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雞鳴」、「狗吠」、「鳥嚶」和「獸吼」!

2020/7/6 — 20:19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筆者早前撰文道出《港版國安法》的其中殺著招數是製造社會人心的「恐懼」感覺,繼而產生「自我審查」的自然反應,那麼便落入當局所預設的心理陷阱之中,不必使出強硬悍頑的招式,只是揚起手上那一條軟綿柔韌的鞭子,香港人人便變得克制自律而貼服沉默起來!簡單複述幾句就是:共產黨刻意把《港版國安法》條文寫得「含糊隱晦」,留下語義不詳的「灰色地帶」和「詮釋空間」,由共產黨配合「政治正確」和「政治需要」自行演繹,達到「為所欲為」的執法效果!回看早前敲響立法訊息,內地和本港隨即響起一片「雞鳴」、「狗吠」、「鳥嚶」和「獸吼」的和應聲,《港版國安法》的「真身」卻一直「藏頭露尾」,直至如今條文的具體細節雖然正式面世,引起爭議的喧鬧依然哄動。

筆者以為,這一切的部署精心細密,「雞鳴」、「狗吠」、「鳥嚶」和「獸吼」的不同策略有著彼此配合的目標,左派陣營內的分工群組各司其職,在制訂《港版國安法》過程中彼此呼應。首先,荒雞的鳴叫本來在於預告天之將明大白,可是,對於負上「政治任務」的那些土共頭頭和嘍囉來說,只是借此的「雞鳴」而散播立法「必要性」和「急逼性」的消息。「賣港人士」在香港鼓動輿論,趁著「止暴制亂」的狂風急雨聲中,不斷揚起「維護國家安全、保持社會穩定、回復平靜安寧」等似是而非的聲音,從而上綱上線的提升到國家層面的立法程序,以履行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更佯說特區政府多年來「無能為力」的推搪迴避,以致「管治失效」,遺留下「法治漏洞」,中央政府必須出手「撥亂反正」,以「體現全面管轄權」云云。這樣的言論相信在藍絲群眾中起了極大推波作用,在不少馴良的香港人心中也產生一定效果。

「狗吠」的「吠影吠聲」當然來自任憑共產黨指使的自家豢養犬隻。這種製造盲目附和的「狗吠」聲勢手法,是共產黨宣傳手冊的金科玉律,旨在讓社會人士感覺到洶湧聲音所隱含的脅迫訊息,撼動虛怯的人心,左右著搖擺不定的思維,最終在情緒困擾中被牽著鼻子,引向附從當局吹起的號角,邁步走往懸崖而不知無覺。這一陣子是左派陣營總動員的大行動,掛著人大政協頭銜的土共頭頭、議會上有頭有面的傀儡、專業界別內冒出頭來的打手、地區組織上的嘍囉、基層坊眾的幫閒等等,可謂傾巢而出,不斷在報章、網台、社交媒體,以至街頭巷尾,此起彼落的叫囂著擁護中央和支持《港版國安法》的狂吠聲。與此同時,特區政府的一眾庸官廢員繼續在「輸誠表忠」的醜態下,極盡惡俗的和應能事!

廣告

在「雞鳴」和「狗吠」的同時,「鳥嚶」的「軟語溫言」是少不了的伎倆。鸚鵡學舌之餘,奴才們一再巧言令色的安撫人心,多番強調《港版國安法》條文只為凸顯有效的「阻嚇力」,所「針對」和「制裁」的只是「極少數的一小撮人」而已,那麼「安份守紀」、「奉公守法」的香港人在穩定的社會環境中將會如常「安居樂業」和繼續「繁榮安定」云云。筆者以為,這樣的謊言廢話當然蒙蔽不了心清理明的「真.香港人」,可是,嚶嚶「鳥語」伴著幽幽「花香」的「虛象幻景」總能迷惑著一些香港人,滿以為共產黨真的只是要「收拾」那些「搞事」的「年輕港獨分子」。殊不知共產黨從來要「趕盡殺絕」,凌遲是一小刀一細片的慢慢切割,因此,這是共產黨慣用軟硬兼施的其中「硬刀子」,到頭來還是要被折磨致死的!

共產黨訴諸暴力的凶殘本性是改不了的,那麼,咆哮叫嚷的「獸吼」便是必然在人前亮相表態。觀乎早前多次駐港解放軍的演練消息,已在內地和本地黨媒圖文並茂的大肆宣傳,盡顯「狙擊」、「鎮壓」和「捕殺」的「健碩發達肌肉」,恫嚇威懾的訊息不言而喻,正是共產黨一向「勿謂言之不預」的「嚴正警告」。這個星期以來,不少人自我審查社交媒體、本土組織解散、個別抗爭者流放海外,以至早前有可能觸犯《港版國安法》的收藏「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以及公共圖書館管有所謂「禁書」等等,經已引起社會人士的關注、憂慮和爭議。看來中央和特區政府合演的一齣政治恐怖劇目真的頗為「旺場」,譚姓人大常委還口口聲聲的表示有需要「加辣」,「好戲」相信將會陸續上演!

廣告

筆者以為,共產黨「防民之口」的手段相繼得逞,「鎖喉槍」的滅聲取命招式初見成效,而「雞鳴」、「狗吠」、「鳥嚶」和「獸吼」的種種聲音,將會繼續在香港蠱惑人心!「真.香港人」必須理智和勇敢的面對,「好自為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