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禿頭的「無法」和日食的「無天」!

2020/6/24 — 10:57

2020.6.21 日偏食(立場新聞圖片)

2020.6.21 日偏食(立場新聞圖片)

「和尚打傘」的歇後語指和尚禿頭 (無髮),又舉起傘子來遮蔽太陽,不見天日 (無天),正是「無法(髮)無天」的「輕視法治」和「罔顧法紀」! 這句話因為毛澤東用上了而變得更通俗和更廣泛流傳。 那年頭是文革沸騰的1970年,毛澤東接見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時說道:「我不怕說錯話,我是無法無天,叫和尚打傘……」。 筆者以為,原話並沒有戲劇性,如果略誇張一點可能更能反映出毛魔頭這廝的狂妄神氣:「老子做事一向如此,就是說了算,咱管甚麼法律,怕甚麼法紀,呸!」 

前兩天 (2020/6/21)下午香港天空出現「日偏食」現象,逾百分之八十五的太陽面積被遮擋,幾似「無天」的一片昏暗,歷時近三小時。 中國著名預言書《推背圖》有云:「日食,必有亡國死君之災」,涉及改朝換代、叛變戰亂或者君亡帝崩的不祥之兆。  或曰這是迷信之言,有惑眾之嫌,「日食」只不過是天文現象。 不過,當前時局政情紛亂,人心困惑,《國安法》引進香港帶來的恐懼影響所及,正是「無法無天」! 如今香港上空呈現凶兆天象,豈真是偶然巧合嗎?! 香港法治已死,香港人舉頭又不見天日,應該感觸更深!

筆者必須承認並沒有法律專業訓練,因此評議港版《國安法》的基礎和思路,只是循照普通常識和一般人的邏輯推理。  筆者以為,理論上香港人可以從兩個層面「反對」或「抗拒」港版《國安法》,簡單來說,第一個層面是在中央已設定的法律框架內「反對」,明確說來就是可以在「鳥籠式」空間內飛躍,「暢所欲言」的鳴叫;其次就是站在「真.香港人」身分和立場,予以「抗拒」,掙脫手銬腳鐐的衝天翱翔,不惜走上抗爭之路。 

廣告

早前港版《國安法》的草案細節曝光後,中央黨官黨媒發話,特區庸官相繼噴口水,建制奴才撿拾唾餘不斷重覆,目的只是要「說服」或「勸誘」香港人「認命」,接受既定的政治現實。  而且所謂「任何一個國家必須訂立《國家安全法》」都是「無可厚非」和「應有之義」的狡辯,雖然盡是偏頗歪理,可是香港人絕不能「質疑」中央立法的權力和原意,更不能「抗拒」有關機制和安排。 譚耀宗、梁愛詩和湯家驊之流的花言巧語,就是企圖引導香港人在條文字裡行間兜兜轉轉,在具體遣詞和用語上推敲,局限在不同法律意義層面的鑽探。  因此,無論李柱銘和李國能本著香港普通法立法精神和原則,以至強調香港司法獨立和法制特點等等的回應意見,只是旁枝末節,被指向為港版《國安法》背書和妥協表現,已跣腳跌進甕中。 況且在共產黨眼中,香港人理應因為中央立法內容的「寬容」而跪地表示「感恩戴德」!

所以,筆者以為這種形式的「反對」經已毫無實質意義。 中央出手推出港版《國安法》的本意就是要在「以法治國」的掩飾下,製造「無法無天」的局面,從而落實國家得以「完全穩定、絕對安全」,牢牢掌握全面「管轄權」。 在港版《國安法》的虎皮覆蓋下,一切以共產黨的「政治目的」、「政治正確」和「政治路線」為綱領指標,香港人只能屈從馴服,根本並無法治可言。 早前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的「中央應該保留在極特殊情況下進行管轄」一句話已透露「玄機」:共產黨亮劍斬殺異己,任何時刻都可以「被界定」為「極特殊情況」,任何人都應該「被管轄」,哪會是少之又少的「極少數除外」呢? 事實上,《基本法》早已被任意解讀和詮釋,所謂「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的諾言淪為空話虛言! 因此,「真.香港人」不必糾纏在第一個層面的所謂「反對」,只能堅守在第二個層面上徹底「抗拒」這種強暴式的港版《國安法》!

廣告

不幸和可笑的是,中央早已斷定小小的香港特區竟然足以撼動和威脅泱泱大國的「國家安全」,有如一隻惡虎視腳下這座小城為獵物,只會考慮怎樣撲食,伸利爪抓捕還是用尖牙咬噬,豈容獵物多言求饒,甚或討價還價的「與虎謀皮」呢? 面對中央強硬手段的逼迫和恫嚇,「真.香港人」願意被扣上鐐銬畫地為牢的跳舞嗎? 筆者深信,「真.香港人」不會輕易就範,就算在「無法無天」的亂世中,也應該懂得如何自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