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贊成廿三條本地立法代替「港版國安法」者ㅤ永不是「同路人」

2020/6/16 — 15:02

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表示希望以「廿三條本地立法」代替人大常委會宣布將「港版國安法」加入附件三後,大律師公會再出聲明,指出人大嘅做法會引起對香港憲制體系造成衝擊,若人大堅持立法,就要符合十一個要求,包括「國安法」條文要用普通法原則處理,要設日落條款,喺本地廿三條立法後宣告失效。但係呢班法律界人士嘅妥協並無得到港府認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更指要求人大常委用普通法行文係「不設實際」,設日落條款係「多此一舉」,毫不留情咁一巴車埋去呢班法律界人士度。

本地立法就可保障人權自由?

無論係本地廿三條立法,定係人大將「港版國安法」放入廿三條,「國安法」最根本嘅問題唔係條文係咪用普通法行文、有無外籍法官審訊,而係對中共司法制度嘅徹底不信任,同埋成個體制無任何民意制衡:執法嘅係警察,檢控嘅係律政司,立法權係建制傀儡,法例最終解釋權係人大,話語權與公權力永遠牢牢掌控喺中共港共手中。全方位權力掌控先至對「國安法」立法最根本嘅憂慮,而非大律師公會所提倡的十一個意見。

廣告

2003 年,葉劉推廿三條本地立法,導致五十萬人 7.1 遊行反對,最終因田北俊自由黨倒戈,董建華政府收回立法草案,翌年腳痛下台。當年公民黨嘅前身「廿三條關注組」強烈反對立法,吳靄儀、梁家傑等大狀更加破天荒走入人群派傳單宣傳廿三條立法嘅問題,堅決反對廿三條,咁點解今時今日同一班律師、大律師公會會改變立場,贊成本地立法以取代將「港版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現今嘅政府普選了嗎?宜家嘅立法會完全直選了嗎?定係經已成功「建設民主中國」?十七年嚟,香港人嘅自由係多咗定少咗?中共干預係多咗定少咗?

回歸廿三年以來,無一日比今日中共對港嘅手伸得更長,由《基本法》廿二條的全新解讀,到林鄭以下的港共官員操控,到教育、傳媒、公務員制度無一不見到中共的手影,小至 DSE 一條試題都係兩辦嘅干涉對象。十七年前已經反廿三條立法,如今司法獨立危如累卵,極速倒退到「一國一制」,有咩原因會喺今時今日贊成廿三條本地立法?唔通用普通法嚟寫就可以確保到唔會以言入罪?難道有「日落條款」就保障到人權自由?唔通由立法會通過就可以避過人大釋法、中共染指香港司法機關?

廣告

一年以嚟,港共以 Cap. 241《緊急規例條例》立「蒙面法」,以 Cap. 245《公安條例》控告港人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以 Cap. 599《預防疾病及控制條例》設限聚令,有邊一條唔係以「普通法」行文?有邊一條唔係以本地法院審理?有邊一條唔係被港共及警方肆意扭曲用嚟打壓人民嘅人權自由,以公共安全、公共衞生之名行獨裁之實?呢一年威權政府以「法」打壓人民嘅手段,香港人仲體會得唔夠?喺乜嘢嘅基礎下大律師公會及李柱銘會認為本地立廿三條就可以充份保障到人權自由?

不論立法嘅過程如何,對「國安法」最根本嘅憂慮在於中共對「國家安全」解讀嘅無遠弗屆:提倡「港獨」固然會危害國家安全,舉支美國旗都係勾結外國勢力,揭露奶粉有毒都係挑戰「國家安全」,喺銀行提款都涉及「金融安全」,連「Winnie The Pooh」都係「國家安全」嘅缺口隱患。李旺陽、劉曉波、桂民海,到最近嘅李文亮、陳秋實,以至鄭文傑、王婆婆等每一個有血有肉嘅名字,都係用自己嘅自由以至生命向香港人示警,中共會點樣以「國家安全」之名打壓人權自由,根本同法例經由人大嘅舉手機器通過,定係由香港立法會嘅橡皮圖章通過全無關係。

同意本地立法只係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妄想以為透過本地立法,用普通法嘅原則去執行「國安法」就可以保障到香港人嘅自由民主人權根本係掩耳盜鈴,自欺欺人。法律界精英唔係唔知,只係深明中共立場堅決,選擇先行「跪低」,美其命係「務實」嘅態度,實際上係認命服輸。全部人彷彿集體患上「斯德哥爾摩症侯群」,綁匪釋出少少「善意」就感恩戴德,殊不知只係中共一貫「開天殺價,落地還錢」嘅慣常技倆。或者更不能宣之於口嘅 inconvenient truth 係法律界打從心底拒絕承認香港「法治已死」嘅事實,以免一生人事業、信念嘅崩潰,所以盡一切嘅努力去為搖搖欲墜嘅香港法治縫縫補補,去延續「一國兩制」嘅謊言。

若果宜家人大常委會係美國嘅壓力之下改弦易轍,收回人大決議案,並決定由香港本地就廿三條立法,有本地民主先鋒、法律界精英加持,英美就可以有充份嘅理由偃旗息鼓,收回一切對中港官員嘅制裁措施,收回對 BN(O) 更大嘅保障,任由中共控制港共建制傀儡,繼續配合立法會主席、內會主席、立會保安、秘書處粗暴進行本地立法。呢啲係咪就係大律師公會同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期待嘅成果?早知今日,上年又何必搞咩「法律界黑衣遊行」抗惡法呢?咁樣妥協又對唔對得住被濫捕濫告嘅上萬名市民、眾多犧牲嘅年輕生命?對唔對得住一週年死忌嘅梁凌杰義士?香港人呢一年嘅血與淚又為何而流?

雖然「不割蓆、不分化」係成個運動嘅中心,但係廿三條立法,根本上同反修例運動背道而馳,同當年民主黨走入中聯辦秘談一樣出賣港人。呢種取態再唔係手法之爭,係路線之別。李柱銘被控後曾表示「感覺到驕傲,終於有機會同一班優秀的香港年青人去繼續行民主路。」但係一班年輕人為自由犧牲咗青春、時間、甚至係生命,絕對唔係為咗日後廿三條立法作出妥協,若果李資深大狀同意用本地立法係維繫有名無實嘅「一國兩制」,即使再被人拘捕、控告,永遠都唔會係香港年青人的「同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