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跪著必死,站著能生 — 中共是否絕對不會讓步?

2019/10/14 — 10:4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最近兩件事都有點好笑。一是NBA,一開始大鑼大鼓,聲色俱厲,出動外交部和央視,連同無數愛國網民,幾乎就想與美絕交。突然一夜之間返轉頭,中央一級先軟化,隨即全國噤聲,球賽人滿為患,深圳入場券黃牛炒到七萬。這一來有錢人可以享受高端球賽,沒錢的連電視都冇得睇,這些低端的愛國球迷,喧囂半天得個桔,不知作何感想。

本來美國人未必關心香港,這一來不但關心香港,而且更多人敵視中共。政客反共不可怕,因為隨時變臉,民眾的反感卻極難逆轉。美國是民主國家,議員要聽民眾的,總統也不能逆民意而行,如此一來,中共就要永遠面對美國朝野的敵意。

因此,為NBA事件降溫,就是形勢所迫,至少不必把一件小事搞成大事。但既有今日,又何必當初,先踞而後恭,倒讓對手看穿你的底牌。還好中國人很聽話,黨一句話即刻搞掂——之前罵美國人是對的,現在不罵也是對的,黨永遠都對。

廣告

另一件事是中美貿易談判,初步結果出來,行家評論中共付出很多,美國得到不足,不管如何,當初聲言「談可以,打奉陪,欺妄想」,似乎也沒有奉陪到底。對上一次中共先翻盤,美國加徵懲罰性關稅,現在中共加倍花錢買大豆豬肉,應承開放金融市場﹑尊重知識產權等等,而美國只退到擱置加徵 5% 關稅那一步,擱置而已,並非取消。也就是說,中國如上次不翻盤,談判桌上還不必吃這麼大的虧。

向美國農業州買進大量大豆和豬肉,又是一項與既定政策相違背的讓步。當初不買大豆和豬肉,是想打擊特朗普的票倉,那今次大買農產品,豈不是幫特朗普助選?為何要退到這一步?現實窘境大有關係。大豆是豬飼料,中國因豬瘟造成的供應短缺,據美國華人農學家預測,需要七年時間才能復原。中國人不吃豬肉過不了日子,肉價狂升又引致通貨膨脹,萬一失控,民怨四起,到時麻煩更大。因此,在幫特朗普助選和保證豬肉供應之間,只好兩害相權取其輕。

廣告

中共是不是那麼強硬,那樣戰無不勝,永不讓步?看來也不是。中共是徹底的機會主義者,機會主義者是隨機改變而搬弄原則的好手。中共與美國打韓戰勢不兩立,可是與蘇共一交惡,回頭就與美國化敵為友了。二十三條立法那時,香港才五十萬人上街,老董已經要腳痛下台,為什麼?當時中共底氣還不足,不敢太得罪香港人,權衡利弊之下,只好做了讓步。

因此,中共做不做讓步,從來不是基於什麼原則,從來只基於利害關係。如果害處大於利處,而且大到承受不起,那他做起讓步來,也是會令人大開眼界的。
今日中共,當然與二十三條那時不可同日而語,但中共是否絕對不會讓步?

香港人多年來積壓的怨氣造就了反送中運動。多年來和理非碰壁,催生了勇武派年輕人;佔中時的爭大台,又總結出「不割蓆不篤灰」的經驗教訓,香港人在鬥爭中成熟了。四五個月來,林鄭出盡八寶,不但沒有平息動亂,甚且民怨愈深,事情越發不可收拾。靠林鄭不能安香港,中共心知肚明,只是還未下決心,不知進退如何拿捏。

強力鎮壓成本太高,如非必不得已,大概做不下去;讓步成本也不低,面子上難看,後患無窮,但混亂局勢拖延下去,本身也有殺傷力,因為群眾抗爭運動有高度傳染性,大陸社會一有風吹草動,民間有樣學樣,事情可能「很大條」。

很多人都認為中共讓步絕不可能,筆者對此稍存一線希望。關鍵在於中共對自己的實力作什麼估計,對國際國內局勢的發展和衍化作什麼判斷。估計樂觀,解放軍一早過羅湖了,估計不樂觀,才要把事情拖著,等到估計悲觀,讓步就是脫困的選擇。筆者可能錯,但最終不是中共讓步,就是中共與香港人攬炒下去,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對於香港人來說,我們也只有進或退﹑跪或站兩種選擇。跪著若能生,要看怎麼生,苟且偷生也是生,生在林鄭的無恥無道之下,生在黑警的暴虐獸性之下,那是生不如死,既然生不如死,不如死掉痛快。但站著如有一線生機,不一定死,那就不妨站下去看看,有轉機即有活路,沒有轉機,反正也是死。

中共永不會讓步,不妨作此心理準備,中共有可能讓步,也不妨抱一線希望;作最壞的打算,作最好的努力,那是支持我們站下去的心理力量。

當下中美角力,勝負難料,但美國處於強方,中方處於弱勢,香港夾在兩強之間,只有希望形勢朝我們努力的方向去發展。

自古生死有大義,我們只能選擇站著﹑撐著﹑忍著﹑等著,只要不跪下去就好,然後,且看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