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香港賤民、順民、移民和刁民之類!

2020/6/20 — 19:07

5 月 24 日,港島區有大批市民上街反對訂立「港版國安法」。(立場新聞圖片)

5 月 24 日,港島區有大批市民上街反對訂立「港版國安法」。(立場新聞圖片)

《國安法》已兵臨城下,近在眼前,不管懸掛頭上的一把刀何時落下、蹲在床前的一隻惡狗何時撲出咬噬、埋下地底的炸彈何時觸發引爆,香港人經年以來早已歷盡急風暴雨,應該再無懸念,好好為自身立命和為家人盤算。這是香港人必須認真考慮如何「定位」和怎樣「自處」的嚴肅問題。

其實早在《國安法》引進之前,香港已有一大群「賤民」湧現,充斥在官場和政商界。筆者所說的「賤民」,並非一般所指印度社會最低層階級的「旃陀羅」群族,或者內地泛稱那些社經地位偏低的「低端人口」。香港的「賤民」往往是位高權重、財雄勢大、有頭有面,其「賤」在於「人格卑劣、道德淪喪、行事歹毒」,簡而明之,是「賤格下流的人」!他們為了得到黨國政權的「犒賞」和「恩寵」而「賣身投靠」,面對《國安法》便說出「天經地義」、「理所當然」和「不言而喻」等「四字經」,聽來令人不得不爆出「三字經」粗話來!他們識時務的看準政治形勢,視乎現實需要而「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沒有最「賤格」的底線,只有更「下流」的不斷墮落,為輸誠表忠可以出賣良心,求榮華富貴不惜顛黑倒白,盡顯人性最陰暗的本質,是為「賤」也!

筆者以為,香港的「順民」應該不少,當然包括愚蠢無知、唯命是從、順應上意的「藍絲一族」,也涵蓋那些礙於政治形勢被馴服,被壓抑,以至不得不啞忍屈從的「黃絲一族」。前者是主動甘願被愚弄、被擺布、被驅使的「順從聽話的人」,以至在言行上刻意表現出「忠黨愛國」姿態之徒,根本不值一哂,不必理會也罷。後者卻是被政治壓迫、被逼蟄伏、心有不甘而忍辱收斂的「真.香港人」。平情而論,「趨吉避凶」是人們基本生存之道,因此,「真.香港人」的「順民」必然保持「毋忘初衷」心態,在合法情況下避免與強暴政權正面衝突,從長遠計必須退守護體,凝神聚氣,休養生息,在日常生活上的最低消費是支持「黃色經濟圈」,以言傳身教的態度,為下一代傳承長期抗爭意識。較進取的「順民」不妨適時度勢的有所行動,盡可能「見縫插針」,在「兄弟爬山」的原則下出手扶一把,陪伴多走幾步!

廣告

對於選擇「移居外地、避秦遠去」的香港「移民」,筆者表示充分理解和絕對尊重,畢竟這都是關乎個人前途、願景和期盼的不容易決定。坦白來說,回想當年回歸前後的日子,大中華膠的筆者對於親朋戚友的「遠走高飛」頗不以為然,曾經因為身分的捨棄而撰文「冷嘲熱諷」。可是,此一時卻是另一番蒼涼的風景和悲愴的情懷。當前的紅色王朝暴政繼續肆虐,數十年來的孽作惡行簡直罄竹難書,是人類政治的劣跡、人類歷史的污點,以及人類文明的恥辱。筆者奉勸「真.香港人」的「移民」:在異地外域重新安身立命,踏實扎根,而對於依然心繫眷戀的香港故地,必須用新身份「定位」回看,作為來自香港的「外部力量」而建構國際網絡的一條線路,保持連結和予以支援。這是「真.香港人」的「移民」國際角色!

新時代形勢下的亂世已無淨土,縱然如此,筆者深信香港還有不少不畏強權的「刁民」。對於「真.香港人」的「刁民」,筆者並沒有經驗和資格說上甚麼,只能表示敬意,並且真誠的相信「一切盡在心中」!抗爭的崎嶇前路不易走,希望年輕「刁民」處處謹慎,萬事小心。老實說,氣衰力弱的筆者老矣,不能在路上與年輕「刁民」共同進退,只能有一口氣便為你們繼續吶喊和撰文發聲。筆者依然深信,人在、心在,希望便在,謹以此文為堅執勇敢的「真.香港人」送上祝福!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