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議員開支】 張華峰、劉國勳辦公室多次致電北京深圳 否認「攞指示」

延任一年的立法會任期,將於 10 月底結束。立法會議員除了可領取每月約 10 萬月薪以外,還由獲公帑用來聘請職員、購買辦事處設備、各項營運開支等等。立法會內餘下幾乎清一色的建制派議員,有沒有應使得使?從開支單據當中,可否找到議員日常工作細節,與甚麼人接觸?《立場》一連兩篇文章探討。

【追查議員開支】何俊賢用 14 萬公帑 聘大學同窗做「大灣區顧問」 無跟指引攞齊 3 個報價

立法會延任任期內爆發疫情,建制派議員未如以往頻密返內地。記者從議員申報電話費開支發現,金融服務界的張華峰、以及民建聯劉國勳去年多次內地致電北京、深圳等電話。張華峰回覆《立場》查詢指,為了讓香港能捉緊內地機遇,會向「內地嘅朋友」如政協,了解惠及香港的內地政策,與就立法會議案取得中央指示「無關係」。

本身屬區議員(一)界別的劉國勳則回覆指,自己一向關注口岸經濟、大灣區議題和內地港人的求助,有時要與內地部門溝通,否認是向內地部門「攞指示」,「攞(內地)指示去西環得啦」。

11 次致電北京、深圳  張華峰:了解惠港政策

張華峰透過「通訊費用」項目,申報多張電話單。記者發現去年 4 月 1 日,他 3 次以辦公室電話致電兩個以「6619」開首的北京電話,通話時間為 1 至 4 分鐘不等。在 5、10 和 12 月,他再以傳真電話聯絡另外兩個以「6619」開首的北京電話。

除了北京,他亦在去年 4 月和今年 3 月以辦公室電話致電深圳兩個流動電話,通話時間分別為 3 分鐘和 1 分鐘。11 次長途電話共花費 759.3 元。

張華峰回覆查詢指,他指有內地很多政策惠及香港,香港應該「緊抓呢啲機遇」,他有「好多內地朋友」幫忙解釋政策,讓他了解「內地嘅諗法」,知道金融業界能如何「加強配合」。

被問到是否致電至內地官員,張稱,「我諗我咁耐都有好多啲 (認識的) 官員已經退咗休架啦,他們對國內既政策(認識)都好好。」他承認有和內地政協交流。張華峰本身亦正擔任全國政協委員。

對於有否就立法會的議案投票向內地取指示,他表示「唔會」、「無關係」。

記者在「百度」輸入張所致電的電話號碼, 4 個北京號碼當中, 1 個和政協「移動履職平台」的技術支援有關,1 個為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辦公室電話,1 個顯示為全國地方政協辦公廳電話。至於其餘的 3 個北京和深圳電話,記者則未能追查相關背景。

13 次致電內地 劉國勳:一直關注口岸經濟

翻查其他議員的申報,劉國勳同樣多次致電至內地。今年 1 月,他以立法會辦公室電話 3 次致電至北京和深圳,每次通話 2 至 3 分鐘,當中 2 次致電至北京的流動電話。

至 3 月 1 日和 2 日,他 8 次致電至深圳,通話時由 1 分鐘至 12 分鐘不等。同月 24 日,他兩度致電至廣州的流動電話,共通話 3 分鐘。總共 13 次長途電話共花費 233.9 元,他所致電的電話號碼均被遮蓋。

劉國勳回覆《立場》查詢指,自己一直有跟進在內地生活的港人求助以及口岸經濟,很多事務須和內地不同部門,例如海關和質檢局聯絡。他舉例,疫情期間,有鮮活產品在內地被扣查,他會致電內地部門溝通,希望當局積極完成檢查後放行。他又指,會和深圳就口岸經濟的研討會交流,所以不時須致電至內地。

記者:鄭凱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