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趨勢系列】第三講:美中關係與新的強權將冒起

2021/2/22 — 16:37

歡迎大家收看收聽收睇《趨勢系列》第三講,今日講的題目是拜登對中共最有可能行的是怎樣的路線?另外,美國和中國力都在向下,這個時候,有哪個新的強權將會冒起?

在這個趨勢系列𥚃,老徐會跟大家講全球的趨勢,包括政治、商業、科技、教育、醫療、交通運輸、娛樂等各方面的趨勢,除了政治內容會同步在 YouTube 發放之外,其他的趨勢內容都只會在我的 patreon 會員專頁發放。大家如果對世界趨勢的內容有興趣,請到 patreon 成為老徐的會員,就可以聽到由老徐為你主理的《趨勢系列》,而且除了有影像檔,還有聲檔和文字檔,大家可以選擇自己接收的方式,又或是一邊聽一邊看文字。之後,老徐會陸續在 Patreon 為大家預備不同的系列式內容。

美中關係回不到以前

廣告

今日跟大家講的是世紀大疫後的美中關係。未有大疫之前,正值美中貿易戰,美中關係已經不是太好。當時的特朗普政府中,雖然副總統彭斯(Michael Pence)、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都屬於支持對中共全面圍堵的鷹派,但是總統特朗普主要的政策目標其實只是美國利益優先,所以他最看重的是在美中貿易戰上取得具體成績,同時為美國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所以,剿滅又或是圍堵中共從來都不是特朗普那杯茶。

直至新冠疫情爆發,特朗普感覺到被習近平狠狠地跣了一鑊,令原本亮麗的經濟成績一鋪清袋,才放手讓鷹派閣員落實各種制裁中國官員和國企、加強台灣關係和禁止美國基金投資中國企業等等措施。在距離政權移交只有不足 11 日,蓬佩奧宣布,取消美台官員交往限制,為美台關係進展開設了一個全新的台階,而美國無論是共和黨和民主黨都似乎歡迎蓬佩奧的最後一撃。

廣告

美國政界都認為新冠疫情令美中關係產生徹底的改變。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的負責人戴利(Robert Daly)認為,新冠疫情給美中關係帶來的改變就是,它加劇了關係的惡化。

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克爾·麥考爾(Rep. Michael McCaul, R-TX)認為,美中關係回不去了。「整個這段經歷,就像是《陰陽魔界》(The Twilight Zone)的噩夢,將讓美國人清醒地審視我們和中國之間的關係以及我們與中國的供應鏈。」

就連中國的學者也這樣認為,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王輯思:「跟中美建交以後發生的歷次危機相比,這一階段的中美關係滑坡時間長、領域廣、感情色彩濃、民意基礎深,是中美建交以來最為困難的時期。」

拜登行最可能「特朗普+奧巴馬」路線

特朗普落台之後,會否令美中關係惡化緩和呢?新上任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上台後已經不止一次講特朗普對中國採取強硬的態度和原則是正確的。不過做法是錯誤的。

總統拜登上台後一直對中共取態的發言不多,直至 2 月 7 日接受美國媒體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他表示,美國不需要與中國「衝突」,但要進行「極為激烈的競爭」。又評價習近平「非常聰明」、「非常強硬」,「而且 —— 我的意思不是批評而是事實 —— 他骨子裏並無民主。」

從拜登的遣詞用字,我們已經發現拜登不可能像特朗普一樣,會著力對付中共。不過,美式的民主政體,除了政府這個行政體系,還有國會,兩個體系互相制衡,而目前抑制中共已經成為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共識,這對於拜登有一定的敦促作用。另外,拜登委任鷹派的外交閣員,亦有助將責任推給負責的閣員,以換取跟中共的談判籌碼。

總之,政治之事,就像《一代宗師》𥚃一段描述江湖的對白:「一個門,有人當面子,就得有人當裡子,面子不能沾一點灰塵,流了血,裡子得收著。人活這一世,能耐還是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

所以,作為時評人,除了看「面子」,也必須推敲「𥚃子」。

按著面子說,拜登會重返所謂的奧巴馬外交路線。什麼是奧巴馬路線。簡單點說,就是聯同盟友一起圍堵中共,逼它遵守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

奧巴馬執政的最後兩年裏,就制定了新的中國戰略。事實上,奧巴馬執政最後兩年對北京的立場比特朗普上任之初更為強硬。當時奧巴馬將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軍事資源逐步轉向亞洲,高調提出「亞太再平衡」(Asia-Pacific Rebalance);經濟上則團結 12 個國家簽訂泛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孤立中國。

拜登可以說是奧巴馬政策的敗部復活。所以,可以預計,美國對中共的政策又重返又傾又砌的模式。不過,有可能是比起奧巴馬時期砌的會更多和更強硬。原因正是剛才所說的,經過新冠大疫,一切已經不一樣,最重要的是,美國民意普遍有厭共情緒,作為民主政體下的政府,不可能太過逆民意而為。

至於中共又將如何應對這個新的對手?對於拜登在 2 月 7 日的發言,表示美國不需要與中國「衝突」,但要進行「極為激烈的競爭」,中方態度表現積極。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與其他任何國家間關係一樣,中美之間難免存在分歧,但兩國共同利益遠大於分歧。中美合作可以辦成很多有利於兩國和世界的大事。在新冠肺炎疫情、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面前,中美能夠合作、必須合作的領域不是減少了,而是更多更廣了。」

好明顯,中共對於美國重回這種又傾又砌的路線是心裡暗喜,因為過去中共就是在不停傾的過程中,耗費美國政府的時間,以爭取自己發展的時間,以達致在經濟總體超過美國的目標。

問題是,這招是否仍然有效?因為中國的「超限戰」又或說「隱形戰」已經在國際舞台享負盛名,無人不曉。正如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離職後首次接受訪問給拜登政府的忠告:「不要落入北京一次又一次設置的談判陷阱,也就是試圖引誘美國進行長期的、正式的中層談判。」

另外,蓬佩奧設定(default)的美中外交格局,要中共作出具體並實質的讓步已經成為美國政壇共識,所以我相信拜登政府不可能完全照抄奧巴馬的一套,而是結合特朗普和奧巴馬的方法。

而最重要的一個因素令美中關係不可能好轉,就是這次新冠疫情,到目前為止,美國有超過 2,700 萬人染疫,超過 47 萬人死亡,全球有超過一億人染疫,超過 235 萬人死亡。這筆血債拜登可以不追討嗎?當疫苗產生效用,疫情受控,各國再不像現在般被疫情弄得手忙腳亂,到時追究新冠疫情責任就必然展開。

根據拜登目前的表態,美國會重新擔起領導世界的責任,到時所有國家領袖都會將眼睛盯著拜登,你將如何領導世界各國向中國討償呢?這才是考驗拜登對中共的政治手腕和他本人的政治誠信的時候,而這一幕是必然到來的,請耐心等候。

美國和中國國力均下降,第三強可能趁勢崛起

當談到世界局勢,我們很容易將視點集中放於美國和中國,但其實近年種種跡象顯示,美國和中國都處於國力下降的趨勢。究竟除了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超強美國為了壓制冒起中的中國,以至美中必有一戰之外,還有另外的可能嗎?就是第三強的冒起,令世界重回一種三強互相制衡的局面?

美國在軍事和科技上確實仍然處於單一最強的狀況,在可見的未來看不到有任何國家可以超越她。在經濟方面,美國仍然是單一最大經濟體,但中國卻正在追上來。

令美國可能會出現國勢轉弱的是來自她的內部,具體一點說,是她的政治制度和人民對這個制度的質疑,再加上社媒的發展,讓各種政治陰謀論甚囂塵上,科技巨企透過演算法推波助瀾,導致美國社會出現嚴重的內部撕裂。

一個國家的國力不單是重於軍事、科技和經濟,更重要的是人民如何感知(perceive)這個國家。過去大部分美國人都以自己的國家為榮,都擁抱美國價值和同胞精神(comradeship)。

不過,近這數年,愈來愈美國人質疑美式民主制度,各種討論有關美式民主不足的書籍成了暢銷書,什麼”Democracy in retreat”、”How democracies die”、”How democracy ends”。一旦就連美國人也不再相信民主制度,一旦就連美國人也認為威權體制在解決問題的效率有它的優點,美國就會陷入長期的分裂。有關這方面,我和趙博在一個星期前,做了一輯節目,題目是《未來十年,誰勝誰負:團結 vs 分裂、民主 vs 獨裁、美國 vs 中國》有詳盡的闡述,請大家去找回來一看。 ( https://youtu.be/Vxig6pYeQDk )

再來講講中國,中國也同樣面對一系列的問題,包括剛才提到的她的「超限戰」或是「隱形戰」已是舉世知名,加上了新冠疫情,中共嘗試挾醫療及救護物資以令諸國,西方各國對中國的崛起產生了極大的疑慮,令習近平甚至準備以所謂的「內循環」迎戰百國。

什麼是「內循環」?簡言之,就是鎖國。若果習近平真的鎖國,中國還可以繼續冒起嗎?另外,近年中國經濟增長不斷縮小,加上西方受到疫情打擊之下經濟下滑,對出口型導向的中國經濟可以說同氣連枝地受到打擊。還有一點是中國人口增長率不停下降,即使政府從一胎政策放寬為兩胎政策,中國人口出生率仍然是繼續下降,甚至比起大部分歐美國家的出生率更低。未來中國能否保持人口大國的位置成疑,而人口的下降會大大地影響經濟增長。

總結來說,美國和中國各自都面對政治和經濟的困局,自蘇聯解體之後,歐亞都忽然出現一種政治空隙,令一些國家冒起,其中以波蘭和土耳其最為有機會收取當年蘇聯在歐洲和中東的影響力。另外,印度近年的發展加上人口增長,有機會超越中國成為人口大國。還有日本,近年一直嘗試修改憲法第九條的「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以爭取成為正常國家,一旦成功,會成為對美國和中國都構成威脅的國家。

究竟印度、日本、土耳其、波蘭,誰有機會成為 21 世紀的第三強?下一集《趨勢系列》跟大家分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