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輾轉反側三十年:一場記憶與遺忘的爭戰

2019/6/8 — 18:04

不少人認為,六四事件是一場記憶與遺忘的爭戰。簡而言之,隨著時間日久,人的記憶將會愈來愈模糊,再加上愈來愈多參與者及目擊者老去甚至死去,本來的社會集體共識將不復存在,情況即如中國人念茲在茲的日軍侵華,有親身經歷受直接影響的上一輩當中,不少人到了今天仍然痛恨日本及其國民。反之,對於只從書本、歷史課或上一輩口耳相傳而得知侵華歷史的年輕一代,對日本的印象來自自身的生活體驗,包括赴日旅遊及其文化產業,自然會對日本及其國民產生較大好感。

又以六四事件為例,當年港人引以自豪的百萬人民主大遊行或民主歌聲獻中華等,對於一眾八九年以後才出生的年輕人而言根本就是毫不認識,當然毫無感情可言。更重要的是,當年香港的人口大概只有五百萬左右,單從數字上推論便估算到差不多每個核心家庭都有成員參與過當年支援北京學生的行動,但目前香港人口已超過七百萬,當中更有不少外來人口,包括大量來自內地,對當年六四事件毫無認知甚或接受了國內官方另一套版本的解說的新移民。再加上當年不少人在六四事件後因應恐共的心理而選擇移居外地,此消彼長下,所謂香港人對六四事件的集體意識自然不如當年牢固。

與此同時,另一個更值得關注的地方,是六四相關資訊的來源問題。由於早年官方對六四事件一直採用迴避或冷處理的方式,重塑及推廣跟六四事件相關歷史的責任自然就落入民間社會,當中尤以支援愛國民主運動委員會(支聯會)最為人所認識。同時,基於課程本身或政治正確的考慮,本地中小學早已放棄傳揚六四精神的教育功能,而有關的傳承工作,多年來亦只靠「支聯會」及其友好團體靠每年六四搞悼念活動苦苦支撐,再輔以部分傳媒就每年六四記念活動所作的資料補充而已。

廣告

然而,觀乎近年的變化,國內官方似乎意識到昔日透過冷處理以圖淡化事件的策略並不適用於擁有高度言論自由的香港,而提供「另類六四真相」的文字或影音資料,包括「六四參與者不是學生,是攻擊軍隊的暴徒」「外部勢力操控以圖推翻政府」等與香港人多年來認知不符的不同版本便應運而生,並被人廣泛流傳。

當然,我們不能排除有新史料出土的可能性,但明顯地,目前坊間可見的有關材料並非源自政府機關流傳出來的正規檔案,或具公信力的學者或其他人士的最新研究結果,而他們的發佈方式,其實與近年盛行的內容農場之運作模式相若 — 即是以搶眼的標題,例如「鮮為人知六四真相大披露」「軍隊開槍背後三大理據」(注意:為免出現法律爭議,上述標題純屬創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再配以大量未經核實的文字或相片,為讀者帶來前所未見又似是而非的分析角度。

廣告

有趣的是,雖然網路及社交平台近年充斥著上述內容,甚至有蓋過傳統資訊的勢頭,新一代的年輕網絡公民對六四的認知似乎未受上述資訊影響。據《蘋果日報》6 月 1 日的報導,本地生對六四的認識竟較國際學校的學生為低,這充分說明近年那些與港人傳統社會共識格格不入的「六四新知」無法成功塑造年輕一輩對六四事件的認知。

不過,值得擔心的是,不少曾經在本港經歷六四事件衝擊的人,反而成為這些資訊的擁躉和推手。就個人觀察所得,他們不僅在個人的網絡裡散佈這些資訊,更不時到不同傳媒平台或討論區留言,並以有關內容為論據。再加上一群一直以來就六四事件都採取親官方立場的人,他們兩者合流,形成了以支持當年學生運動的主流社會共識以外的一股聲音,而這種聲音,更反過來逐步影響傳統主流的六四論述。

結論:

適逢今年是六四事件 30 周年,特首林鄭月娥較早前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時曾表示:「今天是很多人有回憶的日子」,問題是,那些回憶到底是從何而來?

對於群眾運動的意見,自由社會出現不同取態本來不足為奇,但值得研究的是到底這些價值轉向是源自個人的心態轉變,還是有心人有意識地希望透過不同方式改變人的想法。如果是前者,當然無從置喙,但如果是後者,而策劃人是正是肇事的政府人員,則明顯是政治操作,有違道德操守。

上述內容,全屬個人觀察、經驗及體會,當中或有偏頗之處,敬請見諒。本文寫作只為拋磚引玉,還望專家學者就上述現象加以分析,並不吝賜教。

後記:

就今年晚會上觀察,參與者雖然以較年長者為主,但亦不乏年輕人,可見支聯會在傳承工作方面亦有一定進展,而更值得留意的是,歷史上,六四晚會出席人數達 180,000(支聯會提供數字)只有三次:
2012(梁振英上台)、2014(雨傘運動)及 2019

到底出席人數較往年高,是配合「逢五逢十」的傳統思維,還是逃犯條例爭議的副作用?6 月 9 日自有分曉。

 

相關連結:
六四廿二周年晚會的田野雜記(2011-06-08)
六四是一場爭戰(2012-06-05)
香港精神,愛國愛民?— 以六四晚會分析香港民情變化(2013-05-30)
四分一世紀之反思:悼念六四和學習通識有何關係(2014-05-28)
忘了忘不了 — 分析後雨傘的首次六四晚會(2015-06-05)
遍地開花,花落誰家?從廿七周年六四晚會的爭議談起 (2016-06-17)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本文為作者修訂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