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燄焚城錄】鯁在泛民咽喉那一根「議席延任」的「雞肋」?!

2020/8/12 — 18:13

黨國的措舉從來只有政治現實的考量和計算,旨在全面管控,可以任意播弄,因此看來一切都是按著撰寫好的劇本演出,人大常委會早前(8 月 11 日)通過香港市現屆立法會議員可以延任「不少於一年」。林鄭市長、一眾庸官和建制奴才循例慶幸可以舔糞吮尿,隨即放出甚麼「關懷支持」「做法寬大」和「珍惜機會」之類的屁話來。這麼一根「議席延任」的「雞肋」拋出後,雖然在憲制上惹起質疑在所難免,相對來說政治現實的震盪還是較小,不過,恐怕對泛民派卻造成一定程度的「爭拗」,以至「內鬨」。

有論者指出這是當局的「毒計」,令泛民「陷入兩難」,也有論者贊成「留低延任」,表示就算不能有實際影響,也希望黨國的不擇手段顯得「樣衰賤格」!無論如何,筆者絕不希望這麼一根「雞肋」鯁在泛民的咽喉,恐怕因而不幸窒息「被梗死」!須知「雞肋」無味的「食之」或者可惜的「棄之」,都必須有適當的考慮和取捨,而筆者認為說到底還是以「平常心」來「視之」。「平常心」者,以筆者的理解,即是:不必過度認真,只要盡力而為,順其自然發展,避免苛求完美,基本上取態發乎自信、從容、冷靜。況且,當前香港市的政治生態、氣候和現實,都不宜過分執著於某種形式上「非此不可」的「戰略」。

抗爭的「戰略」從來都是「因地制宜」,必須具有靈活性、機動性和柔韌性,不必要「凝滯於物」,只著眼局限於或強或弱、或激進或退讓、或直接或迂迴的「短期效果」形式,而應該放開懷抱於「長遠發展」的意義。那麼,抗爭的「場地」絕對不應「劃地為牢」的自設限制,無論是在社交平台、在街頭巷尾、在國際網絡、在議事堂內、在院舍校園、在論壇場館,以至在人脈關係上,只要能夠觸發關注,凸顯矛盾,燃點情緒,激發火花,都是長期抗爭過程中彼此牽動,互為影響,從而累積能量,漸趨成熟而產生變化。而且,不同形式的抗爭往往引發「協同效應」,並不是互為「抵消」和「牽制」,因此,筆者希望所有不同背景的泛民人士,都能擺脫個人思想上的窒礙,尤其是個人意氣上的羈絆,以大局為重,發揮出「抗爭共同體」的力量來!

廣告

從更現實的角度看,立法會泛民議員「留低延任」涉及繼續善用政府合法調撥的資源,作為抗爭方面的補充人力和增添物資。況且,相信如果適當配合區議會泛民陣營的現有區域性潛在動力,其集體力量更能擴大和持續,在抗爭操作上的影響,尤其是國際層面更為廣泛,以至在法制上得到一定認受性的話語權。抗爭的「戰線」應該是多元化和多層次的,而且所有「戰線」並行不悖。對於一些「留低延任」的議員來說,啃下這根「雞肋」或者有點「屈辱」感覺,不過,筆者認為,就算是「忍辱負重」,也應該守住這條戰線,讓更多的年輕抗爭者得到政治歷練的機會和空間,無論在體制內議會模式的衝擊,抑或在體制外在野的抗爭,以至在國際平台上的宣講。此時當下,香港人面對黨國龐大機器的政治鬥爭必然是長期性質的,有云「不爭朝夕、放眼千秋」,信焉!

筆者明白擺在眼前這根「議席延任」的「雞肋」必然引起一番激烈「爭辯」,還是懇切希望不同標籤的「街頭派」、「議會派」、「本土派」、「勇武派」,或者「攬抄派」等等,面對同樣的「敵人」,必須以「平常心」凝聚起來!且看上一輩的黎智英如是,年輕一族的周庭如是,從容不逼的表現令人感動!但願各為弟兄妹妹手足「爭辯」過後,無論敲定的結果如何,還是彼此毋忘初衷,繼續撐住!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