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6/3 - 17:01

趙思樂:國安法是要打破中港的法律屏障

趙思樂(朝雲攝)

趙思樂(朝雲攝)

「中共的首要考慮不是國家利益,而是政權利益。」籲港人宜有最壞準備

弁言:

趙思樂是中國名記者,代表作《她們的征途》記載中國女性在民主運動的際遇,作者人生亦足堪傳奇。她剛取得華盛頓喬治城大學外交事務碩士。

訪問時值特朗普記招前一天,彼時她已準確預測,制裁方案會包括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

惟她亦慎重補充,中方既敢狠下殺著,早已權衡過利害得失,為保政權不會貿然退縮,香港的未來殊不樂觀。

問:國安法對香港有什麼影響?

廣告

趙思樂:首先美國好可能會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過去香港擁有的國際優勢會逐步消失。

國安法可以取締任何「外國和境外勢力」,所有政黨、媒體和 NGO 都有被禁被驅逐的風險(第 2 條);另外國安機關會正式進駐香港(第 4 條);而且人大常委會可以直接頒布適用於香港的國安法律(第 6 條)。

政權所謂「有法可依」,從來都是中共想做什麼,就訂立一條符合自己心意的法律。一旦打開缺口,當然會有漸變的過程,但香港的司法權與立法權最終會蕩然無存。

理論上法律本應由港府和警察執行,但國安法授權人大可以直接制定國安法律;而國安機關又很可能會在香港成立辦公室,目的就是要打破中港之間的法律屏障。部分國安法可能會由中央派人直接執行,不會假手於特區政府。


問:大陸與香港的國安法有什麼異同?

趙思樂:大陸與香港的國安法都一樣含糊,沒有訂明處罰。目的是要將更多言行納入「國家理由」的法網,有義務服從國家要求。立法後可以更加任意地打壓異見。

大陸國安法更恐怖之處,是使更多政治犯納入「指定地點監視居住」的適用範圍。因為中國刑法規定危害國家安全的嫌犯能適用於「指定監居」,毋須關押在拘留所,可以是任何地方,外人不會知道在何處,沒有義務通知家人和律師。

709 大抓捕的維權律師、甄江華等異見者都曾遭受「指定監居」,為期可長達半年。期間毋須經過上庭等司法程序,沒人知道你在哪裡,國安人員則可以對你為所欲為。換言之其實是「有法可依」的「黑監獄」。


問:學界對制裁是否有效向有爭論,比如北韓或伊朗,受到制裁多年依然屹立不倒。制裁能否有效打擊政權,抑或會有反效果?

趙思樂:傳統的制裁理論恐怕不適用於香港。

因為一般制裁都是針對作惡的國家,但香港沒有做錯。只不過香港屬於中國國際利益的一環,抗爭者主動爭取針對香港的制裁,期望能夠連累中國利益受損。這就是港人俗稱的「攬炒」。

中國在香港的利益一定會受損,但恐怕不至令中國經濟崩潰,反而香港難免會承受最直接的代價。

我認為中共早已經有心理準備。為了控制香港,遲早都會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與其長痛不如短痛,寧願立國安法牢牢掌控。用大陸的說法就叫「破罐破摔」。

中共在香港的利益固然重要,但重要不過中共要保住政權。中共不可能給香港自由民主,否則新疆、西藏、上海各地都會仿傚香港抗爭。

給香港民主更危及中共統治,倒不如犧牲香港保持政權穩定。中共的首要考慮從來不是國家利益,而是政權利益,否則就不會有文化大革命。


問:當中共已經有最壞打算,你對「攬炒」硬碰的結果是否悲觀?

趙思樂:當中共願意用到這招打破中港的的政治隔離,已經想清楚獨立關稅區會取消,沒有樂觀的理由,目前我看不到轉機。

但還有其他層面的利益,若美國願意出手,中共可能要付出超乎想像的代價。

比如美國還可以進一步打科技牌、台灣牌和南海牌。限制科技出口中國、支持台灣加入國際、遏制中國在南海的軍事擴張。如是在國際角力上,中共對香港的控制就事倍功半。


問:香港的民主運動出現了英美知識圈不易理解的現象,就是對 Donald Trump 的崇拜,背後有「燈塔主義」的憧憬,就是爭取民主的香港人非常希望甚至仰賴美國打救。

所以香港網絡不時有「美軍來了我帶路」的戲謔。最近美國騷亂,既突顯了美國根深柢固的問題,也挑起了香港不同陣營的「認知不協調」,輿論各有解讀亂成一團。

究竟美國由民主黨執政,抑或繼續由 Donald Trump 執政對香港最有利?

趙思樂:Trump 奉行反全球化的孤立主義,他最著緊的是中美貿易佔了美國的便宜。他固然會在各方面批評中國,但終究而言,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對港政策可能沒大分別。兩黨都會實施一定制裁,但如無意外兩黨都不會軍事介入香港。


問:你覺得香港的民主運動走向「攬炒」是對是錯?

趙思樂:香港的民主運動已經用盡所有非暴力抗爭,和理非唯一未做到的升級,只有真正的全民大罷工,但難度實在太大。

當非暴力抗爭未見成果,勇武派便會循自己的路線升級。所以「攬炒」和「焦土」並非不理性,甚至可謂理性的行為。既然沒有辦法用和平爭取民主,就唯有升級一途。

我非常景仰台灣民主鬥士的犧牲和付出。但台灣的民主化很有賴當時的國際形勢。美國一方面以大義名份反對蘇聯極權,另一方面又扶植亞洲的反共威權政體,愈來愈說不過去;加上美中關係緩和,台灣備受壓力,要和對岸爭寵,迫使蔣經國走向民主化。

所以國際壓力是民主化的重要契機。香港人已經用盡內部的可行辦法。不是因為香港「攬炒」而令中國強硬,而是因為中國一直以來都很強硬,迫使香港逐步升級走向「攬炒」。

附記

圖中趙思樂舉起的卡片,便是因為關心中國人權、聲援香港民主而下獄的甄江華,也是她敬重的中國抗爭者。

若讀者想觀看趙思樂的新評論(和新髮型),請到她的頁面:方格子 /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