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楊教頭七傷拳

2020/6/15 — 11:14

楊潤雄

楊潤雄

源自北京人大的《國安法》火舌禍延香港市這座「一國兩制」的殿堂,如今陷入火海,燒通頂相信為期不遠。 筆者日前撰寫一篇《赤燄焚城錄》之「賣港四人幫」,如今續寫第二篇,說的是掌管香港市「教育」的「頭頭」,「楊教頭」的「七傷拳」。 

香港市「教育」體制和運作有著逾百年英國殖民地的特色,「資助教育」是香港 「教育」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根深柢固,功力厚實,絕不輕易被教育當局「脫胎換骨」的「改造」過來,換上內地「愛國主義教育」套模,舉例說難以一刀切撤換全港整隊教育人員而補換上「忠黨愛國」的內地教師。 因此,楊教頭所盤算就是以「七傷拳」毒招盡量破壞香港市「教育」的「金剛不壞身」,以「分筋錯骨」的手法令其受損破敗,再進行「改造重生」。

金庸筆下的金毛獅王謝遜瘋癲心盲,以「七傷拳」把成崑打至「筋脈盡斷」。 楊教頭左毒入心上腦,受命以香港市「教育」為敵,招招奪命往死裡打,同時全方位進擊「教育」的上中下三路。 筆者概括分為七小節,反映「七傷拳」招式:(一) 劈向「專業判斷」頭上的「政治正確」重拳 ; (二) 營造校園的「白色恐怖」氛圍 ; (三) 「鎚仔揼釘釘揼木」的層層施壓 ; (四) 借法立威的「嚇人坑人殺人」布局 ; (五) 「灌水洗腦」的政治偽作宣傳 ; (六)「斬腳趾」的避沙蟲招數 ; (七) 發動群眾「篤灰報串」的手法。

廣告

1. 劈向「專業判斷」頭上的「政治正確」重拳

「楊教頭七傷拳」的總訣是要「政治正確」凌駕於「專業判斷」之上,把「政治正確」的原則作為一切「教育」行為的「考慮前提」,不管「專業判斷」如何基於學理研究的理直氣壯,只要設下「政治正確」紅線,便絕不能踰越寸步。 早前楊教頭朝考評局秘書長蘇國生額角打了一記拳頭,立時跪倒,撤銷歷史科試題。 最近楊教頭被問及《願榮光歸香港》一曲是否在校園可選用可歌唱時,以偏離「政治正確」原則為由斷然予以扼殺,甚至表示 《孤星淚》一曲亦先要檢視其「政治正確」的場合與否才能定奪,說得「模稜兩可」,令人憤慨。

廣告

2. 營造校園的「白色恐怖」氛圍

楊教頭早已出手對那些參與過反修例的教師「秋後算賬」,甚至借故砌詞干預教師在私人時間和空間的個人意見表達,上綱上線的以所謂「專業失德」的操守問題,構陷入罪,甚至以吊銷教師註冊作為脅逼手段。 楊教頭直拳橫踢,目的是校園在製造「白色恐怖」氣氛,令教師感到自危自保,逼不得已噤聲,忍受著諸多不公不義的攻訐和逼迫。 這一切都是共產黨在內地一貫的鎮壓維穩手段,在客觀環境上造成肅殺冷凜局面,人民因為恐懼而自我約束。 難道香港的教師能夠容忍「免於恐懼的自由」被剝奪嗎?

3. 「鎚仔揼釘釘揼木」的層層施壓

在現行的「資助教育」體系,個別學校的法團校董會法理上是學校的營辦和管理「法人」,楊教頭曉得不能硬橋硬馬的指指點點,一向只是「溫馨提示」和「強力指引」,如今卻猛然動手,多次向校董會和校長發出行政通告,敕令學校管理層嚴格「處理」教師和學生的「違規行為」,最近更「提醒」全港中小學校長引導學生正面認識《國安法》,切勿參與罷工罷課公投,以及慎防教師罷課而疏忽職守云云。 楊教頭揮拳直接打在辦學團體和校長身上,就是間接讓拳風震撼到教師和學生頭上來,正是「鎚仔揼釘釘揼木」的施壓手法。

4. 借法立威的「嚇人坑人殺人」布局

《國旗法》和《國歌法》已先後立法,《國安法》正式引進相信已「指日可待」,那就是內地所謂「以法治國」的港版複製布局,借助法規律例來嚇人、坑人,甚至殺人,這樣的例子在內地屢見不鮮,香港人心裡有數。 所以,在楊教頭的極左邏輯思維中,在校園內進行那些相關法例的「教育」活動並非「政治宣傳」,卻是「名正言順」的「法治教育」,教師和學生只能「欣然接受」,不許有任何理性探討,當然更絕對不容任何異議。 「楊教頭七傷拳」拳風飁飁,難道教師和學生只能靈活閃避或者被逼屈服嗎?

5. 「灌水洗腦」的政治偽作宣傳

楊教頭當然曉得教學實務問題在於教學資料的審查和編製。 楊教頭打出連環拳就是要拆毀香港過去編審課本和教材選用的機制,配合內地用「政治意識形態」原則來嚴格控制教學資料。 極權政府重視以「統一化」和「標準化」處理教科書和相關教材,務求「內容一致」,更不惜扭曲事實,篡改歷史和弄虛作假,以符合當權者「教化人民」的「政治需要」和「政治宣傳」。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成立「幼稚園、中、小學教科書及教材編制相關事宜小組」,以及最近由教育局聲言「包攬」職前和在職的「再進修課程」,楊教頭已相應不斷出拳。

6. 「斬腳趾」的避沙蟲招數

本港通識教育著重引發學生以探究式精神和理性態度進行學習,自由開放,甚或觸及政治議題,可是共產黨以「政治掛帥」綱領檢視其運作,甚有戒心。 過去多年內地官媒和本地建制派一直劍指通識教育是「煽惑」香港年輕學生「反中亂港」的「禍端源頭」,早已有意予以「整肅糾正」。 筆者以為,楊教頭必會悍然出拳,搗毀「課程發展專責小組」檢討通識科的正常操作,徹底改變通識科的設計本意,刪削教學內容和撤去必修科的特性,不惜打斷通識科這條膀臂。 由此引申,相信不少科目的敏感內容將會被大幅削減。 

7. 發動群眾「篤灰報串」的勾當

楊教頭明白必須「利用」家長這個群族作為支持教育當局的群眾力量。 現實上,建制派和左派政黨早已拉攏不少家長組織成為親政府陣營的急先鋒部隊,藉此對學校和教師監察其校園日常運作,加強外圍的政治壓力,有必要時便「篤灰報串」,向當局「揭發」所謂「散播仇恨」、「反社會言論」,以至「反中亂港」的課程或活動,讓楊教頭借此出手對學校和教師打擊清算。 文革「揭私批鬥」的歪風已翻起來,藍絲一族紛紛和應,最近網上已流傳所謂「救救孩子」的「召募調查員」訊息,撒下一張「篤灰報串」的網。 

楊教頭這次針對香港「教育」的「人心改造」工程早已布設下「天羅地網」的法規,耍出的「七傷拳」將會延續其「監控」、「整頓」和「翻新」工作,旨在將香港「教育」最終染紅為「愛國主義的國民教育」! 不管「七傷拳」的實際效果到底如何,香港「教育」恐怕難免「五癆七傷」,筆者只能深盼香港的教師、學生和家長協力同心,凝神集氣,戮力抗衡,將「楊教頭七傷拳」的破壞威力消減至最低最弱! 幸甚幸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