庭責任及懲罰。

3. 在《劉美慧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1]一案中,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朱芬齡引用自己尚為原訟法庭法官時所作的決定,指出:

「... 法庭明確講述違反法庭命令 ... 是民事性質的藐視法庭。...」

4. 朱法官亦確認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杜溎峰就案中藐視法庭性質的裁決[2]。

5. 就此,杜法官清晰地裁定,就民事藐視法庭而言,感到受屈的訴訟一方如「擬取得濟助,她必須自行提出訴訟,而不可要求警務處代其行事」[3]。

6。 調查或解決私人或民事法律糾紛,並非警察於《警隊條例》或普通法下的職務[4]。。。。//

廣告

 

法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