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在香港市經已進入暴政年代的今天,我穿上黑衣!

2020/8/27 — 15:40

左圖: 作者提供  右圖: 立場新聞資料相

左圖: 作者提供 右圖: 立場新聞資料相

這幾天筆者仍在閱讀著不久之前買來的一本書:《暴政史:二十世紀的權力與民眾》,誰料尚未好好看完,便得悉林卓廷、許智峯等16人被拘捕,被控多項罪名,而林卓廷甚至涉及刑責甚重的「暴動罪」,令人憤慨莫名! 是次警方的拘押行動,當然是黨國中央授意的「政治打壓」手法,由香港市政府具體執行,旨在為7.21事件「定性、洗白和結案」。

所謂「定性」,本來就是共產黨慣常的政治鬥爭和鎮壓伎倆,按照黨的綱領和配合黨的路線,把相關事件設定下官方的「定義性質」,為日後打壓行動「開道鋪路」;所謂「洗白」,就是要「漂洗」相關事件,把黑的染白,把白的污黑,簡單說就是「混淆黑白、顛倒是非、指鹿為馬」;所謂「結案」,就是把相關事件納入「合理化」和「合法化」的「正常程序」,裝模作樣的所謂「依法處理」,決意正式把拖拉了一段日子的案件從速作結。 

由此看來,如此的「定性、洗白和結案」手法,簡直是卑鄙無恥、荒誕粗暴,實在匪夷所思,說到底就是再一次證明了當前香港市經已進入「暴政年代」! 況且時至今天,證之於過去一連串的打壓事例,香港市政府的「立法、執法和司法」早已在黨國中央的「政治正確」牽引下,彼此勾搭配合,繼續為奸作惡,逼迫香港人就範。 在暗黑無法無天的今天,筆者響應民主派的呼籲,穿上印有「WE ARE HONGKONGERS」文字和圖案的黑色T恤,並且決定走上街頭去,無聲表態,強烈抗議當前的暴政!

廣告

回看《暴政史:二十世紀的權力與民眾》一書,剛剛由牛津出版社出版,作者是徐賁。  該書共二十二章,分為四個部分,包括:概論古代暴政和現代極權的「專制統治原則」、討論極權暴政和領袖崇拜 (列寧、斯大林、希特拉、毛澤東)、思考領袖崇拜與民眾感恩、膜拜和盲從的關係,以及論述知識分子在暴政下的爭扎、幻滅和反思。 筆者雖未讀畢全書,但粗略翻看過,一開眼界的是作者引述和評說多本有關暴政的著述,既有針對性的聚焦解說,也有多元觀點的詳盡鋪陳,借此擴闊視野,釐清複雜問題。 正如作者所說,「這本書既是閱讀記錄,也是思想政論」,應該頗有看頭。

暴政的神授君權等同天命,人民受制於恐懼、無助和絕望而聽天由命、把個人生活和命運完全托付在明君的「一念之仁」。 儘管如今已時移勢易,廿一世紀人們的認知似乎已有進步,但是,當今的極權領導人同樣仿效過去暴君「治國理政」的「霸道」,同樣想方設法的扼殺人民與生俱來的自由和權利,扭曲人性,摧毀良知,只不過透過「現代科技化」的包裝和操作,變得更有效率而已。  在暴政的「非人化」壓迫下,人民往往容易道德淪喪,目光短淺、隨遇而安、奴性十足,拼命追求物質和放縱享樂。 須知個人自由是人類文明的基石,極權政府正在不斷以龐然強大的「舉國之力」壓抑個人的自由意志和行為! 

廣告

因此,對於香港人面對暴政的來臨,筆者暫且引述書中一段話作結:「那些保持頭腦開放、思想獨立的男男女女護著自由的火種,直到有一天能以有效、實際的方式來抵抗極權。……只要我們運用知識和遠見,為自由鬥爭,極權主義的最終成功就不是不可避免的」。  「真.香港人」,暴君和極權政府看起來無疑強大,但是我們切勿因為怯於恐懼而放棄抗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