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說無力求情無心,只會加深公眾疑惑

特區政府保安部門三名高層人員接受豪華款待,罪犯限聚令之餘,更迴避公眾的質疑。難得是特首林鄭月娥拒絕下令獨立調查,還指有好事之徒無事生非,並要求大家勿再追究下去,讓事件告一段落。

林鄭的請求根本有違常理。她彷彿是說,只要不再質疑三名高官行為出軌,所有疑問便可化於無形。問題是,三名高官吃商界的免費晚餐,每人消費起碼 2,380 元,假設沒有享用其他物品,若根據香港終審法院的標準(2005 年判詞指 6,000 元款待六人屬於奢華),已屬於現行規章所不容的奢華晚宴。

表面證據成立,三位起碼有犯規之嫌,即抵觸了「政治委任制度官員守則」、「公務員事務規例」等等。林鄭不作紀律調查, 不等於「奢華款待」自動消失,更不代表單憑林鄭的大聲疾呼,大家便由懷疑變了相信政府,從而可以還他們一個清白。

其實「奢華款待」是事實,不用懷疑,值得懷疑的更在於三位高官是否誤入豪華飯局而不知,又有否違反上述的紀律守則。例如:三人是否都看不到食肆的「安心出行」二維碼而誤以為這是私人地方?是否連海關關長也不識貨,無法識別食物級別而誤以為 2,000 元以上的菜式只是幾百元的貨色?又例如:出席該場合是否令公眾認為有利益衝突,或令人有回報宴請者的義務,或令政府尷尬以至貶損其聲譽?

換言之,晚宴的目的、傾談的內容、宴請後有何舉動等都有待獨立調查,才能解答上述疑問,不是他們的上司說沒事便了事。特別當宴請者是恒大集團高層,其中一位出席者涉及嚴重刑事案件,而該集團亦債台高築,欠債高達接近二萬億元人民幣,更有消息指國務院金融穩定委員會上月底約見該集團主席,要求恒大盡快解決債務困境。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懷疑,天下也沒有免費的晚餐。恒大高層何以破費主動宴請高官,而且都是特區政府保安工作的大員,難道不值得向公眾說明一下?上任四年來,類似的飯局有多少?如果不用事前申報事後滙報,又如何確保出席官員廉潔奉公?政府可以不顧民意堅拒調查,但疑惑客觀存在,又怎能怪責市民不信任他們以至護佑他們的上司?

今次赴宴的高官(入境處長、海關關長和保安局副局長)均隸屬保安局,上司正剛由保安局長升為政務司長的李家超,他們齊齊獲邀,不可能臨場才知悉,那麼事前有否告知上司,事後又有否報告傾談內容?恒大高層宴請對象明確,都是保安高層官員,交談內容是否涉及特區政府的保安措施,又得到甚麼有用情報,保安局長怎會不感興趣?究竟李家超是毫不知情還是漠不關心?恒大集團既被北京視為國家金融安全的隱患,當保安局長三名手下接觸其高層後,身兼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成員的李家超何以不知情,政府甚至認為不涉公帑不用申報?

面對公眾質疑,只有獨立調查才能還他們清白。三位赴宴高官,不能由李家超還以清白,因為李本人也涉及其中,更不可能由林鄭出來喊話,大家就只會信不會問了。一來公眾對林鄭的信任超低,長期以來,有近四成人給她零分,近七成人反對她做特首,可見支持政府者當中,也有三分一左右不支持她。她出來勸喻大家閉嘴,只會惹起多數人反感,而不是聽從。不錯,因人廢言很不理想,但沒辦法,這是不爭的事實。

再者,沒調查又何來發言權。林鄭不下令獨立調查也罷,她自己或者新任保安局長鄧炳強若親自過問,又得到甚麼具體證據向香港人清楚交代,說服大家三人及李家超都合乎規矩和要求?都沒有。林鄭不回答疑問,只擺出求情的姿勢,請求社會體諒他們,讓事件到此為止,但她又不忘將議論者污名化,指他們誣捏、人身攻擊,試問大家又怎能不計是非而網開一面?同時,若說網開一面,林鄭又何以不身體力行,對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網開一面,在他們致歉並撤回向刺警人士梁健輝的致謝議案後,仍然促請港大校方對付學生?

林鄭既解答不了疑問,她低沉的民望亦無法換取市民信任,加上求情也有欠誠意,眼下只剩下兩個選擇:立即展開獨立調查,還是繼續貶損特區政府所餘無幾的統治威信?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