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跳下來,豁出去

2020/2/18 — 18:02

林鄭競選時筆者已經預言,行政能力比 CY 強的林鄭一旦以強硬手段執行苛政,財政上必然向草根及弱勢社群傾斜,社會全錢向左走。而由會計出身的陳茂波而非國際級的金融學者陳家強擔任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財政司,隱喻香港有可能要改革稅制,甚至加稅以支撐政府長遠的左傾財政政策。

林鄭上任後的所謂「理財新哲學」,説穿了其實不外乎是搞一大堆所謂配合國家的大白象工程,配以政治取態親疏有別凌駕專業及實際民生需要的財政安排。政府無錯錢是多花了,卻尤如射入海(或射入袋),對改善社會民生毫無作用。

然後政治核彈一個個地爆,政府誠信以及特首民望低處未算低時,林鄭推出的一堆堆財政舒緩措施竟然還是親疏有別,以受威脅的建制立法會功能組別為主,堪稱「小圈子派錢」。但全城防疫物資貧乏時,剛變天的區議會有先見之明急市民所急,撥款製作防疫包的同時,垃圾桶局長竟然寧願去見汪人大也不要與全港其中一個最大的民意授權組織區議會代表見面,更拔掉政府對他們的行政支援。如此作風堪稱與民為敵。

廣告

但我深信這不會止步。筆者任職廉署時有幸走過當年政府財赤時的梁錦松時代,親眼目睹政府縮支及資源增值的局面。同事有超時無 OT 是常態;更甚是資深的非調查同事要撥到前線調查崗位,卻因為真的不熟悉調查工作而被逼降職(筆者當年曾經伙拍的前 Senior 就是此例,因為我比她更熟悉調查,所以差不多她的案件都由我接手處理 — 幸好後來聽舊老細說她之後非常努力,憑心思細密立功成功升回原來崗位)。

但更大的問題是,將來肯定不少政府崗位為縮減開支而需要長期署任,這將會令署任者的政治取態更左傾迎合當權者。已經開始分黑白的公務員團隊將會更分裂,將政府的施政進一步拖垮。

廣告

「無治之城」不是最壞的環境,而是一個必經階段。制度内的自我修正能力已被完全廢除,資深有能力及耿直的政務官可能放棄進諫,寧願親眼看著政府倒行逆施抱著整個香港社會跳下懸崖。

Dear Carrie, the thing about jumping off 100 stories is that, for 99 floors you feel as though you’re flying.

It’s the last floor that kills you.

 

延伸閲讀:劉細良〈政治、行政、財政危機一鑊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