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高層接連涉案,百官行述脅迫表忠

2020/5/5 — 16:28

《蘋果》同《壹週刊》接連揭發多個高級警務人員涉嫌違法違規,由陶輝同佢警長老婆非法租住「牌照屋」、僭建、非法經營旅館等罪名,到兩名警司莊定賢同韋華高涉僭建霸地,公器私用,到最近連正義嘅化身警務處長 PK 鄧本人都涉及租住僭建屋多年,警隊嘅醜聞此起彼落。警方對於醜聞嘅回應,有別於一向強硬而迅速嘅強辭奪理,除咗官方面書為「一哥」以租客身份辯護之外,都任由相關執法部門調查跟進,林奠回應傳媒問題都無一貫偏袒警方,只稱會依法跟進云云。種種跡象引嚟無數揣測,係咪借此向外籍警官開刀,鳥盡弓藏,喺不涉及反送中運動議題上,為港共政權同警隊挽回丁點分數。

事實上,由搜證,到調查,到落案,到檢控,到審訊,到判刑,一切全憑行政、司法機關決定進度同方向,中間涉及嘅眾多司法程序,可以上下其手嘅空間太多,外界全不知情,所以宜家咁快就下定論等睇清算實在開心得太早。好似 689 收 UGL 五千萬案就憑律政司一句「無需要徵求外間法律意見」就可以決定唔起訴,連交代半句原因都唔駛。到咗今時今日,若果仲相信執法部門、律政司檢控全無政治考慮純屬一廂情願、痴心妄想。我哋要反思嘅係,即使係陶輝等人最終承擔法律後果又代表咗啲乜嘢?係咪代表法治未死? 

究竟警隊內部自恃執法者身分而享有特權嘅人究竟有幾多?有幾普遍?用警察「雪糕筒」為自己劃地泊車係咪已經約定俗成嘅做法?Show 身份、Show「消失的委任證」叫「霸王雞」係咪常態?成件事最值得關注嘅唔係涉案高級警務人員嘅私德同操守(經過咁多個月嚟,大家對警方操守應該不存在任何希冀),而係佢嘅普遍性,同執法部門嘅蓄意不作為。以陶輝案為例,多年嚟用三架車霸佔官地、堵塞出口、製造嘈音,當地居民指控曾多番向有關當局投訴,包括地政總署、廉政公署、警方等執法部門,但係都係不了了之,直至今時今日經過傳媒廣泛報導先開始跟進。當中有無涉及因為陶輝高級警務人員嘅身份,蓄意系統性不作為,選擇性不執法?當中有無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廣告

同樣,平時口口聲聲要「嚴正執法」、「有人犯法就要執法」嘅一眾建制派點解唔用同打壓陳淑莊私人地方內犯限聚令、指責郭榮鏗內會涉干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同樣大嘅力度去指責一眾高級警務人員知法犯法?經常將法治掛喺口邊,口誅筆伐嘅港澳辦、中聯辦,點解此時此刻唔行駛其「監督權」去大肆鞭躂涉案高級警員敗壞香港法治,超越人類道德底線,危害國家安全同香港嘅繁榮穩定?呢種兩重標準,究竟係基於對法治嘅執著,定係基於政治嘅忠誠?

香港法治問題從來都唔在於有無罪案發生,而在於喺社會上有一班人,只要佢哋嘅屁股永遠坐喺政治立場正確嘅地方,比其他人更平等,享有更多特權,權貴給予更多寬容,而近年呢種「法律面前並不平等」嘅潛規則逐漸變得制度化、普遍化、表面化,先係香港「法治已死」嘅真正核心問題。不論黃藍都深切了解呢種「潛規則」,分別只係一者負隅頑抗、據理力爭,一者服膺於現實,投機取利而已。所以先會有法官於判詞詳述其政治立場,有檢控官毫不避嫌庭內庭外潑婦罵街,急不及待作政治表忠以待後用。

廣告

所以今次呢場大龍鳳彰顯嘅唔係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嘅法治,只係港共政權排除異己,為達政治目標而執嘅「家法」。即使陶輝等人被捕被控,亦絕非法治未死嘅反證,只係經過權衡利害之下嘅取捨,成為經過計算之下嘅棄卒;選擇性執法與不執法只在於權柄嘅一念之間,「人治而非法治」嘅大局從未改變。就好似係內地,所有官員普遍性貪腐,小小一個村代表都可以家藏億計現鈔,「打貪」就自然成為俯拾皆是、肅清異己嘅最佳手段。事實上,中共亦樂於見到香港警隊以至港共政權內部日漸腐敗,越腐敗嘅政體先越容易操控,越難倒戈相向,就好似手持「百官行述」脅令百官一樣。諷刺嘅係即使相關警員被定罪,所衍生出嚟殺雞儆猴、敲山震虎嘅教訓並不在於公職人員要嚴守法則,反而係對中共絕對忠誠方可保一世平安。 

所以要真正地光復香港,幾名高級警務人員繩之於法絕對無補於事,而要根本性地改變呢種禮崩樂壞嘅體制同「中國模式」法治,否則「法治」只會淪為中共統戰嘅工具,而非彰顯公義嘅精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