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 Liker.Land:https://liker.land/daybreakcloud/civic

2020/12/30 - 13:45

賢學思政:國安處警察威脅收聲

王逸戰(朝雲攝)

王逸戰(朝雲攝)

「我由 2019 年已經 mon 住你到而家。」
警告講「光時」、「民族」、「重光」、「革命」通通犯國安法

賢學思政四名成員在 11.30 擺設街站,聲援身陷大陸的十二港人,並將收集所得的信件攜至郵局,途中被警方拘捕,先被控非法集結,再改控擾亂公眾秩序,四人獲准保釋。

警方要求他們提早於聖誕節往旺角警署報到。他們選擇踢保,但面對的不只是一般手續,原來另有蹊蹺,國安處的警察早已守株待兔。

廣告

警方稱賢學思政誣指國安處的警察為中央派遣的「國安公署」人員。惟王逸戰等解釋,警察由始終都沒有出示委任證,僅自稱「國安人員」。

秘密警察在警署內分隔四人,在四個房間各自問話。繼而盤問他們的資金來源和組織理念,是否支持香港獨立。

王逸戰憶述警察手持一份厚逾一寸的檔案,詳列他一舉一動,逐字逐句記錄其言論。

警察謂「由 2019 年已經 mon 住你。」引述王逸戰曾說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黃黑旗將在香港的土地飄揚。」指他已觸犯國安法,故給他「嚴重警告」,不排除來日以國安罪名拘捕。警察更揚言他若再講「民族」、「重光」、「革命」等字眼,一樣抵觸國安法,「都會俾我拉。」

另一邊廂,警察似用刺探和分化的手法,向另一成員朱慧盈下手,指控賢學思政有「幕後金主」和「收錢做嘢」。當她堅決否認,警察就說「你唔知嘅嘢其實我都知」,「你出去後問同伴喇。」

他們澄清賢學思政雖屬本土派,但從沒有宣揚港獨,也沒有收取外國資金。「我地只係想香港人唔好忘記我地嘅根」。「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說法人人言殊,不能深文周納羅織構陷。

「我地唔會輕言放棄同退縮,每個人都肯行前一步,香港嘅民主就會邁進一大步。」王逸戰呼籲港人「靜候時機」,終有一日「揭竿而起」。

眾成員皆申明不會明哲保身,不會退出組織,不會離開香港,繼續舉辦活動,已有準備被捕坐監。「為左同極權抗爭到底,大家都有心理準備。」

王逸戰說:「我地希望盡己所能,搵到最大嘅可能反抗,同香港人行更加長嘅路。」朱慧盈說:「身為香港人,我們地希望能夠生於斯、死於斯。」

最後王逸戰補充,警察不會因投訴而受制裁,不會作無謂追究。而且十二港人正身處嚴峻萬倍的險境,呼籲公眾繼續關注他們。

記招結束後,王逸戰披露國安處的警察繼續在監視他們。他讀出警察在記招前後通過 WhatsApp 給他們的短訊:

「犯法就係犯法,我好言相對,後生仔,條路自己揀,自己選擇啦……我唔會理你有咩偉大理念,我執法嘅啫。」(大意)

「誤會咪誤會囉,有咩所謂,仲要賴人,自己企喺道德高地,有冇搞錯,真係好失望。希望你地只係劇情需要,唔係真人都係咁樣。」(大意)

很多時候您要身在現場,才能夠感受人的高貴和力量。

很多人眼中「賢學思政」就是王逸戰領導的組織,但筆者在記招現場見證到另一個人光芒四射,絕不在他之下。

當記者詢問遭受警告的「賢學思政」有何打算,會否退出,會否流散,左邊個子最小的朱慧盈,用淡泊明志的平靜語氣回答,她不會卻步,更不會離開,準備被捕和坐監。「我地希望能夠生於斯、死於斯。」

當時感到的震撼至今始終揮之不去。因為那是自己心底準備要說的話,可是眼前的她卻顯然不過廿歲。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