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獨

2020/3/10 — 21:28

鄧炳強

鄧炳強

香港警察曾得到市民尊重,與其他政府部門衷誠合作,平起平坐,共同維護社會的文明和進步。現在卻犯眾憎,普通人見到警察,就算不在心裡、口裡說粗口,都避之則吉,怕被惡人先告狀,隨時被消失、被誣告、被凌辱,有若回到四大探長的時代。不少公職人員眼見警隊變特權階級,連政府高層都不放在眼內,要幾多資源有幾多,違反官場架構的公正性和問責任,都覺得無法接受,並對法治社會大幅變質和墮落而感痛心。

一國兩制的遊戲規則和運作方式,有賴中國與國際社會雙重認可,欠任何一方加持,香港都無法保持金融中心地位,這也是去年各界反對林鄭強行修例的底因。林鄭一錯再錯,硬要用警察解決政治問題,不單引爆深層次問題,貽笑國際,更令警隊坐大,權力急速膨脹,獨斷獨行,大有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這種轉向,必獲中共支持。曾以服務市民為己任的公僕,在新政治形勢下,變了忠誠勇毅的惡爺,實際上已篡奪文官的治理權,在特區政府內僭建獨立王國。

政府高官要看警隊臉色做人,林鄭都要低聲下氣。土皇帝認為「無可疑就是無可疑」,用警車衝撞人群,也只是小事一樁。我就係法庭,我話無罪就無罪,鄧炳強還要把矛頭指向港台,屈《頭條新聞》誤導市民。事實上,坊間早有大量人證物證,最新出爐「高教公民」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報告,更有條不紊地指控警隊濫用暴力,持械行兇。曾任警員的藝人王喜便極力質疑高翔苑慘案,有人以很不自然的姿態滑出氣窗,墮樓身亡。港台只是反映強烈而清晣的民意,向政府施壓,要求公正而獨立地調查警隊,還社會一個公道。如果警隊行得正、企得正,怕甚麼?

廣告

在一個再難有悍匪犯大案的高科技年代,警隊預算開支依然大增 24.7%,高達 258 億,意味進一步擴軍,要對付的不是持 AK47 行劫的大賊,而是對政府越來越不滿的普通市民。花了這麼多錢,沒理由交不出成績,可以預期,全天候監控會越來越緊密,全方位打壓會越來越嚴厲。中共所以假手於港警,是因為直接出動解放軍,觸動外國政府神經,政治代價太大。要在香港做到黨指揮槍,只好退而求其次,建立一支披著香港警察外衣的解放軍。用國內維穩的方式處理管治失敗的惡果,其實是林鄭武力鎮壓反送中抗爭的加長版。

放棄追求善治,靠槍桿子鎮住內部矛盾,只會令政府的認受性有減無增。好人敬而遠之,剩下小人,結果做成劣幣逐良幣的管治惡性循環。短期或許平靜一點,長遠而言,積聚多時的民怨終會大爆發,沒人可倖免於難。對鄧炳強而言,日後會否攬炒,畢竟太遙遠,他最關心的可能是他掌權的日子裡可以有幾風光。「時代選擇了我」,時勢越亂,梟雄發圍的機會越大。現在有錢,又有尚方寶劍,正是創一番豐功偉績的良機。把警隊從香港的法治系統中獨立出來,過軍閥的癮,人生幾何?

廣告

但且慢得意,搞警獨,不一定贏到尾,賭輸的話,招致終極攬炒,甚至血流成河,歷史便會記下你這個幫一國兩制埋單的罪人。何況國際社會早已洞悉特區政府的把戲(有賴國際線手足的努力),只是暫時靜觀其變 — 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和全世界緊密相連,外國政府在有需要時出手,保護本身國民或國家利益,屬於遊戲規則的一部分。你違約在先,人家反擊,你可以怪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