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贏就是贏,沒有But。

2019/11/25 — 17:00

贏就是贏,沒有But。

也不需要說不要太早高興。

香港人悲痛了太久,也太習慣隱藏情緒,也很常會都未走隱現在一步,就想踏前兩步的機會主義者思維,所以即使有階段性的勝利,也會即時想很多因素來否定自己,比例上沒有勝出很多,建制仍很穩固,還有幾位重要的人士輸了等,然而這些都是建基於是次大比例勝出之下,才出現的反思而已。反思是需要的,但贏就是贏,不必要有太多的「But」,我們就接受大家努力的成果吧。

廣告

其實,剷何妖,去鼎,當然是大快人心。但相比之下,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會喜極而泣的原因,更多是以投票方式,真切地見證了整個香港的市民的團結。七成投票率,三百多個非建制席位的成果,比較打倒建制,更值得高興的這證明了沉默大多數的香港人都是清醒,並且對政權感到憤怒,而且我們都不介意身體力行,那怕只是去排一小時多的隊去投票,但仍想表達自己立場及對政府失望的意願,以及讓示威及致前線的人士明白,你們並不孤單。尤其是那些一直活在被親人否定,活在恐懼之中的前線人士,我想當他們看到票站一片泛黃時,內心必然激動得不能自己。說真的,比起香港人的民主覺醒,所謂的何妖去留,根本不值一提。

但當然,香港人都很明白現在的勝利,其背後有着無數人犧牲作為代價,也由無數個憤怒或傷心到睡不下去的晚上,那些看不到盡頭的無間地獄堆積而成的業果。以致,每一張選票,都深具重量,沾滿了血淚,所以,香港人,請盡情為此而高呼吧,我們能為之而喜悅,才是對得起已往生的人的最好回報。我們就盡情去興奮吧,並且牢牢記住這次的喜悅,感受當中的份量,回想之前每一晚的不安、恐懼,也感激每位前線付出的勇者,及為在運動中犧牲的同胞禱告,以笑容來回應他們的苦痛。當完滿了這些情緒之後,整理好心情,才再思考下一步,這樣致會更有力氣及勇氣,去繼續戰鬥。

廣告

那麼,下一步又是什麼?很多候選人已有很實際的提議了,包括救援被困學生,支援被捕人士,甚至調查現屆區議員的貪污情況等,有很多人有更專業的建議,我就不說了。我想說的還是有關民主覺醒這個話題,因為即便票投了,得到階段勝利了,坦白說覺醒之路還很漫長,以台灣民主發展作參考的話,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民主不是單指投票這件事,而是背後的公民意識,及關懷社會的體現。例如對當選議員而言,要如何不被體制腐蝕,真正去關心社區需要,及申張公義,而不重蹈二十年前台灣民進黨撃敗國民黨後,在沒有管理經驗的情況下走回貪腐的路,及不做一個「只是沒比較差的選擇」,而是真正的為社會服務的公職人員。這很需要議員不忘初心,在繁重而無聊的政府行政工作中,保持清醒及正義感才行,所以我才說,我們這一刻必須停下來享受喜悅與悲哀,好好的把今天的濃厚感情,成為他日堅持自己的食糧,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同樣地,市民又如何在打敗建制之後,放下以選票來報復的仇恨,放下黨派之爭,而從有份投票這一件事開始,認知到,原來每一個市民也有義務及權利去關心自己的社區,去緊張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這也很需要我們不忘這幾個月或之後的日子,對抗政權霸道,警察濫權的憤怒及不平,更甚是開始思考自己的社區究竟應該如何發展,如何建立真正屬於市民,而不是再由投共及貪婪的財閥操縱的社會。這就是台灣當下,民主發展逐漸走向健全(不是完成)的道路。確實台灣的發展有很多可供香港參考的地方,這個可以之後詳述。

最後,如果有看到中國大陸網民對是次投票的回應,我相信也可以學習一些東西。一些網民的回應說他們接受不了原來香港人都很反對政府,還說他們錯信了大公文匯何妖中聯辦等情報,一直以為沉默大多數都是支持政府及警察,他們覺得是自己被洗腦,不是香港人被洗腦云云,很有趣。有趣的是他們都很直接把事情二元化,我相信最核心的原因是他們從來沒有試過投票,從沒有機會表達自己對社區的聲音,以致所謂愛國的「愛」等同於順從及服從政府,以夫妻關係來比喻,就是賢淑而不出聲的妻子,或不駁嘴的丈夫。這樣的關係,就是他們口中的愛,容不下任何一分的吵架與意見,更莫說性格不合而分開。

然而回到政治問題,香港人即使投票給非建制,也不可能簡化為一定是支持港獨,支持示威者及運動等,我相信問十個香港人十個也不會相信是這樣二元化論述,但我相信當中反對警暴及反對專權政府這部分是真的,而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愛香港,甚至有部分人其實都愛國。

我說的「愛」,並不如中國網民說的那種閉嘴收聲,政府就是父母就是要尊重的單向式跪下,而是如上述所說,是思考如何關心社會,關心身邊的人,及如何建立健全制度的,積極參與社區的愛。正如回港這幾星期,我一直和香港、台灣、大陸朋友討論中國政府二十多年來在各省市散佈「幸福感」的政治策略。

如果有去過或居住在中國一二線城市的人,而稍為有些資本而能維持基本生活品質的話,就會很明白所謂的「幸福感」是什麼。簡單說就是生活上很舒適、方便、快捷,而且沒有太多衝突,平淡而具文化質素,然而附帶的是不要理會政府不讓你理會的事,也不要妄想去爭取政府說不屬於你的事情,你就在自己的空間生活好了,不用理其他事。

這種被圈養的感覺,是滿幸福的,倘若沒有在無意之中得罪權貴或政府而出事的話。

然而這種被圈養,最終並不會生產出自由意志及多元生活變化,人也許會越來越自私及狹窄。當然,僅作為動物性的經歷生老病死,其實沒什麼問題,我會形容是很有質素的生存,但沒有生活。這種人沒辦法培養出關心與自己與近親無關的事物,社會發展都是政府的事,如果搞到我就很有問題要投訴,但如搞到的是別人,如果這個人與自己沒太多關係,就多一事不如小一事,只怪他不幸就是。舉個例子,假設城市的工廠排出大量有毒的顏色廢水到河流,令城市染到一片深藍,如果這些水沒有影響食水,沒有臭味,也沒有即時令社區有污染而影響生活的話,這些幸福感的市民大體都不會出聲,即便真的影響到食水供應了,如果投訴過後政府沒處理,而這些人或整個城市其實有餘錢買下其他市的食水來補充的話,我相信幸福感人也會欣然接受,接受的背後除了不想麻煩之外,更多是來自得罪政權的恐懼。

這種生活,在北京、天津、深圳出了幾次大問題的時候,也曾體現出來。少理與自己無關或沒辦法改變的事,真的影響生活了,也不要反抗政府,默然忍受,等待善良賢達去改善環境好了,自己只是個小市民,沒什麼可以做到,而且現在國家富強了,自己又是既得利益者,根本沒什麼資格去批判。這就是中國的幸福感生活策略了,完全就是《美麗新世界》中的描述。

說了那麼多中國的軟性政治策略,我最想說的是,香港的民主覺醒進程,更下一步,最終還是要面對中國政府這個龐大機器,是一定不可回避的。無論結局如何,在開始覺醒關懷社會,發展同理心的同時,我們更需要了解中國政府的策略,大陸城市的人民生活及心理質素。更多是我期望一些香港人可以放下對中國市民的偏見,去了解彼此的需要,以活得有尊嚴的前提下互相理解,體諒,深刻交流,思考如何爭取支持。

前陣子看了Akram Khan的作品《Xenos》,一個關於一次大戰時印度士兵如何被莫視,並要面對恐懼及死亡,卻活出人的尊嚴的舞作。很記得,他在演後談時他回應如何看待香港當下問題,他大概說,他認為不應該只回應香港,而是全世界的一個整體,包括英國脫歐令國民產生的負面情緒,各地的反抗,戰爭等問題。當南方的蝴蝶拍翼也會影響北方的天氣變化時,我們所要關心的,不應該只是自私的自己,而是更多世界的情況,我們應該有更大的胸襟,去思考如何整理個人及其他連接一起的情感,收納及牢記這些感情,繼而再向前行。

聽後我會反思的是,當我們永遠只專注於香港現在的問題,拒絕了解中國,而單方面要求世界(而且只是歐美的世界)回應及協助我們,這種狹窄的視野最終只會被世界拋棄。

然而當我們放眼於民主發展,關懷社會的問題,多了解全世界整體如何發展出更沒有歧視及更公平的制度時,我們才能真正的與之接軌。情況就如前線示威者沒有只顧自己的爭取,而是關心香港一樣,也同樣如是次願意走出安全區,出來投票的每一個人,並沒有僅僅關心手上的一票或自己所屬的社區,而是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表達不滿,讓香港有所改變。當我們放下自私的自己,放下利益及仇恨時,事情總會在某個時間點有所回應。

我還是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今天看似徒勞的付出,並不代表沒有意義,未來仍然有希望,因為意志仍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