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活出意義來》

2019/9/18 — 15:25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書封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書封

【文:東邪西讀】

這三個月以來,相信很多香港人跟我一樣,一直有不少情緒糾纏、鬱結難舒。最近接二連三的看到有關自殺的新聞,讓人難過,亦令人懷疑。看到有學者整理出一些自殺的數據,希望找到一些頭緒,不同人依據不同的數據、用上稍不同的處理方式,亦引起一些爭議。

在此,我不以數據說明,也無意爭論那些數據詮釋較為準確。要把一個人的決定單一歸因,是很困難。只能說,在這樣的社會氣氛下,無可避免地為大部分人帶來不同程度的負面的感覺,哈,包括不能上街剪髮的「人」。

廣告

自殺的數字有增無減,是在反送中以前已經出現的狀況,大量個別的個案,背後大概是有一定社會性的原因。尼采說「上帝已死」,即當宗教作為一種文化現象的影響力在退場,人難以再依賴宗教為一切的出路及答案,人要自己作價值判斷、尋求意義,然而自主顯然變得更困難,因為答案不會從天掉下來。

虛無,或許就是當代的寫照,難怪有人說,現代就是一個龐大的集中營。於是想到這書,該是人生十大必讀。我想,無論這場運動有否出現,此書還是值得一讀。

廣告

《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ing for Meaning),是研究人類心理學與精神的經典,由精神官能學及精神分析學教授弗蘭克(Viktor E. Frankl)所寫的,他因創作「意義治療法」而聞名於世。作者在納粹當政期間,曾被囚於集中營內,忍受種種非人待遇而終獲生還,因而對存在的痛苦、挫折,及現代人特有的焦慮與空虛感,特別關注,為心理學注入前輩諸大師所疏忽的人道精神。

把「靈性的災難」病理化

現代人把虛空、落寞等精神衰弱視為「心理疾病」,反之,作者認為這些都是「靈性的災難」,而「靈性」在此即等於「意義」,亦即希臘文的「logos」,並沒有宗教的意味。簡單來說,很多人不知道生存是為了什麼,所以失落、空虛,但當代一些醫生或者心理學家,將這些有關人生價值的問題視為疾病。藥物即使有效,亦治標不治本,要解決當前社會的虛空、人類迷茫等問題,就必須實現意義與價值,平衡原我、自我、超我間的衝突。

緊張又如何?

作者亦提出「心靈動力學」,一反我們的「常識」,我們多認為心理健康是「平衡」而非「緊張」。但作者卻指出心理健康既基於人「已經達成」與「還應該完成」兩者之間的緊張,也基於人「是甚麼」與「應該成為甚麼」之間的緊張,因此認為人最主要的需求是「平衡」乃一種錯誤觀念。人真正的需要並非「不緊張」,而是「緊張」,為某一目標去奮鬥,去喚醒那等待他去實現的潛在意義。

做人求甚麼? 

作者強調一個人最基本的動機是「求意義的意志」(a will to meaning),與兩大傳統心理學派所強調的「快樂原則」(pleasure principle)及「求權力的意志」(a will to power)有所不同。尋求意義是人的原始力量,人能為理想與價值而生,甚至而死,歷史上例子繁多,因此「求意義的意志」是事實而非信條。存在的意義非自己創造,而是由我們自己尋探發覺。

何謂價值?何謂意義?

書中特別提醒我們要處理虛偽的價值觀,慎防將「價值」一詞作為自我表現。價值觀並不能推動人,反而是「拉扯」了人。我們在不同處境每每都出現價值之爭,但最後的決定還是出自我們自己。人不會被驅使去做道德行為,而是他「決定」要作合於道德的行為,這樣並非滿足道德驅使力,而是為了「委身」,即 commitment。

至於甚麼是「生命的意義」?因人而異,亦因時而異。這裡並非說一般的意義,而是一個人存在的某一個時刻中,其特殊的生命意義為何。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特殊的天職,需要具體地實踐。生命無法重複,也不可取代。因此,不應去問生命意義為何?須認清自己才是被詢問的人。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才能回答,並借著「負責」來答覆生命。「能夠負責」(Responsibleness)是人類存在最重要的本質。

如何看待「苦」?

S-M=D,這條公式的意思是,Suffering without meaning 自然是 Despair 、Desperation,相反,有了 meaning 的 suffering 則不是絕望傷痛。引用尼采的一句話: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for can bear almost any ‘how’,即「懂得為何而活的人,差不多任何痛苦都忍受得住。」人只要參透為何而活,就能承受任何煎熬;而無論處境如何,都有自由抉擇的餘地。

生命是非常真切具體的東西,正如人生的使命也非常真切具體一樣。這些使命,構成了人的命運;每個人的命運都獨一無二,無法同別人互作比較。我們都只需要與自己交代。

我們常常口裡說「我打工啫」,又或像納粹指揮官艾希曼之名言:「我只是執行命令」。如果我們認清楚我們存在的意義,在有限的條件下,盡力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做正確的決定,大概這樣才是真正的自由。因為人能擁有的並非脫離情境的絕對自由,而是採取態度立場的自由。

既然我們有自由抉擇的餘地,那麼我們其實可以選擇的還有很多,諸如要當個怎麼樣的人、以甚麼態度面對社會變化、如何對待學習、有何種目標、如何當一個公民、如何展現理性、如何貼近真相等等,似乎我們仍然有空間去選擇。

「人」比「精神」還複雜,而「意義」亦遠比「邏輯」幽深。這些並非單靠醫生與專家就能解決的災難,活水源頭,全不在外,而在我們的心,希望我們彼此可以找到為何而活,生命與社運亦不止只有「成」與「敗」。一個手足都不能少。共勉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