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跪也不夠索性趴低? 看新聞工作者的風骨

2020/12/2 — 15:38

2020 年 12 月 1 日,有線新聞裁員 40 人,激起多名編採人員辭職。三名高層,主管新聞部的副總經理謝燕娜、新聞總監李臻(後)、新聞及公共事務副總經理許方輝夜晚離開有線大樓。(立場新聞圖片)

2020 年 12 月 1 日,有線新聞裁員 40 人,激起多名編採人員辭職。三名高層,主管新聞部的副總經理謝燕娜、新聞總監李臻(後)、新聞及公共事務副總經理許方輝夜晚離開有線大樓。(立場新聞圖片)

【文:無道】

有一天,女長官接受一個電視台的專訪,她的秘書早已打點一切,訪問會由好合作的「前新聞王子」負責。王子事前已被叮囑要跪著問問題,但他為了配合得更好,臨場竟然趴在地上發問,女長官見狀也忍不住問:「點解趴喺度咁肉酸?」王子笑著說:「我一陣會起身㗎喇!嘻嘻!」然後,他爬起來,跪著完成整個訪問。訪問內容?沒人記得,但王子力臻完美的訪問技巧,相信會名留青史。這是一個比喻故事,新聞專業的反面教材,與有線中國組及港聞 16 名採主連同記者辭職抗議的風骨相比,差天共地。

看到訪問中「前新聞王子」自行揣摩長官心意,以及他面對當權者的嘴臉,不禁又令人想起末代港督彭定康的「預言」,香港的自主權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其實這預言後續的幾句,現在看來可能更加重要,「港人如想擁有自主權,需要這裡的每個人挺身捍衞 — 不論商人、政客、記者、學者、社會領袖,以及公務員。」(註)

廣告

說實在,新聞界行內人都會明白,要官員應承做訪問,記者始終也要接受一些條件,如無奈下作出一些妥協,無可厚非,亦可以理解。不過,作為新聞工作者,總也會有底線,除非新聞總監並不歸類為新聞工作者,否則難得有機會近距離無阻礙地發問,沒有行家搶問、對方不會隨便拂袖而去之下,竟處處生怕開罪「老佛爺」般,提問軟弱無力,為政權塗脂抹粉,太難看、難頂、難堪了。不過,話說回頭,這次很大可能是女長官要求在王子所屬的電視台做一個「度身訂造」的訪問,官方宣傳目的蓋過一切,這個 take 不好看?take 2 吧!

猶記得 16 年前,新聞王子在政總不忿警察阻礙電視台攝影師採訪拍攝,出言大罵:「有冇搞錯呀!香港警察!」被讚許為正義記者,片段傳頌至今。現在貴為新聞總監,面對同樣情況,他會如何處理?人會變,理所當然的,你看 1989 年六四事件後,曾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的梁振英,登報強烈譴責中共血腥屠殺中國人民,又義正詞嚴斥責:「如果中國政府係咁唔重視自己嘅承諾,係好難怪香港人對中國政府失咗信心。」現在梁搖身一變,當上全國政協副主席兼藍營 KOL,好不威風。

廣告

再說遠一點,30 年前,TVB 新聞部派出當時的記者袁志偉在六四事件後,獨家訪問殺人政權總理李鵬,他笑容滿面地與李親切握手,提問不著邊際,像預先夾好,場面經典。TVB 其後被一些觀眾稱為「走狗台」,然而袁最終成為 TVB 新聞主管。傘運時刪走七警「拳打腳踢」旁白事件中,袁反問負責報道的記者「你係警察心入面條蟲?」字字鏗鏘,如果當年訪問李鵬時有同樣強力的批判性,一切可能都會不同。

新聞工作者的風骨,不可以「當飯食」,但作為一個記者或從事新聞工作之前,首先要做一個人。無論如何,尊重辭職明志的決定,而選擇留下來撐下去的,必然有他/她的因由,毋忘初心,一樣應該支持。記住,不只是記者,爭取自主權,是這遍土地裡每一個人的責任。

註:“If we in Hong Kong want our autonomy, then it needs to be defended and asserted by everyone here – by businessmen, politicians, journalists, academics and other community leaders, as well as by public servants.”(彭定康 1996 年《施政報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