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旗飁飁,戰鼓咚咚,清算教育界的戰幔掀開了!

2020/5/13 — 12:41

 

早前特首林鄭在《大公報》的專訪拋出一句「無掩雞籠」,筆者的解讀就是此人刻意將香港教育定性為「放任自流」狀態,聲稱必須加強「規管監控」,暗指必要時「修理整頓」,看來一場「清算式」的戰爭已逼近眉睫,躲不開避不過,香港教育界同工必須警惕戒備。 事實上,教育界戰線漫長和戰地廣闊,筆者嘗試扼要精簡的拆解為五個不同範疇的大小戰役,拋磚引玉。

(1)爭奪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席位

廣告

從政治大局看,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是中央和特區政府奪取全面管治權的主戰場,其中的教育界功能組別一席當然在計算之內,只不過無論左派人士直接介入還是由暗地撐腰的人參選,歷屆都是鍛羽敗北,席位落在泛民的教協會參選人囊中。 可是,在主攻出擊的策略下,最近多個月來黨媒左報,以及受聘嘍囉多次借詞診機惡意攻擊教協會,甚至上門挑機罵戰,筆者認為今年教聯的鄧飛或黃錦良早已磨拳擦掌,躍躍欲試參選,說真的雖然並非要奪取此席,卻旨在渾水搞局,而且戰略上要拖住教協會後腿,防止教協會在毫無競爭對手下可以全力協助其他泛民主派應付選戰。 無論如何,選舉始終是實力的較量,教師同工切勿掉以輕心,有選票在手的必須力挺教協會參選人,守住立法會選戰這一條陣線。

(2)衝擊通識科教學的探究式教學原則

廣告

通識科這個戰場其實過去幾年以來已烽煙四起,短兵相接,立法會的葉瘤和老鼠芬等人多次煽風點火,內地官媒甚至毫不避諱的劍指通識教育是促使和「煽惑」,香港年輕學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源頭」,不斷以政治手段吹風造勢,意圖攻陷專業領導的這個通識科陣地,不少同工一直據理奮力抗爭。 須知通識科著重引發學生對社會的觸覺,以探究式精神和理性態度進行學習,可是別有用心的人卻倡議將此科剔除在必修的核心科目之外,以及刪減相關的政治敏感議題等,完全違反設立和推動通識科的本意初衷,居心昭然若揭。 筆者以為,各位同工必須關注「課程發展專責小組」有關通識科的具體檢討內容,適時跟進,繼續以專業本位打好這一仗保衛戰。

(3)對反修例抗爭中的教師秋後算賬

在過去多月來的抗暴逆權運動中,老師本著教育專業精神,以同理心的關顧態度與學生同行,守護在左右。 此外,不少教師眼見警暴肆虐的惡行而深感極度憤怒,在私人社交空間所流露的情緒反應和表態卻被抹黑扭曲,上綱上線的以所謂「仇警言論」構陷入罪,一眾建制和左派打手瘋狂的應聲譴責。 教育局更藉此視作教師失德的操守問題,向學校管理層施壓,處理時又有違「程序公義」,甚至無視業界「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介入教師操守事宜的認受性,單方面以吊銷教師註冊的惡言脅迫手段,製造白色恐怖,赤裸裸進行秋後算賬的狙擊。 筆者呼籲各位同工必須彼此扶持,與教師工會站穩在一起,力抗當局不公不義的惡毒攻訐。

(4)以政治意識進行中國歷史科教育

眾所周知,極權國家必然以政治立場為基礎,對於歷史教育控制得十分嚴謹精密。 中共的慣用伎倆就是竄改歷史,播弄歷史,利用歷史配合政治需要,從而捏造一套官方認可的歷史觀,因此,所奉行的歷史教學法便只是黨國意識的政治宣傳和訊息灌輸。 相對而言,香港歷史科的教學原則著重多元角度、資料分析和批判思考的教學,在探索辨正的過程中疏理歷史脈絡,檢視歷史的不同面相。 最近有關處理「鴉片戰爭」議題的爭論已被描繪為必須堅守的「政治正確」教學原則,進而指向必須重新訂定歷史教育的政策。 筆者擔心特區政府已有意引進中央官方的歷史教育觀和教學取向,並有理由相信這是中共和特區政府除通識科外必然開闢的第二個戰場,期盼歷史科同工抖摟精神,守住這個絕對不容有失的歷史教育陣地。

(5)以政治角度檢定和審查教科書和教材

香港一向有既定的教科書編審和選用機制,出版商在課程綱要框架內進行撰寫書本內容,以及教師選擇課本方面,有著一定的自由度和自主性,與內地以政治原則嚴格控制教科書的編寫和採用,完全大相逕庭。 早前一連串事件,從幼稚園、小學到中學,多次爆出有關作業、試卷和課本出錯或偏頗的問題,不少人借題發揮,借機製造輿論,轉向於加強檢定和審查教科書,以至教學活動內容。 容 BB 提出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中成立「幼稚園、中、小學教科書及教材編制相關事宜小組」,正是司馬昭之心的呈露。 須知極權政府以統一化和標準化機制處理教科書和相關教材,務求內容一致的符合當權者「教化人民」的「政治需要」。 為此,筆者認為各位同工必須有所警惕,慎防當局粗暴的以政治手法干預編製課本和撰寫教材的專業特性。

嚴格來說,在政治現實的沉重壓力下,上述五條戰線其實無險可守,只能負隅頑抗,事關中央早已揚言必須掌控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而香港的「教育問題」是中央必然嚴肅處理的「政治課題」,是特區政府必然受命於中央而落實的「政治任務」。 如今隆隆砲聲已響起,香港教師不該再有任何懸念,這一場捍衛教育專業的大戰,無論遲來早來終歸要來,那麼,筆者籲請所有教育界同工沉著面對,奮力迎戰。 說到底,筆者以為,這是香港傳統「人文主義教育」與內地紅色「愛國主義教育」的一次對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