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胡適.二】看民主,看「香港的某一類中國人」

2020/1/5 — 8:52

說「反送中抗爭」表現出來的精神與「五四運動」的精神有一些一致之處,這是事實。正是這一個事實令人感到難過唏噓。超過一百年了!不要說在中國大陸,五四運動時所爭取的仍然是遙遙無期。

就在百年後的香港,民主仍然是遙不可及;而原有的自由及人權也是岌岌可危。但其實香港人今天仍然在爭取的,就是五四運動那個時候要爭取的。但到了今天,被承諾了的竟然仍會被中國共產黨以什麼「一國先 / 大於兩制」、「主權在我」、「國家安全」這一類理由來剝奪。

五四運動之後有個一次民主發展的大辯論,胡適清楚提出「什麼主義都是次要」,更重要的是能夠滿足人民的需要,解決到國家社會及人民的問題,令人民得享自由。在蔣介石北伐成功之後領導的國民政府時期,在後來偏安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胡適都沒有動搖過。

廣告

胡適畢生倡議「憲政」、「民主」和「自由」,認為這些根本沒有所謂東西方之別。今天所謂「不照抄西方那一套」,所謂「中國特色」,藉口而已!有一些標準是普世的,是世界性的,「人權」、「自由」、「民主」這些觀念,其實都是社會進步,人擺脫了「封建」、「神權」、「勞役」之後都應該體現的先驗價值。也沒有「東西方」之分,有就是有,冇就算冇,也可能有某種程度上的差異。但以東西方來區分,根本就是為專制及極權找藉口。

已經一百年了,中國人社會要到什麼時候才可以爭取到一百年前,甚至更早已經開始爭取的東西?還要多經歷幾次「五四運動」這種性質的抗爭、「六四事件」的犧牲、及香港二十多年來幾次大規模的政治動員?

廣告

北京當局及香港政府對爭取民主的反應,清楚說明權力是如何令人腐化,絕對權力又如何可以令人忘記初心。權勢甚至令當權者否定一些普世的價值、要去忘記及矮化一些已經被肯定了過百年的標準和追求!在中國大陸,那些被長期洗腦及被經濟發展麻醉了的廣大群眾,也實在有需要被喚醒。

香港人能夠不汲汲於較為富裕及經濟生活水平較高,年輕人需要面對強烈的競爭及生活壓力,仍然能夠堅持一些崇高的精神與價值,這一點對於只停留在追求動物層次的豐衣足食的那些人,可能真的很難理解。正因如此,才特別值得大家珍惜愛護。香港人這一種抗爭文化,也因此特別值得大家致力保育。也正因如此,那些出來吐口水、動手打人、郁手搗亂的藍絲五毛奴隸派人物,以致政府官員及嘍人隻揪、濫用合法暴力的警察,令人覺得特別面目可憎而且可恥!

以為口裏懂得說一句「你們喝的每一口水都是來自中國」,或打著「中國人」、「愛黨愛國」這些招牌便可以大條道理郁手打人的人,可能也是中共最希望製作的那一類中國人。

胡適就說過:「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更何況,中共及匍匐在它腳下的那些建制奴隸曾經提出過什麼合理的理由來否定民主嗎?整個社會,特別是擁有政治權力的人,加上那些愛黨盲毛、政權的五毛及嘍囉,道理沒有多少,只能動輒對民運分子及所有爭取及支持民主的人扣帽子。政權就以行政暴力來打壓,走狗就不更憚於動手。

所謂「愛國主義」,所謂高舉「民族主義」,就是反對「民主」或所謂「拒絕西方那一套」的合理說法嗎?支持民主就是「崇洋」或「不愛國」嗎?香港人爭取民主就是「擺脫不了前殖民地的意識形態」嗎?

董橋在「讀胡適」書中某處形容胡適先生「不致媚外,卻也崇洋」。這書中的第十六回提到胡適的家國觀念,也令人感慨。原來胡適先生把那一句曾經在早年美墨交惡期間曾經被美國報章引用的名言 “My country - may it be right or wrong, my country” 翻譯成為 「吾國乎,吾願其永永正直而然也,然曲耶,直耶,是耶,非耶,終為吾國耳。」不過,胡適這一種觀念便受多一些其他人指正,認為此言之本意是「父母之邦,雖有不義,不忍終棄」。個人就認為應該明白到這一種「但論國界,不論是非」所作的態度不可取,甚至可以被視為極端的國家主義。

又後來有一位美國政治家在公開演說中把那個說話糾正為 “My country, right or wrong; if right, to be kept right; and if wrong, to be set right!” 如果要翻譯,就是說「父母之邦,雖有不義,不是不忍終棄,而是促其匡正」。

可惜在今天的中國或香港,大家眼見中共是要把中國變成一個不義之邦,特別是對自己的國民及少數民族,對香港,對台灣,都說不上是個施政以義的政權;在國際政治上也不見得是一個能夠匡持正義的國家。如果依據上面那個説法,有人想「促其匡正」,就會被當權者打成「反革命」、「叛亂分子」、「賣國賊」、「漢奸」、「告洋狀」、「挾洋自重」之類。在香港,只是爭取被承諾了的政治權利,指出中共政權的暴行,也可能被那些以「愛黨愛國」這個招牌來尋租的有心人,或者那些「愛黨盲毛五毛」用盡各種方法去打壓;這一類中國人甚至會覺得自己有大條道理去郁手代佢阿爺來教訓一下不知趣,意圖促政權及國家「匡正」的人。這些才是最令人看不起的那一類中國人,這些也正是中共政權最希望香港人變成的那一類中國人。

很多香港人,就算是年輕的一代,就算有部份拒絕這個被賦予的中國人身份,其實都在不同程度上繼承了五四運動的精神。香港人無愧被稱為五四運動精神的繼承者。仍然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會成為中共政權想要的那一類中國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