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在石牆花之路 我從來都相信「行步見步」

2020/12/23 — 16:30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一年前,開始和邵家臻種花。

如果您問我為什麼無端端會種花,我只能說,當初並沒有什麼鮮明意圖,就是想種;也就是說,只是純粹想在黑暗和絕望的環境之中栽種希冀。

囚權之路一直走來,聽到更多不同的囚錮故事,接觸到許多一夜變天的家庭,催促著原本只是業餘種花的我們,不得不想辦法令種花恆常化,甚至要撒種至遍地開花。

廣告

早陣子跟隨邵家臻出席一個寫信班的分享,他講起議辦之路已盡,轉而開展石牆花之路困難重重:租地方簽約一刻被拒絕、開電話左度右度只為慳幾十蚊、電費按金都洗咗五千幾蚊,還有一大堆出糧、MPF、WiFi、影印機、招牌、CCTV、水機等等任務等著我們這些外行人去處理,就連門鎖這麼簡單的事都搞幾日都搞不來。

是的,這陣子我們出盡死力去開荒,遇到挫折時都懶得兼顧情緒;當聽阿臻分享時,我才醒起這三個星期的確是困難重重。腦海浮現一波又一波的難關,看到眼前幾位書信班學員原來已紅了眼,我也不禁湧出兩行眼淚 🥲🥲🥲

廣告

「石牆花」開檔了,我們資源緊絀,今日不知明日事,但我們知道這是政治氣候低迷時更必須要做的事。

我從來都信「行步見步」多過「見步行步」。路是人行出來,不是等運到而等條路送上門;「希望」,也是由人在絕望中栽種出來。

我們將會以勇氣、熱血、激情、倔強、不屈作為養份,好好栽種「石牆花」。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