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暴是否司法機構有份縱容出來?

2020/3/12 — 14:08

近日有不少文章質疑,今天的警暴,司法機構是不是有份縱容出來。

我從來不會盲目撐司法。去年 11 月,我才在《蘋果日報》下筆,指司法機構在審批律政司等申請禁制令之時可以做多一點。

但認為司法有份縱容警暴之前,一定要明白,法官在英美普通法下,不是大家在電視上看到的包青天,不是說包大人看見誰犯法了,就可以馬上叫捕快把人拉上公堂給他去審。

廣告

普通法下的法官,並沒有任何執法權。就算我是首席法官,看見法庭門口對出的馬路有人在光天化日下圍毆小孩也好,我也沒有權力去命令差人去拉人,我只能跟一般市民一樣報警而已,差人最終拉唔拉人,律政司又告唔告上法庭,我通通沒有權去管。

因此,抗爭者在庭上投訴被拉之時給虐待也好,除非跟控罪有關,否則法官沒有什麼可以做,就算抗爭者傷勢明顯是虐待而成也好,法官也不可下令拉涉事差人上庭當被告。

廣告

因為,執法權在律政司跟差人手上。法官只可以處理律政司告上法庭的刑事案,不能夠自己申張正義。如果差人一味只拉犯事的抗爭者上庭而唔拉犯事差人,法官沒有什麼可以做。

這是西方的三權分立,沒有一權可以包攬所有權力。

對於極少數差人被告上法庭的案件,好似朱經緯跟七警,法庭有手軟嗎?朱打了一棍,沒流血沒斷骨,三個月,怎麼可以法官說縱容差人?近日有多宗抗爭案件,律政司不惜賠律師費也要撤控,不就是因為律政司明白,法庭不可能差人說什麼就信什麼嗎?

大家或者會問,那普通法不是很笨,把執法權通通交給政府?

但人家的普通法,不是單靠司法去「把關」,他們整個制度是建基於民主選舉制度上,不論是行政還是立法機關,每幾年就要面對選舉,立法機關是有牙老虎之餘,執政權又是由政黨輪替,沒有一黨可以隻手遮天,試問又怎麼可能搞出好像香港差人一樣可以不顧後果的警暴兼選擇式執法?

但香港什麼也沒有。如果法治是一隊足球隊的話,司法就是守門員,但沒有了民選的行政立法,就等如沒有了中場跟後衛,只剩下傳媒跟社運兩個在前場當前鋒,一隊就只得 3 丁的情況下,守門員就算失波了,也很難怪他吧。

** 編按:作者 3 月 13 日增寫以下內容  **

昨天關於三權分立的文章一出,惹來不少反彈,很明顯,青年人對公權的不信任,已經包括司法。

但有一點我必須補充,法官雖然不能因為被告似乎給差人痛打而主動調查,但若果控方企圖以被告的認罪口供作為呈堂證據,而被告申明所謂的認罪是屈打成招的,法庭百分百有權不接納那份認罪口供作證據。

前幾天所謂的炸彈案,有被告被打到入醫院,似有屈打成招的情況。但那案子還不過是第一次過堂而已,究竟那口供說了什麼,最後又可不可以呈堂,根本十劃未有一撇,大家不要太早 jump to conclusion。

在警權獨大的今天,我當然不會說什麼法治有險可守的神話,而我也不是什麼司法粉絲,我一向認為,跟英美相比,香港的總體來說,太保守了。但你要說司法不再獨立的話,你又怎樣解釋政府時不時打輸官司甚至未打就自己撤控?

要批評也好,知多一點英國留下的規矩再批評也不遲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