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火海逃生 細說移民潮!

2020/7/2 — 14:20

Photo by Josue Isai Ramos Figueroa on Unsplash

Photo by Josue Isai Ramos Figueroa on Unsplash

《港版國安法》已正式生效,不少歐西國家的強烈反應已顯示把香港視為內地的其中一個城市,再沒有甚麼「特殊地位」,過去所謂「國際金融中心」、「獨立關稅區」和「中外貿易交匯樞紐」等等的「獨特性」和「優越性」,相信將會隨著國際的相應「制裁措施」而逐漸消失。 不少人早已相當悲觀的指出「香港瀕臨覆滅的危機」,甚至更絕望的表示「香港已死」。 現實一點說,較理智的人必須重新檢視香港當前所面對的「政治風險」、「經濟風險」和「生活風險」等三方面到底有多大,自行評量是否可以繼續安然自處、默然承受,或者必須決然遠離逃避,作移居外地打算。

事實上,中共威權政治的底線不僅觸碰不得,而且其無限伸延的變數根本無法預計,香港特區早已淪為傀儡的地方政府,甚至完全喪失了應有的有效行政權力,一切都受制於和受命於中央的「全面管轄權」金鐘罩下。  過去所謂「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已蕩然無存,而多年以來香港引以為傲和賴以繁榮持續發展的「人權、法治、自由」等核心價值正在不斷被蠶食和剝削,整體來說香港的政治處境已「變形走樣」,內部和外界「政治風險」的「不確定性」愈來愈大。

對於香港人來說,「經濟風險」最為實際,不管是營商的僱主還是受聘的僱員,以至一般市井之徒。 如今香港正處於中共和美國的「冷戰」角力拉扯中,在國際層面上更是「共產專權主義」與「西方民主政治」的意識形態爭議漩渦中,十分被動而無能為力。 因此,隨著形勢的急劇變化,不少西方國家可能考慮以更強硬的經濟手段介入,預計將會嚴重干擾香港的正常經濟運作,香港人的生活質素難免受到影響,那麼,香港社會所要應對的「經濟風險」壓力必然十分沉重。

廣告

對普羅大眾而言,更現實一點的是「生活風險」,關乎日常生活上的擁有和享受,以及過去一直不自覺地掌握在手中的自由和習以為常的良好感覺。 可是,在時移勢易的變化當中,就算香港人深曉識時務之道,甘願以順民心態奉公守法的繼續生活,還是必須要問:現實生活上的安全感、方便程度、操作效率、訊息交流、言論空間,以至「免於恐懼」的氛圍是否還能維持不變呢?  如果「香港經已不是過去的香港」,一般香港人還能有信心和能耐去適應那些「生活風險」的變化嗎?

平情而論,任何一個香港人在此時當刻的政治紛亂局勢中,都必須因應自己的條件、能力和處境,認真、理性而審慎的考慮自處之道,以及如何走下去,而其中「去」或「留」應該是最實際的優先抉擇,這也是「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的「人之常情」,以及「良禽擇木而棲」的「生存之道」。 香港在歷史上早已經歷過多次「移民潮」的衝擊,國共內戰政權易手和中共政治運動惡化時,是由外地湧進香港的「移民潮」,主權回歸時的爭議和八九六四慘劇後的恐慌所引發的,是從香港往外地逃避的「移民潮」。  如今的政治形勢更為惡劣,《港版國安法》已徹底毀掉香港人的任何期望和幻想,那麼,移居外地是必然的重要選擇之一。

廣告

正如世界各國的人口流動政策,香港人自由移居外地是慣常的活動,不過因應年前的抗爭運動驟變,早前5月底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已指示行政院組成專案小組處理救援香港人的方案,6月18日陸委會主委正式交代「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辦公室於7月初開始營運。 最新消息是英國外相昨日(2020/0701)在國會宣布將修改入境條例,容許持有BNO的香港人在英國居住、讀書或工作五年,之後可以申請定居,一年後再申請入籍。 甚至坊間有消息指出一些西方國家如澳洲和紐西蘭等亦考慮放寬對香港人的移民申請政策。

事到如今,《港版國安法》已出籠,香港人必須冷靜評估你所能應付的「政治風險」、「經濟風險」和「生活風險」,並且必須誠實的撫心自忖:你可以忍受共產黨的威權統治嗎? 你可以在屈從強權政治之下苟活嗎?  早前筆者撰文明確表示充分理解和絕對尊重個人「移居外地、避秦遠去」的選擇。 事實上,當前紅色政權囂張跋扈,繼續在香港肆虐作惡,香港人在異地外域重新安身立命的活下去是理所當然不過的事! 李嘉誠先生曾引述蘇軾詞句:「此心安處是吾家」,表達出一點豁達心情,那麼,樂土就是無處不在,可以在天之涯,可以在海之角,也可以在咫尺之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