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豪賭.底線思維.歷史的拐點

2020/6/1 — 12:18

自從習近平上台後,十九大、修憲、肺炎,一步又一步,中國與西方在意識形態上的矛盾和衝突日益尖銳。香港已經是兩個體系,在價值上可以求同存疑,並且互惠互利的最後標誌。如今北京強行要替香港立《國家安全法》,就連以港府作為掩飾也省下,索性直接站到台前,實在是親手把這點僅有的象徵和緩衝地帶摧毀,令西方失去對中國最後僅餘的信心和幻想。毛澤東年代,中國與西方交惡,但毛還是頭腦清醒,懂得要把香港「長期打算,充份利用」,哪怕是文革最瘋狂的時期;相反,今天北京理應更文明,但當中國再度與西方關係轉壞,香港窗口角色本形更加重要時,北京卻為了政治鬥爭,而不惜把它碰爛。習近平在進行一場豪賭,他賭的是,西方因疫情而自顧不下,兼且疫後需要與中國在經貿上合作,以復甦經濟和恢復元氣,因此在香港問題上,也只會吵吵鬧鬧一番,之後便無可奈可,不了了之,不會也不敢,因著小小一個香港,而與中國這個大國全面攤牌。但習極有可能誤判。1972年尼克遜訪華,帶動西方與中國解凍,讓彼此關係,從此進入了長達半個世紀的上升軌,習近平大有可能是歷史的拐點,一旦轉勢,不會是一年半載的風雨,只望不會是一個長達幾十年的下降軌。

美消息靈通,蓬佩奧早透露端倪

今次人大強行要替香港立《國安法》,事前所漏風聲不多,金融市場更卒不及防,至股市在上週五一天跌了近千四點。事後回看,消息最靈通的其實是美國。

廣告

華府一直遲遲未有向國會提交有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年度報告,原本大家以為是受疫情影響,但其實早在 5 月初,原來已露端倪。5 月 6 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透露,華府延遲向國會提交報告,是關注北京在人大會議前後,會採取進一步行動,削弱中國承諾給予港人的高度自治。

蓬佩奧所指何事,如今終於大白,美國不愧是情報大國,且套用一句俗語,已經「set 定士碌架 (snooker) 等你」。

廣告

今次西方輿論界反應強烈,BBC、《衛報》、《紐約時報》在報導時,都不約而同用到「香港的末日」(the End of Hong Kong) 這強烈字眼;《華盛頓郵報》則形容為「香港自治的喪鐘」;《泰晤士報》社論更指香港一國兩制的終結為西方響起警號,不團結抵抗中國就會逐個被擊破。這些國際知名媒體措詞之激烈,完全不下於《蘋果日報》。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啟動程序,取消給予香港特殊待遇。

香港可能是中國與西方全面爆發新冷戰,這個歷史的拐點,駝峰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底線思維」的奇怪邏輯

當然,建制派會反駁和吹噓,習主席英明神武,早有「底線思維」,美國和歐洲各國的回應,早在其預料之中,中國已經成竹在胸,且有足心理準備,將寸步不讓。

我常常想,這種「底線思維」的邏輯其實很奇怪,好像說了自己有「底線思維」,就可以合理化你去做任何傻事。

好比一個人要走進賭場豪賭,你問他為何要豪賭,並勸他不要賭,他答說不要緊,我有「底線思維」,最多輸光口袋裡的一百萬,最多輸到妻離子散。問題是,十賭九輸,最佳選項其實就是不去賭,「唔賭就唔輸」,而不是夜行人吹哨子,四周跟人講,說自己有「底線思維」,已經預了輸光口袋,輸足一百萬,輸到妻離子散。

「皇帝的新衣」

毛澤東年代「要紅不要專」,中國與西方交惡,且政治鬥爭至為激烈,但毛還是頭腦清醒,懂得要把香港「長期打算,充份利用」,哪怕是文革最瘋狂的時期;相反,今天北京理應更文明,當中國再度與西方關係轉壞,香港的窗口角色本形更加重要時,北京卻不惜為了政治鬥爭而容它遭摧毀。

例如,正當中國外匯儲備水平下降,而大量本來美國上市的中國巨企,正因為兩國關係緊張,而部署撤退,回流香港進行第二上市時,北京卻不惜在這關鍵時刻,在香港問題上硬碰,把這部原本可以用來上市集資的「美元印鈔機」碰爛,之後就說成是「底線思維」。這種奇怪邏輯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我相信中國政府之大,當然不乏聰明人,這點他們怎會看不到,但只怕「楚王好細腰,官中多餓死」;「齊桓公好衣紫,一國盡服紫」;「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當「聖上」說要「敢於亮劍」,那就成了「皇帝的新衣」,再沒有人敢於道破,更遑論「犯顏直諌」。

九月選舉如期舉行只是「五五波」

近日有不少記者來電問我選舉,說如今距九月立法會選舉不足四個月,北京如此強行替香港立《國安法》,不怕做成民意強烈反彈,尤其是民主派的「35+」來勢洶洶,不怕幫他們助攻﹖

我相信,九月選舉如期舉行的機會正直線下降,有一定機會被擱置,可能只是「五五波」。若問立法會不同區議會,它有實權,議會懸空如何讓政府運作不受影響?我只能說,時至今日,北京已經「撕破臉皮」,任何「霸王硬上弓」的方法都可以想得出,「scary move」還會少嗎﹖這也是所謂的「底線思維」的一部份。

(本文原先刊登於 5 月 27 日的《明報》,經修訂後再刊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