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在自由的窄巷

2019/12/8 — 12:03

The Narrow Corridor 書封, 立場新聞圖片

The Narrow Corridor 書封, 立場新聞圖片

暢銷書《國家為甚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窮的根源》的研究指出,窮國之所以窮困不在於地理因素,也不在於傳統文化,而是主要在於經濟和政治制度:採取廣納型制度,國家就傾向富裕和繁榮;採取榨取型制度,國家則必定會失敗收場。兩位作者戴倫.艾塞默魯和詹姆斯.羅賓森近日推出新作《The Narrow Corridor: States, Societies, and the Fate of Liberty》,嘗試論證個人自由的出現和興盛,必要條件是國家和社會兩者皆處於強勢。

作者認為,強勢的國家有助解決社會紛爭,有力執行法律和止暴制亂,但是亦有可能造成專制獨裁,反過來侵犯個人自由。因此,社會必須要同時處於強勢來制衡國家,能夠動員一般市民參與政治,必要時參與抗爭運動,並且用選票迫使政府下台。

他們借用英國政治哲學家霍布斯的利維坦為譬喻—來自舊約聖經的巨型怪物,比喻強勢的國家 — 形象化地描述以下三種狀態:

廣告

一、缺席的利維坦,國家處於弱勢,社會過於強盛,習俗變成牢籠,近乎無政府和社會失序的狀態,如西非的尼日利亞,連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亦無法保障;

二、專制的利維坦,國家過於強盛,社會太過弱勢,近乎專制獨裁的統治,如共產主義中國,個人自由被數位監控和社會信用制度嚴重地侵犯;

廣告

三、約束的利維坦,國家和社會皆處於強勢,一方面有力推行政策,另一方面權力亦受到制衡,如英美等地,個人自由較為受到保障。

兩位作者以 The Narrow Corridor 為書名有兩大原因。首先,以走廊而不以門戶為譬喻,原因是自由的追尋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國家和社會不斷角力,達到約束的利維坦這個權力均衡的狀態,個人自由才得以保障;此外,其狹窄的原因是這個平衡狀態得來不易,面對著龐大的官僚體制,甚至大軍壓境,稍一不慎就會墮入專制或者缺席的利維坦,個人自由受到損害,後果自負。

正如前作《國家為甚麼會失敗》竟然忽略了共產主義中國和殖民地香港,這個地理和文化相近而制席迥然不同的經典例子,新作《The Narrow Corridor》雖在第七章集中討論中國,亦只是略帶一提香港和台灣社會已經發展到對個人自由有強烈要求,而中國卻背道而馳。香港的自治程度每下愈況,弱勢的政府似乎是缺席的利維坦;強勢的中央政府要求止暴制亂,濫暴濫告又接近是專制的利維坦。作為反常體的香港,同時存在著兩個極端的弊病。

而香港問題國際化,尋求國際社會制裁侵犯人權的官員,持續不斷的流水式抗爭和區議會大勝,核彈也不割蓆、和勇不分,建立黃色經濟圈,似乎造就了一個強勢的社會。借助《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的外力,再加上立法會選舉去中心化的風雲雷動,香港可否在這條自由的窄巷走入正途,約束和制衡象徵權力的怪獸,有賴於民意的支持和社會的動員。

12 月 8 日民間人權陣線舉行國際人權日遊行,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為紀念 1948 年 12 月 10 日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聯合國大會自 1950 年將 12 月 10 日定為國際人權日,並於 1966 年進一步制定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自 1991 年《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將公約納入香港法律,政府從此受到條例約束,第十七條指出:和平集會之權利,應予確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