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遍地坑洞陷阱,滿街惡狼癲狗,祝佑出入平安!

2020/9/8 — 20:50

九月六日那天本來是立法會的選舉日,卻被當權者掩蓋上疫情的裹屍布而擱置延後,原是風和日麗的蔚然藍天,在烏雲密布下變得黯然失色。逾二千隻惡狼癲狗遊走橫行在油尖旺街頭,把繁囂熱鬧的城市一角頓時變成一片荒野叢林,氣氛凝重而肅殺。

牠們佩戴著掩飾模糊面目的面罩和頭盔,披掛著重裝厚甲的盾牌、防彈衣和護肘護膝,揮動著具相當殺傷力的伸縮棒、催淚罐和胡椒槍,張尖牙舞利爪,在吼叫聲中施暴肆虐!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從暗角竄出,咬噬著「獵物」牽曳拖行,三條惡犬撲擊按倒「獵物」在地上,一大群走獸跑進商廈去圍捕四散的「獵物」,此起彼落的一輪狼嚎狗吠,人們隱然聽得響亮刺耳的獰笑聲,掩映著凶殘戾氣的街頭暴力,正是荒野獵殺的驚心動魄場面,透過現場實況的報道,令人不忍卒睹……!

筆者自知生來恐血怕痛,面對暴力心理上顯得怯懦軟弱,就算血氣方剛年輕時也不喜歡驚慄恐怖和官感刺激的電影,如今年事已高,更受不了血腥衝突的畫面。可是,過去這一段漫長日子中,筆者曾走在街頭,或者在熒光幕前耳聞目睹過火光熊熊和血雨腥風的場景,心底的絞痛蓋過心理的怯弱,眼看著執法員警如狼似虎的狂亂行徑,依然悲憤莫名。如今《國安法》有如懸在港人頭頂的刀,《限聚令》仿似架在港俺頸項的劍,都是佈置在街頭的坑洞,以及擺放在巷尾陷阱,不必等待「獵物」不經意的踩進索帶和踏上圈套,惡狼癲狗根本可以隨意伺機「檢舉票控」。俗語所謂「死豬不怕熱水燙」,這一伙狼群犬隻經已無所顧忌,為所欲為了!

廣告

從歷史上看,獨裁弄權的統治者必然豢養著一群鷹犬作奸犯科,美其名是「維護法紀」和「以法治國」,實質上是「翦除異己」和「鎮壓人民」,以及「鞏固政權」。明代的「錦衣衛、東廠、西廠和內行廠」,即現代特務機構,是封建王朝專制統治的輔助工具。二戰時希特拉的納粹黨「武裝黨衛軍」,以及墨索里尼的國家法西斯黨的「黑衫軍」,同樣扮演打擊政治敵對勢力的打手角色。文革浩劫時「紅衛兵」打砸搶燒、翻江倒海的「改造舊世界」,說穿了就是響應毛澤東號召效忠的「奪權政變」。如今中共治下的公安系統已是維繫黨國一體的統治力量,習一尊早前在人民警察授旗儀式上的訓示:「警察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方向為方向,以黨的意志為意志,堅決聽取當中央命令,服從當中央指揮,確保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云云,赤裸裸說明槍桿子必須握在黨姓家奴手上的「必然性」和「重要性」。

時至今天,筆者以為,當前的所謂「三權分立」哄鬧爭議根本已無實質的「政治意義」。在中共的極權統治思維中,制訂法律的立法機構、執法拘捕的公安部門和審訊刑判的司法系統必須互相勾搭、彼此苟合,達到黨國利益所繫的「政治目的」。因此,對於如此「狼狽為奸」的行徑,「一國一制」下香港市人民必須在心態上加深認識這樣的「政治新常態」,從而在逆境中曉得迎難奮鬥。事實上,黨國和特區官員早已「面目猙獰」,公安警察早已「窮凶極惡」,建制奴才早已「灰頭土腦」,香港人應該並無任何幻想。在暴政「非人化」的逼迫和恐懼壓力下,人民的適應生活和抗爭活動,無疑都是相當艱難險惡的。筆者只能期盼,香港人切勿放棄,因為不僅要從死裡逃生,更必須死後復生,活出新天新地的新生,正如浴火的鳳凰在烈燄中再度振翅高飛!

廣告

為此,如今遍地坑洞陷阱,滿街惡狼癲狗,筆者誠心祝佑各位手足出入平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