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萬惡由錢而起,亦是時候由錢而滅

2020/6/11 — 18:14

美國在一連串反警暴抗爭之下,引發抗爭的事發地點明尼阿波利斯市,議員探討和研究解散警察的方案,最終在數天前決定解散警察部,同時改革社區安全。這令世界上雖身在不同時區,但同樣用血汗用生命對抗警察的人民明白,解散警隊,不是可行與否的層面,而是提升至實際上該如何把此成事。

警務處副處長蕭澤頤指:「假設你真係覺得警察唔好,你咪努力將來加入警隊去嘗試改變你覺得唔好嘅嘢囉,係咪?」說的天真,信的更是天真,也正正有這種人擁天真的思想,才令解散警隊停留在可行與否的層面,改變警隊?革新警隊?洗白警隊?不論是現實還是歷史都告誡我們,慢慢改變警隊是不可能的。

1977 年廉署初成立,頭號打的大老虎正是香港警隊,怕被清算的警署上街遊行包圍廉署,更把廉署人員拉出來毆打,為的就要是向政府施壓,要求特赦涉貪警員。如此狂妄口吻,在現在的警察員佐級協會的發言屢見不鮮。亦因最後港英政府選擇特赦部份涉貪警員,由那天起,腐敗的文化就如病毒感染警隊,每天新聞總有數宗休班警員干犯不同的罪行,再加上對加入警隊所需的學歷要求極低,新加入的警員被同化,「爛仔」文化隨之而生。不要說洗白,跳進這大染缸中,想明哲保身亦是難事。到底蕭副處長是加太天真,還是對警隊文化不理解才會認為香港警隊可以被改變?

廣告

改變的不是警隊,是制度

我們要改變是制度,一個容許人民聲音得到反映的制度;而不是過百萬人反警暴的同時,議會仍批出數億給警隊翻新會所的制度。錢是萬惡的源頭,林鄭政府源源不絕為自己的打手香港警隊灌錢。在香港社會的經濟被疫情打倒得體無完膚時,林鄭仍可批出二百多億為警隊所用,包括更換六部裝甲車,每部價值一千多萬,當我們的社會上的老人為了一個免費飯盒要走上數公里的路時,價值千萬的裝甲車正準備在街上清除異己,這就是香港,就這是我們的制度,但是否就要認輸?

廣告

只要有方法把這制度推倒,那怕只是震動一下,也是我們該做的事。由制度入手,由錢入手。香港人無時間再等那三萬個爛仔回頭是岸,哭著跪下求特赦。萬惡由錢而起,亦是時候由錢而滅。

九月,顛覆立法會,建制一個不留,警隊一蚊不批。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