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局長學成語

我對言論自由的支持,並非一紙空文,而是付諸實踐,所以我歡迎對本欄有異見的人士留言。然而我想提醒某類人士,千萬小心用字,不要發表疑似恐嚇的語句。

昨天有位讀者留言:「這時候你玩文字遊戲?只是因為沒人拿刀捅你而已。」我一本正經跟大家討論lone wolf的詞義,何來「文字遊戲」?第二句更令我大吃一驚。按照鄧炳強局長的思維,我有理由把這句話定性為「孤狼式恐嚇」。這是不對的。

批評我玩文字遊戲,學鄧局長話齋,完全是「本末倒置」。誰在玩文字遊戲,明智的市民都看得出。

記得柳國昇嗎?這個本來在廣西任職廚師,持雙程證來港的廿四歲男子,前年十月十九日在大埔「連儂隧道」,手持鋒利生果刀,向一個不認識的派傳單的十九歲青年施襲,既割頸又劏肚,手法殘忍,青年重傷倒臥,腸臟溢出。如今柳國昇已罪名成立,判囚六年四個月,法官指他「殺人意圖明顯」。

柳國昇行兇後,還站在對面馬路大叫:「香港屬於中國,你們全部搞亂香港。」明顯受到某些媒體所渲染的意識形態影響。但警方有沒有把事件形容為「孤狼式恐怖襲擊」呢?沒有。今天,我也想仿效「嗰個女仔」問一句:Why not?

前晚刺警案發生後,記者問鄧炳強:是否因為政府禁止遊行集會,令民意無法宣洩?鄧局長回答這是「本末倒置」:「好多人以警方執法做藉口,告訴社會人士,警方嚴正執法,所以你應更犯法,這個正是我所擔心,希望在家看電視的朋友,千萬不要被這些誤導你。」

「本末倒置」這四字成語原來有此妙用,長知識了。細看鄧局長的答法,其實好deep。「好多人以警方執法做藉口,告訴社會人士,警方嚴正執法,所以你應更犯法」,我看了三次也不懂,更想不出跟「本末倒置」有何關係。

《大學》這部中國經典,教你「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書中有句話:「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所謂「本」,即「脩身」,這個「脩身」不是叫你減肥,而是叫你正心誠意,格物致知。正心誠意,就不會雙重標準,自打嘴巴;格物致知,則言之成理,持之有故,令人口服心服。

民間暴力之本,必為暴政。這是歷史結論,不是我的看法。秦始皇充公天下兵器,鑄成十二金人,國家安全了吧,為什麼還有個百二十斤重的大鐵椎,在博浪沙襲擊他?要格物致知,就應該想一想。

我沒興趣玩文字遊戲,只覺得有義務質疑語言偽術。最後,我必須鄭重聲明:我本身是一個文字工作者,探討文字用法,就像汽車維修員隨身帶士巴拿,是很合理的事。如果你對文字冷感,請移玉步轉看其他網頁。你想睇政治,可以扭開央視;想睇蛋治,可以去看recipe;想睇真嗣,就去睇《新世紀福音戰士》,ok?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