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賣港四人幫

2020/6/11 — 12:26

5 月 22 日晚上,特首林鄭月娥聯同所有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見記者,表明全力支持人大就「香港國安法」立法。

5 月 22 日晚上,特首林鄭月娥聯同所有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見記者,表明全力支持人大就「香港國安法」立法。

眼下大陸邊陲南隅的香港市已淪為一座孤城,一紙《國安法》點燃起熊熊烈火,正在蔓延,維港兩岸一片赤燄,令人感慨萬千。 回看昔日 1966 年四人幫煽風點火,隨即燒遍大地,文革浩劫貽禍十年,生靈塗炭。 如今香港市自去年風雲變色,港版四人幫崛起,賣港求榮,為禍作惡,筆者深恐此後永無寧日,眾生逢劫。 際此烈燄滔天,筆者試寫一篇《赤燄焚城錄》之「賣港四人幫」,立此存照。

眾所周知,當年文革的四人幫憑藉毛氏魔力,號召萬千紅衛兵砸打燒搶,翻天覆地的蹂躪全國各地,結果神州大地寸草不生,片瓦無存。 觀乎四人幫組合,為首的當然是主席豢養的那一條江姓母狗,聽任指使的撲東竄西,狂吠咬噬,其次是輩分和年紀同樣甚高的張姓師爺,老謀深算,坑害了不少朝中重臣名將,再數下去就是作家之后的姚姓文痞,倒斃在他手中筆桿子底下的人無算,排名老么的就是王姓草包,年紀輕輕便官拜黨副主席,震驚殿上一眾黨國元老。

相對來說,無論以規模、影響、慘烈和殘酷程度比較,「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當然遠遠超越「香港抗暴逆權運動」,就算論個別人士的詭魅、謀略和能量,「港版四人幫」當然也遠遠不及「毛版四人幫」。 這是筆者持平的實話,小小香港市的香港人不必枉自「吹噓作大」。 不過,為了讓看官有點「睇頭」,筆者嘗試把當前的「港版四人幫」與往昔的「毛版四人幫」排比一番,「對號入座」。 況且最近內地黨媒和土共左報連番點名狠批幾位泛民派人士,扣上「禍港四人幫」帽子,瘋言誑語,來勢洶洶,如今筆者只不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當年「毛版四人幫」排序是:江姓毛犬、張師爺、姚文痞和王草包,筆者認為如今「港版四人幫」相對是:柒婆市長、聶公務、楊教頭和邱三朝。 不過畢竟涉及往事今人,筆者總會難免「強辭奪理」,便懇請讀者包容,算是「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也罷。

廣告

首先,柒婆市長等同江姓毛犬並不是因為彼此都是女性而刻意湊數。 事實上,論心胸險窄、記仇懷恨、剛愎自用和奸詐惡毒,這兩個女人相信可以「等量齊觀」。 況且,本來柒婆市長只因寵幸欽點而並非香港人所選出來的,一早已賣了身押上命給黨國主子,而為了輸誠表忠,葬送香港的核心價值是她唯一續命的選擇,香港市民被「待價而沽」只是遲早的事。  柒婆市長出賣香港「不遺餘力」,已把香港七百萬市民與內地十四億人民捆綁起來,眼看中央擺放香港市民在砧板上,便急急獻上早已磨得鋒利的鋼刀。 

聶公務此人有「三隻耳朵、兩條舌頭和一張撲克臉」,論資歷、年齡,特別是那副一貫死灰長相,以及深沉不露的表現,的確可與張師爺一比。  聶公務位高權重,統領著香港市 18 萬公務人員,對日常行政操作以至政治動向影響深遠。 此人早前鼓動如簧的兩條舌頭,高唱「雙重身分,侍奉二主」的主調,誘惑公務人員學習和仿效內地幹部對黨國絕對忠誠和服從的奴性。 事實上,聶公務身負重任,必須要好好「督導」和「調校」這一支香港公務員隊伍的心態和精神面貌,練就成政治意識強和忠黨愛國的國家機關幹部。

廣告

楊教頭顧名思義是掌握教育「大孽」的頭頭,好歹也算是「識字分子」,勉強與「毛版四人幫」姚文痞「排名對比」也說得過去。 況且,筆者深信,楊教頭肩負進行「人心改造」的「第二次回歸」工程,必然「整頓」學校體制和運作,對象是教師、學生,以至家長。 那麼,染色的「國民教育」、變相政治學習的必修科、《國歌法》、《國旗法》和《國安法》等必然是課程結構的重要部件,無論灌輸也好,填鴨也好,馴化也好,脅迫也好,目的就是要香港市校園一片紅,長出茂盛的向陽花來。 觀乎最近楊教頭左毒上腦的表現,筆者相信並非虛言。

邱三朝人如其名,自曾爵士主政起至今已先後「侍奉三朝」,穩坐高位和安享厚祿,與出身卑微工人階級的王草包之徒當然有天壤之別。 可是,筆者以為此人「眉精眼企」和「青靚白淨」,就憑這樣的身段和身價,足可與被傳為江姓毛犬的面首一較高下。 如今張副主任明言「香港傳媒負面報道國家事務,本質上就是顛覆中央」,邱三朝早已「心領神會」,對香港電台的「整肅行動」還會手軟嗎?  邱三朝必然「擼起袖子加油幹」,讓香港傳媒界「知情識趣」的自我約束,間接賣斷了香港一向擁有的第四權,以及放棄「言論自由」的保障。

內地人民談及「毛版四人幫」時每每豎起五個指頭,暗示四人幫其實有背後操盤的第五人,主席是也。 那麼,「港版四人幫」的第五人應該「呼之欲出」,毫無懸念。  事實上,出賣香港和香港人的又豈會只是筆者所指的區區「港版四人幫」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