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趕走哂又如何

2020/11/13 — 17:16

2020 年 11 月 11 日中大浴血戰一週年,迎來了 DQ4 人與延任立法會總辭的消息,相對下,中大與理大戰火屠城的場面佔據腦袋容量更多。DQ 香港人來說,只是末期癌症的併發症,早死與遲死的分別而已,但起碼可以和下一代與再下一代一同承受這惡果,心中的罪孽減少了一點。議席是在民主制度下發揮作用,在極權下,既然沒有任何作用,又何必苦了一眾議員留守,寄望人們替自己爭取後負上刑責?過去的延任與離開,都不再重要,今天港共與中共選擇了這條自毀之路,歷史會見證牠們的罪惡。保皇奶共派亦不用開心,從來共黨清算自己人比對家更兇狠。

大家或會擔心明日大「愚」、大白象等工程,會用盡財政儲備。高鐵是一天建成嗎?150 單程證是今天才實行?三跑、蓮塘口岸、港豬澳橋是今天才動工?還有過去區議會的打鈀工程,是今天才有?我們的天價屋苑維修是 2020 年才發現?在生活上,每天都有這些事情,已經 23 年。過去不擔心高鐵用盡錢財,今天為甚麼這麼緊張議員與政治?我們的公積金、強積金、銀行存款能否保住,大家也擔心,過去安全城市,今日變成極權,這份共孽是彼此冷漠與所謂和諧所造成,不只是泛民過錯、不只是保皇奶共派的陽謀,而是上一代香港人一起創造。用返上一代香港人成日講嗰句,搵食無計、身不由己,我自己無能為力,唔好諗住一個人可以改變好多。以前唔做,而家唔駛再做,民主與自由,並不是必然。

成敗也八九

廣告

1989 年天安門屠城,每年悼念,人數有多有少,思潮高低起伏。有一點必須要說出,當年的政治領袖與商界精英接受 97 歸中,以民主回歸粉飾太平,就註定今天的黃泉路。當民運人士保外就醫,你們仍然協助共黨加入世貿,是你們甘心情願自欺欺人,由 1949 年至今,共黨一直沒有改變過。上一代人逃難來到香港,97 前走一代,現在再走一代,部份人得到自由後擁抱極權,留下的人被極權欺壓依然與極權有商有量,這種政治思維,香港人怎會有好日子過。30 年的天安門屠城悼念,最令人留下印象的反而是 2020 年 6 月 4 日,至少一班被認為是行禮如儀的昔日領袖以身犯險,任何政治取態的香港人,也可以努力為自己的命運吶喊。過去爭議是否悼念天安門屠城,今天不用煩惱,因為可見的短暫未來,也不會有人可以突破限聚令的心理關口。

歷史自會分曉

廣告

有看過《侏羅紀公園》第一集的人,一定會記得公園科學家重組 DNA,以青蛙基因注入複製鏈,只繁殖單性恐龍,最終忽略了青蛙基因可以自行變性,結果出現了恐龍基因變種自行繁殖,導致一發不可收拾。電影中的對白,生命自有其法非常具哲理性,今天你以掌握了一切,趕盡殺絕所有民主聲音,是否可以改變一代的思潮巨浪?

2003 年七一遊行後,董建華落台,經濟復甦只是短暫七年的光景。2010 年反高鐵開始,到 2012 年反國教、2014 年佔領中環、2016 年魚蛋革命、2019 年反送中,一浪比一浪強大的運動,就算掠奪了香港,掠奪不了人心與腦袋。就算買了人家的百年老舖招牌,只買了軀殼買不了技術與軟件,買不了專業態度,正如某些人在隆重場合出現,就會變得業餘與不專業。

最壞的時代來臨,就是最好的時代開始,沒有了政治代理人在議會發聲,餘下來的,就是與自己意見一致的同路人緊靠在一起。很多手足沒有議席在手,也為香港寫下歷史,黑暗寒夜的堅持,就是迎接黎明的到來。

香港人一定要加油!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