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過逆權 尋找真相

2020/5/20 — 16:49

【文:馮志豪】

在九十年往南韓旅行,經常在旅遊車上見到示威的片段,剛大學畢業的我只是好奇為何當地的大學生會走得如此前,後來慢慢從報章中得知韓國民主的歷程,他們是幾經掙扎,最後才能擺脫獨裁軍政府的桎梏,直至金泳三上台後,新世代才能享受到民主自由的馨香。

四十年前的光州事件,韓國的媒體受到軍方箝制下被迫噤聲,不少市民活在白色恐怖中,動輒被扣上共黨的帽子,由於政府的嚴控,記者不能自由出入禁區,很多的市民都不知道也不相信光州的事件,反而認為是共產黨的煽動,正如有好些市民會覺得香港的示威就是外國的干預一樣。

廣告

當年光州的記者,和今天的香港記者,也有相處之處。香港的新聞工作者輕則被驅趕和以「黑記」呼喝,重則被棍毆和噴射胡椒噴霧,甚至要求熄機跪下,媒體報導真相時常被打壓,如果市民大眾只能透過黨媒官網的所謂真相,不少人只會被蒙騙起來,特別是近日林鄭預告加強網絡監控,我們不能想像將來我們會看到什麼樣的新聞。

光州的事件,相信大家可能從改編的電影「逆櫂司機」見識不少獨裁政權的厲害,當時由漢城南下光州的軍隊,與 20 萬市民爆發激烈的衝突,軍人用實彈和坦克車來作出鎮壓,坦克更踐過臥在路中的市民,可是光州的傳媒卻一直沒有對此作出正確的報導,在那幾年間,據報有七百多名新聞工作者因要求新聞自由而丟職,現在流傳的的新聞材料多是外國記者冒險闖進光州採訪,以及透過不少當地市民幫助,方能把軍政府的惡行公諸於世。

廣告

社會需要媒體傳遞資訊,透過報導令市民知道發生什麼事,特別在一個不穩定的社會,我們更需要有良知的媒體,令人民有關心和自覺、使世界知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是我覺得無論是公共知識份子,新聞界,以至一個尋常市民,都應該盡力保護言論自由和真相的知情權。

當一個自稱無調查權的機構發表了報告,那份報告縱然被指南生圍與南邊圍也弄不清、用假圖當真資料、單方面收集資料等,當權者如獲至寶就說這是香港的真相,其實充其量這只是政府所講的「真相」,需知沒有全面的調查哪有真相,我不反對去看是否有外部勢力介入,但我也想希望查明有否警黑勾結;我同意去看示威者是否有人教唆,不過也要追查警暴,社會需要的,是一個三百六十度的畫面,盡可能將各種事實羅列和還完。就算光州事件過了四十年,南韓總統文在寅表示,政府仍會全力查明事件的真相,方能解開彼此的心結,社會才能踏上寬恕及和解的路上。

可是,放眼香港,我們只是看到兩面的極端,理性不講、道理不說,只是情緒式和發洩式的反應,對香港的前路絕對是無補於事。何不讓我們的傳媒能夠好好報導事實,修讀社會學特首的能夠全面調查社會的矛盾,一起把被隱瞞的真相公諸於世,我們才能走出困局。

韓國用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能慢慢走出陰霾,但願我們不用等到 2047 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