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的「紅斑狼蒼化」

2020/4/7 — 13:57

有沒有聽過「紅斑狼瘡症」這個病?那是由於人體免疫系統失衡,本來負責防衛身體免受病菌侵害的細胞,不斷自我攻擊身體各處組織,因而引發炎症。

香港近一年,也患上社會紅斑狼瘡症。

如果免疫系統是身體的防衛機制,法治系統就是社會的防衛機制,希望透過法律,去糾正甚至消除社會種種弊病。法治系統的最前線就是執法者,執法者一如白血球,能追查和辨認社會的病毒,加以圍剿和消滅,讓身體染病也能康復,不致染病死亡。

廣告

免疫系統聽令於大腦,大腦不知何解發出錯誤的訊息,讓白血球亂幹一番,攻擊正常細胞,毫無節制。

執法者也聽命於管治者,管治者瘋了,向其發出錯誤的政治訊息,讓它們大幹一番,不加節制。警隊仍然會執法,但病化的警隊閒時就不斷攻擊正常的細胞、組織和器官。

廣告

這就是社會的紅斑狼瘡。

受攻擊的細胞沒有任人宰割,嘗試去對抗和糾正,不斷叫大腦獨立調查,查出病因加以修正,但結果,瘋狂失控的細胞加強攻擊這些嘗試修正的組織,一發不可收拾。

就像身體受到武肺新型傳染病攻擊時,指揮抗病的大腦下達很多新命令和規則,但前線的白血球只利用這些去攻擊意圖修正自己的組織、細胞。

所以,禁聚令被用來對付普通市民,警察會命令五個陌生人接受搜身然後控告他們多於四人聚集違犯禁令

所以,食肆枱椅距離規定要有 1.5m,卻被用來針對黃店

所以,你都不去堂食了,在黃店外等外賣,警察以禁聚令為由驅散市民。

所以,任何香港人都能以常識判斷,在疫症爆發時進入醫院不戴口罩是匪夷所思,偏偏有個有病徵的女警堅決不肯戴口罩,人人奈佢唔何。

所以,長洲有一群休班警肆意毆打市民,並惡言恫嚇旁觀者,表現出「我最大最惡」的態度。

所以,當大家選出近九成的黃營區議員,嘗試去修正,這個修正系統立即遭受防衛系統攻擊,區議員包括主席陸續被控

所以,有人發出一個希望糾正系統的訊息,只轉發一個 post,這個系統認定你是病毒,用遠古對付病毒的方法先攻擊你

所以,當身體明明受到惡菌攻擊,這個系統告訴你攻擊你的身穿白衣,是白血球啊,你們濫用身體警報系統,誰提 721,就攻擊誰。

誰阻止這個系統「執法」,就是必須消滅的敵對勢力,哪管是什麼重要器官,也要玉石俱焚。

法治已無險可守,因為當身體出現無差別攻擊自身正常細胞的免疫細胞,全個身體都病了,還有甚麼地方守得住?

法治系統失效,就如身體的免疫系統失效,社會自然百病叢生。

疫症可怕,但遠不比紅斑狼瘡可怕。疫症是傳染性的,我們還能避,還能小心,不幸中了招,還可以跟它打一場仗,還有超過九成不死的機率,一般捱一年半載疫情會過去。

但紅斑狼瘡是系統性的,整個系統壞掉了,當你在對抗疫症,防衛系統還扯你後腿,幫手攻擊正常器官,持續影響一個社會數年甚至數十年之久。

警暴必定比肺炎可怕。當我們對抗肺炎,還要面對警暴,對抗完肺炎,警暴只會無日無之,不知道何時甚至有沒有康復的一天。

這才是香港的悲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