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三士二桃殺機重,去留肝膽兩崑崙!

2020/8/21 — 12: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中央黨國和香港市政府拋出這麼一根「議席延任」的「雞肋」後,隨即引起民主派陣營的激烈「爭拗」,甚至「內鬨」危機。 筆者早前已撰寫一文 (註) 表態,如今以「二桃殺三士」的典故為喻,並且引述譚嗣同的「去留肝膽兩崑崙」詩句再作表述。

黨國的惡毒詭計不必細述,明眼人一目了然。 所謂「做法寬大」的勾當就是讓現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不少於一年」,更容許被DQ的四位泛民議員入閘,無疑是設計「搞局」,捧出兩顆桃子,挑起三位勇士之間的內鬥紛爭,陷民主派人士於「兩難窘局」。  甚至可以說,黨國在議事堂側鑿開了一個狗洞,讓那些彎身屈膝曲腿「捐窿進去」的人顯得份外「屈辱樣衰」!  於是,「總辭」的「去」和「延任」的「留」便成了兩極的抉擇,正是共產黨人盤算過布置下所造成的「政治效應」,民主派人士豈能輕易中計入甕?!

先此聲明,對於「去」或「留」,筆者在前文已有著傾向性的論述,如今細說也許有點重覆。 被獻上二桃的「三士」指的當然是:議會抗爭者、街頭抗爭者和國際線抗爭者。 在過去好一段日子,三方面的抗爭路線各自發展和彼此配合,所達致的協同效應有目共睹,必須予以肯定。  倡議「總辭」的抗爭者表示當前形勢已有變化,放棄經已報廢的「議會路線」更能在國際上激化關注和強化迴響。 可是,筆者以為,「國際路線」由於個別國家的本身利益所繫,相對而言往往最不穩妥可靠,若果三箭自行折斷其一的「議會路線」,「國際路線」又未必能牢牢掌握,恐怕只剩下「街頭路線」這一枝箭,迸射還是欠勁乏力。 「民心不死」當然是事實,但是觀乎疫情和《港版國安法》影響下,最近嘗試鼓動的群眾運動,尤其是較為激烈的,無可否認已呈露有點「強弩之末」的現象!

廣告

筆者以為,「去」或「留」的爭議不應只是糾纏在「意識形態」或者「政治道德倫理」層面上,更重要的是聚焦於「具體工作」的策略層面和「實際成效」的判斷層面。  「去」後將會實質上做些甚麼,以及預期達到那些實效,或者「留」後將會如何做實事,以及打算達到怎樣的結果。 這是有計畫、有部署和有組織的中期戰略,具積極意義,並非算舊賬揭陰私的意氣之爭,也不是要踩著別人頭頂爬上道德高地的衝勁,更絕對不是向同路人潑餿水的污衊行為!  被捕後待斬決的譚嗣同寫下〈獄中題壁〉,有「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兩句。 後人對該首詩有不同解讀,筆者以為,無論「去」的康有為和梁啟超,或者「留」的就義戊戌六君子等,都是頂天立地的好漢子,高山仰止,可昭日月,令人肅然!

執筆時得悉民主黨和公民黨已先後就「去」或「留」問題表態,雖然傾向於在議會內「延任留守」,還是同意以「民意為依歸」,進行「科學性的全港取樣民意調查」,深感欣喜。  筆者希望主張不同路線的抗爭者心平氣和,從「實務」和「效益」的角度抒發意見,用理智態度解說和彼此說服,畢竟所謂「路線之爭」都只是判斷、推論和策略運用的分歧問題而已。 各位抗爭者認識到面對的共同敵人是龐大的黨國機器,以及操控管理權的香港市政府,那麼,所有不必要紛擾都應該可以擺平的。  

廣告

顛簸的長期抗爭之路從來都不易走,抗爭者付不起分裂和內耗的沉重代價! 因此,最後無論民意反映的取態是「去」或「留」,筆者還是期盼所有不同路線的抗爭者團體一起,齊上齊落!

註:詳見《立場新聞》〈【赤燄焚城錄】鯁在泛民咽喉那一根「議席延任」的「雞肋」?!〉一文 (2020/08/1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